第八五二章 情况很严重

  她真想给自己一个巴掌,都已经嫁出去的人了,还管这些破事干什么啊?武家那么多人,她这是操的什么空心啊!

  想了想,她抬手给她父亲打了个电话。

  ……

  从酒吧出来的时候,车并不止一台,凤姐开着车送张文定他们,后面还跟着不少车,都是酒吧里那些家伙自发相送的,他们怕还有人要在路上找麻烦。

  当然了,也不排除有人想再看点什么热闹。

  这个钟点正是下班吃饭的高峰时段,堵车是相当严重的,想要去武云或者黄欣黛的住处,实在是浪费时间,张文定当机立断,吩咐就到路旁的酒店开个最大的套间。

  他的伤拖一下无所谓,可武云的伤,拖不起。

  开房间这类事情自然不用张文定去操心,他也没那个精力去操心,他要照顾好自己,还得照顾好武云,特别是武云,情况相当不妙。

  进房间之后他就谢过众人,准备给武云疗伤了。

  黄欣黛跟凤姐说了一声,要凤姐帮她招呼好那些一起跟过来的人,凤姐很知趣很痛快地答应了,招呼着众人离去。

  等众人一走,张文定就对黄欣黛道:“黄老师,你先把她衣服脱下来。”

  黄欣黛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眼神怪怪地看着张文定。

  张文定知道她误会了,有点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怀疑老子的人品?老子受了内伤又断了只手,哪还能干坏事?就算是有心也无力啊,更何况还有你在一旁虎视眈眈呢。

  这醋吃得实在是很好很强大啊!

  张文定都顾不得感慨什么,皱着眉头道:“快点啊,我要先给她疗伤,她好点了还要给我接骨呢。”

  说着,他朝自己骨折了的那只手看了一眼。

  武云这时候不敢开口说话,却也给了黄欣黛一个放心的眼神,又点了点头。

  黄欣黛反应过来,感觉很不好意思,脸都微微有些泛红,很慌乱地开始帮武云脱衣服,心中很是过意不去,自己只顾着关心武云了,却忘记了张文定也受了伤,还是为她们受的伤。

  并且,张文定还是武玲的丈夫,有什么好瞎担心的呢?

  很快就脱去了外衣,黄欣黛手就停下来了,她不愿脱武云的内衣,因为内衣一脱,那多尴尬啊。

  虽然武云是拉拉,但她也不希望别的男人看到武云的身体,那样她会相当不自在。

  张文定也觉得不自在。

  其实武云这个伤吧,若是在平时,他为她疗伤,并不需要把衣服脱成这样,因为隔着一层保暖衣服,他也可以把劲力拍打进别人的穴道,帮别人舒活气血激发生机。

  但今天不行,今天他受伤了,有内伤,还有外伤,既不能有很好的心境,也没办法调动全部的精神和内劲,所以只能以手掌和手指接触到对方才能够疗伤,隔着衣服的话,力道控制不好。

  这套通过拍打震荡气血的方法,并不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能够为伤者渡去多少内力,而是要掌握好力道,以自己的劲力激发伤者的生机,力道把握要相当精确才行。

  这个方法,其实和武云动用秘法激发潜能的原理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调养身体,一个是伤害身体的。

  如此一来,当然是身上的阻碍越少越好。

  张文定手臂上本来就疼得相当难受,又被黄欣黛这带着怀疑不太配合的搞法弄得相当恼火,道:“你快点行不行?我再耽搁下去,这只手就保不住了,丫头这辈子也就完了!”

  听到这个话,黄欣黛也顾不得再乱想什么了。她能够顶住压力和武云交往,并且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也是个很果断很有担当的人。

  有担当的人做决定并不是很难,跟武云的健康和张文定那条手臂相比,就算是看光又何妨?

  她不再迟疑,赶紧动手。

  从内心来讲,黄欣黛其实还是相信张文定的,若是不相信的话,她也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说一句去医院的话了。吴长顺的神奇,她可是亲眼目睹了的。

  尽管身上很疼痛,可张文定看到武云这模样,还是多看了几眼。

  武云不能说话,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黄欣黛不免醋意阵阵,翻了翻眼皮道:“你还在看什么?”

  张文定尴尬不已,脸皮再厚也有点承受不住,干笑一声道:“我看看穴位,免得弄错了。开始准备了,马上开始。”

  武云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干脆把眼睛一闭,心中恨恨的,这个张文定也太可恶了,目光怎么那么色啊。

  亏得刚才还那么信任他!

  黄欣黛咬了咬嘴唇,很想说张文定两句,可想到武云的伤还要张文定来治疗,便又把话忍住了,心说等武云伤好之后,再找这小子算账。

  她倒是忘记了,以前张文定说暗恋她的时候,她其实也还是有点小开心的。

  张文定走到武云身前,心中有一丝庆幸,幸好手断了正疼得厉害,要不然的话,拍到她身前的时候,心猿意马了那可就不妙了。

  想是这么想,真到开始拍打穴道的时候,他就已经沉下了心,再没起半点杂乱的念头。

  他的动作不快,相当费力,头上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脸色越来越差,牙关不时打颤。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一番拍打太费精力和体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另一只手太过疼痛所致。

  本来就骨折了的手,若是不乱动,疼痛都受不了,更何况还要随着他拍打时候的动作而上下左右不停地摇晃,这要是一般人,早就哭爹喊娘了,别说还要帮人疗伤,就算是自己能不能站得稳都是个问题。

  骨折的疼痛,比在肌肉上开口子更甚。

  张文定其实也很想早点把手接好上个夹板固定着,可是现实情况却不允许他这么做。倒不是因为他没有那个时间,而是武云的情况和他给武云疗伤时的独特手法决定了,他必须要先忍着疼痛,用最快的速度给武云治伤,然后才能给自己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