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五章 话赶话没好话

  对于这一点,她没有任何意见,各门技艺都有传承,都有规矩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别说她只是干女儿,就算是亲女儿,在传承面前,也是不能破例的。

  张文定紧跟在吴长顺身后,武云则跟着张文定,在武玲和黄欣黛的注视中进了左边的卧室,关上房门。

  “跪下。”吴长顺背对着张文定和武云,语气有些重。

  张文定原以为师父最多训自己两句,却没料到会这么严重,就扭头看了武云一眼。武云想都没想,依言就跪了下去。他也不再迟疑,跟着跪了下去,和武云跪成一排,有点拜天地的味道。

  吴长顺转过身,看着面前并排跪着的年轻男女,觉得还是相当般配的,可惜的是,这两人不是一对。

  “有什么要说的吗?”吴长顺目光从张文定和武云脸上掠过,淡淡问道。

  “没有。”武云和张文定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

  吴长顺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也没有叫张文定和武云站起来。过了几秒,他才缓缓道:“起来吧。”

  张文定和武云对视了一眼,倒是没再多说什么,默默地站了起来,吴长顺也不问话,直接对张文定摆摆手:“你先出去。”

  张文定点点头,也没有多介绍武云的伤情,他相信以师父的功力,已经知道武云的伤情到底如何了,肯定也有了相应的解决之道。

  要不然,师父应该不至于这么云淡风轻。

  看到张文定这么快出来,武玲和黄欣黛就一左一右来到了他身边,目光直盯着他,同时问:“怎么样?”

  张文定看了看她们,摇摇头道:“不清楚,还没开始呢,应该问题不大。”

  武玲不满意他这个回答,道:“干爹怎么说?”

  张文定放松表情,用极其淡然的语气道:“没怎么说,刚才就是把我们训了一顿。”

  关于下跪的细节,他当然不可能说出来的。

  武玲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狠狠地瞪了张文定一眼,带着几分火气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早不给我说?”

  这话质问的味道相当浓,张文定理亏在先,当然不会因为她这个质问而生气,只能赔着笑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再说了,这个只是个偶然的意外,谁也想不到会弄成这样。”

  “偶然的意外中肯定有必然的因素。”武玲冷哼一声,扫了黄欣黛一眼,心头火气更盛,道,“你别这么没脸没皮的,云丫头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了?”

  张文定被她这么一训,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收起了笑容,反问道:“你的意思,我还做错了?”

  “那你还做对了?”武玲的声音顿时就提高了不少,“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有你这么干事儿的吗?有你这么做长辈的吗?”

  “这事儿不关张文定的事儿。”黄欣黛接过了话头,“都是我的错。”

  武玲的火气顿时就冲着黄欣黛去了:“当然都是你的错,你也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胡闹?”

  黄欣黛脸色相当不好看,但想到武云的伤,她还是忍下了,没有回顶武玲。

  毕竟,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她还是很内疚的。在帮武云脱掉衣服的时候,她还很不满张文定那盯着武云看的目光的,可现在却又觉得特别对不起张文定了。

  看到黄欣黛那尴尬的表情,张文定就说:“什么错不错的?黄老师和云丫头是真心相爱,有什么错?”

  武玲的火气这一下就相当大了,冲着张文定吼了一句:“你今天一定要和我作对是吧?”

  张文定耐着性子道:“你这人怎么就不讲道理啊。”

  “我不讲道理?是你自己心虚吧。”武玲伸手一指黄欣黛,冷笑着道,“看到我说你的梦中情人,心里不好受了是不是?你搞搞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

  “无理取闹!”张文定胸膛起伏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左边房门紧闭的卧室,点着头道,“云丫头现在需要安静,我不跟你吵。”

  说着,他就想走进右边的卧室,可看到黄欣黛站着没动,他便又停下了脚步,对武玲道:“你对我有意见可以提,但你别乱说黄老师。我很尊敬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我想的哪样?哼,你怎么知道我想的哪样?”武玲的声音压低了些,但话里的醋味更浓了。

  张文定被她这话搞得火气有点压不住了,正准备说话的时候,黄欣黛看了他一眼,对他摇摇头,示意他忍一忍,他便从鼻子里出了口粗气,真的忍住了没说话。

  这一幕落入武玲眼中,火药桶就彻底被点炸了:“还说不是我想的那样,我说一句你能顶三句,她就给个眼神,你就那么听她的。啊,张文定,你行,你真行!”

  黄欣黛也有点忍不住了,皱着眉头道:“你这话也太不讲道理了,他现在手刚受伤,你就是这么爱他的?”

  “忍不住了吧?欣黛,以我们的交情,你要看上他了就直说,我让给你!”武玲气极反笑,“他手受伤,是受伤了,伤得还不轻。不过,他是为你受的伤,不是为我!你要搞搞清楚,是为你,不是为我!”

  张文定知道今天武玲的心情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好不了的,正所谓话赶话没好话,这个事情只会越说越僵。

  他当机立断,直接往右边的卧室而去,嘴里叫道:“黄老师,我们先到这边坐会儿,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

  黄欣黛有些迟疑,武玲也不说话,脸色铁青地看着张文定。

  张文定见状,也不再喊黄欣黛,直接就推开门进去了。黄欣黛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但没关房门。

  武玲恨恨地看着那敞开的房门,僵硬的脸庞终于开始松动,眼泪无声滴落。

  左卧室的门是关着的,右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武玲两边都没有去,甚至都没有去沙发上,直接在地毯上坐下了。

  她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无尽悲愤只能独品,以她的家世、相貌、财富,能够看上张文定这么一个草根出身的人并和他结婚,那是他张文定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可他居然这么不珍惜!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