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九章 不舍

  “我去团省委干什么?”张文定翻了翻眼皮,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的意思是,到发改委这些部门去,多学习了解一些政策方向,拓宽一下眼界。”

  省一级的发改委,权力不是特别大,但也绝对不小,并且不会很打眼,又能够全方位地了解全省的情况,对于有上进心又需要沉淀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好去处。

  若是去交通厅的话,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去,不值得。

  “你去发改委?”武云还真没想过这个方向。

  在她看来,国家发改委那自然是相当牛叉的,但省一级的发改委,也就那么回事,属于食之无肉弃之有味的档次,完全就没必要去。要么去实权部门干点实实在在的成绩,要么到纯粹不接地气的部门混几年资历,像发改委那种单位,完全是自找苦吃嘛。

  “不能去吗?”张文定反问道。

  “随你吧。”武云摇摇头,无所谓地说道,“我话帮你带到,成不成的,我不保证。”

  这种事情,当然无法保证了。

  张文定其实也只是随口一提,能去则去,不能去,跑到总工会或者文联之类的地方,他也无所谓。他只是很遗憾,来安青是准备大展身手的,却不料走得这般灰溜溜。

  农林水方面没有干出什么成绩,城建这一块刚有了点头绪,却又不得不走了。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可是,再不甘心也没办法,这次的祸闯得实在是太大了,站在他的立场他没错,可是在武家看来,他简直罪无可赦,若非有武贤齐和武玲顶在前面,他现在还能不能这么轻松地和武云说话,恐怕都是个问题。

  当然了,他并不是怕什么,他只是惭愧和内疚。

  所以,现在武家要打压他一下,他也不想反抗——再怎么反抗,能让师父恢复如初吗?

  “嗯。”张文定点点头,岔开了话题,“今年过年你真的不回京城了?”

  武云情绪低沉地摇摇头:“京城年年回,不少这一年。正月初一的头柱香,我能烧吗?”

  “你要烧头柱香?”张文定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在道观里长大的,非常清楚的知道一点,道教是信神的,但道家却并不信神,而是体悟自然。所以,从他本身来讲,对于烧香拜神,并不怎么热衷。

  武云眯了眯眼:“我不能烧吗?”

  “倒不是不能。”张文定摇摇头,道,“只是,明年的头柱香,恐怕竞争激烈啊。”

  说着,他看了她一眼,继续道:“也不仅仅是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不过,如果你亮出身份,肯定是没人跟你争了。问题是,你能亮身份吗?”

  “烧个香也搞得这么复杂。”武云摇摇头,没再对烧头柱香多作纠缠,问起了过年的事情,“随江这边过年,有什么讲究吗?”

  张文定看着她:“讲究?具体点。”

  武云直接问:“我要准备点什么礼物吗?”

  “不需要。”张文定摇摇头道,“长辈都会给晚辈准备压岁钱,只要没结婚的都有,晚辈不需要准备什么。”

  武云盯着张文定看,有点不相信。

  “真的,我总不至于还为你省几个礼物钱吧?”张文定点头说了一句,又笑着道,“要不,你给我买点礼物?我不讲究那些的,过年能收个礼物,也是个开心事啊。”

  武云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

  张文定的假还没销,他负责的工作已经有人接手了。

  他自己没有透露要走的意思,可安青已经有了传闻,说他年后就会调到省里去,有些人已经瞄准了他的位置,开始上蹿下跳了。

  张文定基本上就住在山上,连家都很少回,但这并不妨碍他了解一些情况。不过,这些情况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铁打的官场流水的官,到哪儿还不是一样?

  如今这情况,许多事情,他想管也管不了了。倒是通讯员和司机,他还要安排一下,这是人之常情,只要他的要求不过份,相信市委那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他本来想找郑举谈一谈话的,可由于他自己也不知道武家会怎么安排他,甚至都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所以,也不急着谈这个事情。

  当然了,若是到过年之前还没有具体确定,他还是要找郑举谈一谈的——郑举鞍前马后地伺候了他这么长时间,他总得让郑举过一个安心年嘛。

  过小年的时候,张文定终于出现了安青市政府。坐的是他的配车,郑举提着他的包,在众人诧异的目光和难言的问候声中,进了阔别已久的办公室。

  办公室并没有因为张文定长时间没上班而布满灰尘,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收拾。郑举一如既往地做着各种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等到郑举忙完之后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张文定叫住了他:“郑举啊,你先坐。”

  听到这个话,郑举心里既紧张又激动,脸上还不能有丝毫的流露,忐忑地坐下,身子挺得笔直,等着领导训话。

  张文定没有跟郑举追忆这么长时间建立的感情,很直接地发问:“今后的工作,你有什么想法?”

  郑举对于自己今后怎么办,是真的相当之心急,但也知道这种心急不能表现出来,马上站起来道:“我想跟着老板……”

  张文定摆摆手道:“你坐。总跟着我也不是个事,你也要多想一下以后。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有什么想法,跟我讲。尽快吧。”

  郑举真没料到张文定会这么直截了当,心中想好的许多话就没法出口了,只能继续站着,脸上露出焦急加紧张的神色,吞吞吐吐道:“老板,您……我……”

  “行了,去忙吧。”张文定摆摆手,他只想全了这份情谊,倒没有和郑举矫情的兴趣。

  休假这段时间,张文定手头并没有积压多少工作,因为他分管的那一摊子,早就有人接手了,说是暂时代他管着,可谁都明白,这暂代之后,就不用再交还给他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