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四章 新的开始

  若是武贤齐不在石盘任职,那不过来也说得过去,可他在石盘,就不能不有所表示。

  讨不到老爷子的欢心无所谓,可别惹得老爷子不开心啊。

  对于曾丽的到来,张文定相当意外,心里却是颇为感动。

  正月十八上午,张文定等人都围在吴长顺房里,还有道观里的三位师兄。

  吴长顺打着双盘而坐,看着这些弟子晚辈脸上悲戚的表情,平静地说道:“我这一去,复归于自然。该讲的,都给你们讲了,现在就不罗嗦了。我到今天,是我的福缘,你们也有你们的福缘。走吧。”

  张文定道:“师父……”

  吴长顺摆摆手:“生离死别,人之大苦,但于我等修行之人,遇事当哀而不伤。”

  张文定千言万语,不知道怎么说了。

  吴长顺站起身,没有带包,也没有带手机,走出了房间,没有下山,而是向着后山而去。

  众人跟随,到后山之后,吴长顺叫大家止步,也没再作别的交待,身形几闪,消近在茂密的树林之中。

  张文定没追,他知道追也无用。

  武云和张文定站在一起,神情低落。

  武玲直接就蹲下了,头埋在臂弯,压抑地哭着。黄欣黛也在哭,同样压抑着没有发出大的声音。

  这二人的状态让别人也很是难受,三个道士还好一点,只是眼睛湿润,没让眼泪掉下来,张文定和武云开始还能控制,但眼睛睁一会儿闭一会儿,还不时地擦一下,眼泪最终还是落了下来。

  曾丽的的目光在武云和黄欣黛身上扫视着,暗叹不已,却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张文定的父母想劝一下众人,也不知道如何去劝,只能在一旁摇头。

  泪越落越多,张文定还是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双膝一屈,跪倒在地,一个头磕下去,额头碰在地上就不愿再抬起来。

  张父张母看到这一幕,倒是一点也不心疼儿子,只觉得儿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当了官,但还挺有良心的,能够记得老道士的恩情,不枉为人。

  ……

  张文定在正月十九早上走出了紫霞观的大门,听着里面传来的唱经声,看着天上阴沉的云朵和山下的随江城,心里涌起了浓浓的不舍之情。

  这一走,以后在随江的时间就少了,来紫霞观的时间就更少了。

  或许,以后还有机会回随江任职,但机会实在是太渺茫,一年能够抽点时间回来看看父母就不错了。

  他是真不想走,可不得不走。

  车往山下而去,是紫霞会所的司机开的车,并非他在安青市政府的专车,武玲陪着他一起去省城。没有从开发区直接上高速,张文定让司机开着车在随江城里绕了几条路。

  武玲见状,问他要不要去一下安青,他摇摇头说不用。

  武玲知道张文定心里难受,师父去世了,又被迫背井离乡,这时候对家乡依恋,那也是人之常情。

  她想了想,抓着他的手道:“还要去哪儿,要不,买点东西带到白漳去?或者,我们到前面走一走?”

  虽然武玲也伤心,但毕竟比张文定要好一点,她对吴长顺的感情很深,却深不过张文定和吴长顺这么多年的师徒情谊。

  她不放心张文定,所以才陪着他去白漳,等到张文定在省委党校住下之后,她便又会回随江紫霞山上住几天。

  张文定迟疑了一下,摇摇头道:“不了,直接去白漳吧。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以后又不是不回来。”

  武玲顺着他的话道:“嗯,也是,那就直接去白漳。”

  车下了白漳的高速公路收费站之后,张文定感叹了一句:“别人去党校学习之前,就知道学习之后要去哪儿,就我一个人是迷糊的。每次去党校之前都没有预料,也不知道学习完了是回原单位还是要去哪儿。”

  武玲道:“这就是你的与众不同之处呀。你看,整个石盘省,像你这么年轻的副处也是凤毛麟角啊。”

  张文定看着她,无精打采道:“在安青,真的留了太多遗憾了。唉……”

  “谁能没有遗憾呢?”武玲道,“如果没有遗憾,那又怎么会有各种精彩呢?”

  张文定叹息道:“是啊,生命中总是会有些遗憾的。以前有遗憾,就放在心里吧,留个念想。安青的事情,已经跟我没关系了,说得文艺一点,我的人生将要翻开新一页,我应该用最饱满的热情和最积极的态度去迎接新的挑战,抓住新的机遇,不让以后的人生再留遗憾。”

  武玲道:“你这么想就对了。其实,我也很遗憾。”

  张文定问:“什么遗憾?”

  武玲道:“我挺后悔的,后悔没生个孩子给干爹抱一抱。”

  张文定听得一愣,然后心中一痛,一把将武玲搂进怀里,轻声道:“我们今年就生个孩子吧。”

  “嗯。”武玲轻轻点头,依偎在张文定怀里,觉得这一刻,他的怀抱格外温暖。

  张文定就这么抱着武玲,不再说话。

  他突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一种别样的喜爱和向往,不管这次省委党校学习完了之后他要去哪里,都无所谓了。

  人这一辈子,怎么着都是活,只要看淡了,权大权小、钱多钱少,也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

  他用脸摩挲着妻子的头发,想着有了孩子之后的幸福快乐,希望的光辉照彻心里每一个角落,原本觉得黯淡无光的前途似乎也变得明亮起来。

  他望向车窗外,阳光破开杂乱的云层,洒向够得着的一切。

  ……

  站在石盘省地方税务局的办公大楼前,张文定还有些不适应,他已经在这儿上班三天了,却还感觉不怎么习惯。

  省委党校学习结束之后,张文定就被调到了石盘省地方税务局工作。

  这个工作调动,是张文定怎么也没预料到的。国税是中央直属垂管单位,地税是省直属垂管单位,反正都是很牛叉的。

  按说,省地税是省政府的直属机构,并非省政府的组成部门,看上去似乎比省里各个厅要差些。但实际上,除了警察厅交通厅等大厅外,一般的厅,真心跟省地税没得比。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