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六章 更深的用意

  章冬河在沙发上坐下,坐姿不端正却也不懒散,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他看着张文定,带着几分感叹几分诉苦却又不无得意地说道:“这两天事儿太多,忙得晕头转向,都没和你好好聊聊,生活上还习惯吧?要有什么需要,你直接给他们讲,要他们去办。”

  这话说得相当有感情,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真诚。

  张文定是随江人,从随江市内到白漳市内只一百多公里,生活上有什么不习惯的?至于后面那话,直接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因为如果要计较的话,会让人很恶心的——张文定一个新来的副主任,他能够指挥得动谁去办事呢?

  张文定早就有了章冬河不好对付的心理准备,所以对于章冬河笑里藏刀的风格并没有吃惊,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感动,点头道:“谢谢章主任关心,都挺好的。省里的条件比基层要好,我现在是土包子进城,就怕工作没干到位出丑呀。”

  张文定一口一个章主任地叫着,没有去掉章冬河的姓的意思,至少目前如此。

  在安青的时候,他可以靠向市政府一把手,但在省地税局,他就没必要靠向一个服务中心的主任了,上面还有那么多局领导,他吃饱了撑的要对一个正处级低三下四?

  章冬河倒也不指望几个副手能够跟自己彻底一条线,他只是没料到张文定会说出这个话来,心想从基层上来的家伙,说话怎么这么直接啊,你想马上投入工作的心情我理解,可这么直接地要,不够含蓄呀。

  他眼神闪了闪,有心再打一下太极,可也知道继续把张文定晾在一边就不合适了。

  在副手刚来的时候,你这个正职不忙分工,别人也无话可说,但时间太久的话,局领导那里就不好交待了——怎么说张文定现在这个岗位也是局党组过了的,你章冬河是对局党组的决定有意见么?

  不过,太极不能打,但再拖两天的理由却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找得到的。

  服务中心虽然现在有一正三副四个主任,可另两个副职陈九文和王忠也不是吃素的,他这一拖,想必另两个副职也是极其愿意看到的。

  章冬河伸手在腿上拍了拍,一脸惭愧地说道:“哎呀你看你看,我这忙的……你这边跟同志们先熟悉一下,明天,哦,明天周五,总局所得税司有人来,徐局要亲自陪,我也走不开。这样,干脆下周一,啊,下周一咱们一起碰个头,看看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啊?”

  省地税局是省政府直属机构,省以下实行机构、编制、人员、经费四垂直管理。在业务上,还是要接受国家税务总局的指导,总局来人指导工作,那也是常事。

  章冬河说的徐局长,是石盘省地方税务局的党组成员、副局长徐浩,党组排名第三,分管所得税处、机关服务中心、机关党委,联系成化市局、章怀市局。

  在石盘省地税局,徐浩是紧跟着一把手钟少华的,本身又是三把手,所以相当威风。

  张文定相信,章冬河没有必要在这个事情上说谎,他也知道,纵然明天总局所得税司没有来人,章冬河要找点借口,还是很容易的。他没有办法要求章冬河今天就把另外两位副职叫过来商量分工的事情,不说别的,单就章冬河提到了徐浩,他就没办法再计较什么,只能认可这个结果,反正来日方长,没必要争一时之气。

  这几天,张文定也对局里大致的情况了解了一下。

  石盘省地税局党组共有九个人,一正六副七个局长,外加一个纪检组长和一个总会计师。这些是正儿八经手中握有实权的局领导,轻易不要得罪,另外还有四个副巡视员,没必要去招惹。

  当然了,如果被逼得没办法了,该得罪的也要得罪,要招惹的肯定也会招惹,他张文定又不是没跟领导干过。

  回到办公室,张文定给还在团省委的徐莹打了个电话,想和她一起过周末。

  徐莹很遗憾地说,要去京城,今天下午的飞机。

  他想了想,准备给武云打个电话,可电话拿起又放下,他被调到省地税局,武云这几天觉得没脸见他,现在打电话过去,别让她又多想了,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张文定是怎么都想不到,省委党校学习一结束,他的工作调动就落实了,人还没去报道,岗位倒是先定下来了——省地税局机关服务中心副主任。

  当初,他还没到省委党校报道的时候,武云问他想去财政厅还是交通厅或者是国土资源厅,他说想干点务虚的工作,被武云误会到他想去团省委和徐莹鬼混,他就直接说想去省发改委,没想到,最终来的地方,却是省地税。

  张文定在随江的时候,和税务部门的人打过交道,也仅仅只是打过交道,并不是很熟。

  在来省地税报道之前,他也对税务系统作个一个了解,这是一个很吃香的部门,也是一个跟外系统打交道不多但系统内关系却错综复杂的部门。

  税务系统自从九四年国地分家之后,不管是国税还是地税,在人事上,地级市市局的班子调整,都归省局管,区县局的班子调整,市局说了算,但在省局的班子调整上,就有区别了。

  省国税的班子调整,由国家税务总局说了算,省地税局的班子调整,这个得看省里的安排。也就是说,一个是中央垂管,一个是省以下垂管。

  省地税是正厅级的单位,不是省政府组成部门,而是省政府直属机构,一把手的任命是由省政府发文,不需要省人大任命。

  一般来说,这种部门,往往都是党政一肩挑。

  张文定觉得,武云她老子武贤齐把他弄到省地税来,可能也是存了方便照拂的意思,但应该不止这么简单。

  堂堂的省政府一把手,安排自己的亲妹夫,总不至于随随便便扔个地方就算了,可他左思右想,也不知道武贤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