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二章 面见老板

  武云想了想,道:“海湖。”

  海湖省别看两个字都带着水,却在内陆,是一个少数民族比较多的省份,经济发展得不够迅速,省内有个湖挺出名的,近年在大力发展旅游。

  武贤齐眉头皱了皱,道:“跑那么远?”

  “现在交通这么方便,也不算远。”武云辩解了一句,马上又道,“您说远,那就远。那您觉着,我去哪儿合适?”

  武贤齐当然不可能被她这个话套住,反问道:“怎么突然想到要去支教了?跟你妈商量过吗?”

  武云道:“我妈肯定不会同意的,这事儿只有您才会支持我!”

  武贤齐摇摇头,道:“你要先说服你妈。”

  张文定一听这话,不禁有些奇怪,还以为武贤齐会强烈反对呢,没想到却是这般温和。这温和却并不表示他就同意了,他的意思是,要武云先说服她妈,如果说服了她妈,他这里呢,可能会同意,也可能会反对。

  张文定觉得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很熟悉,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就明白了。

  他以前处理工作上的问题时也用过,下面有人要干个什么事情找到他,他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反对,而让人去找另一个领导,等那个领导同意了,再送到他这里来,他将视情况而定。

  他倒是没想过,处理生活问题时,也可以用工作的思路啊。

  武云显然不准备一下子就取得武贤齐的支持,她觉得先稳住了武贤齐就是好事,至于曾丽那边,还得花些时间慢慢磨。

  母亲大人,总是比父亲大人要心软一些的。

  殊不知,武贤齐却是认为,以曾丽对武云的疼爱,又怎么舍得让云丫头去吃那等苦头呢?

  这个话题没再往深处谈,就此告一段落。

  武贤齐就问起了张文定:“地税的工作环境还好?”

  张文定道:“还好,比安青好。”

  这个比安青好的说法真是相当有意思。

  石盘省地税局的办公环境比安青市政府的要好,这是事实,但落到张文定头上,在省地税局肯定没有在安青市政府呆着舒服——伺候人和被人伺候之间的差距,那真不是一般的大。

  武贤齐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好就好,安心工作。”

  张文定点头应是,感觉到已经无话可说了。亲戚做到这个份上,他已经连感慨都不知道如何去感慨了。

  武贤齐却没有和他干坐的意思,而是说:“你跟随大伯多年,棋艺想必不俗。”

  张文定的棋艺还真的不怎么高,但武贤齐都说了这个话,他也不能说不会下棋,怎么着都得手谈一局再说。

  武贤齐的围棋水平也不是很高,好在比张文定还是要高出一线,二人尽情搏杀,也不需要哪个让哪个,张文定输得不难堪,武贤齐也赢得尽兴。

  三局过后,武贤齐不下了,问张文定:“云丫头要去支教,你怎么看?”

  我又不是元芳!张文定在心里来了一句,嘴上答道:“这方面的情况,我,还不怎么了解。”

  武贤齐道:“她能沉得下心去支教吗?”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张文定想了想,道:“她现在只是闲得慌,要找点事干。”

  武贤齐就不再问了,这个妹夫,和武家还真是格格不入,说话比那些外人还见外,实在是没意思。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武玲,甚至就连云丫头也支持他。

  无非就是一点匹夫之勇,那点匹夫之勇,还闹出了大麻烦,也害死了他师父。

  年轻人呐……

  吃饭的时候,当然会喝酒。

  武贤齐现在处于这个位置上,平时酒是喝得很少的,但张文定毕竟是他的妹夫,到他家来吃饭,还是要喝上几杯的。只是在喝酒的时候说话,还是不可能放得开,他是尽量不摆省领导的架子,奈何二人身份相差太多,年龄相差太大,再加上张文定本身对于武家有种潜意识的抗拒,说的话也都只能尽量客气了。

  越客气,越生分。

  饭吃完后,又坐了几分钟,张文定就告辞了,心想下次再来的话,一定得和武玲一起,要不然真是浑身不自在。

  别人羡慕他和娶了个有钱有势的老婆,跟豪门大家扯上了关系,只有他自己明白,这关系,他是真不想扯上啊。

  他倒是宁愿和木槿花坐着说话。

  ……

  木槿花在白漳是有房子的,但老公孩子都不在白漳,她也就懒得在家里住,而是在酒店休息的。

  张文定去见她,就是直接去的酒店房间。

  木槿花在会客室接见张文定,一见面就取笑他:“看来省里还是要比基层好啊,这才多久就胖了?”

  张文定还真没听到过别人这么说过他,双手在脸上自摸了一下,一脸惊讶道:“胖了吗?我没觉得呀,跟以前一样。倒是老板你,比以前还迷人了。”

  木槿花就笑道:“你少给我灌迷魂汤,我女儿都快有你大了。你这套把戏,对我不起作用,留着哄你们家武总去吧。坐。”

  张文定依言坐下,笑道:“老板,我这可是肺腑之言,没有哄你。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容颜,而是气质,容颜会老去,气质不会老。而您不论是容颜还是气质,都是特别能够征服人的那种,而且不论男女都可以征服。”

  木槿花笑着指了指他,道:“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油腔滑调的毛病。”

  “也就在老板面前,我这毛病总是改不掉。”张文定又来了一句,然后感慨了起来,“现在真没意思,还是跟着你舒服。”

  木槿花道:“现在正好磨磨你的性子,过得两年,你再下去,好好干。”

  “现在一头撞到这里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变成卧槽马。”张文定自嘲一笑,便岔开了话题,“老板你这次到省里来,是有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啊,跑交通厅。”木槿花摇了摇头,显然这一趟交通厅跑得不是很顺。

  张文定知道,这只是公事,木槿花应该还有个私事也不是很顺利。若只是交通厅的事情,白珊珊不可能说不知道。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