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五章 竞争激烈

  张文定道:“这个我求之不得啊。搞白的还是红的?”

  赵世豪道:“红的吧,孤男寡女的,搞白的醉了可怎么办?”

  “你要相信我的人品,更要相信我的党性。”张文定说着,招手就让服务员上酒菜。

  酒菜很快上来,张文定先敬了赵世豪一杯,便开始聊起在党校时的同学生活,一番回顾,倒还真有几分怀念的感觉。

  酒过三巡,张文定就动情地说道:“师姐,真想还和你再同学一次,再好好地享受享受你无微不至的照顾。”

  在省委党校的时候,班上有不少同学都对张文定颇为照顾,赵世豪也是其中之一。

  赵世豪就哈哈笑了起来:“借你吉言,希望能够有那个机会。”

  赵世豪比张文定大七岁,以他们现在的年龄和级别,再到省委党校当同学的机会几乎为零,张文定说那个话,却是直指中央党校了。

  至于说张文定将来的发展,赵世豪也是相当看好的,当时他们那个班上,张文定可是名符其实的小师弟啊。那么年轻的实职副处,谁都知道背景不简单,将来的混上个厅级应该是没难度的。

  年轻有前途的人,谁不想结个善缘呢?

  身在官场之中,都明白多个朋友多条路的道理,反正大家不是一个地方的,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张文定道:“会有机会的。”

  赵世豪道:“你肯定是有机会的,来,干。师姐祝你大展鸿图早日进步。”

  张文定举起杯,道:“我只希望师姐你马上就进步,以后我就要叫你厅长师姐了。”

  “这可没那么容易,你说了不算,我想的也不算。”赵世豪笑着摇头道,“到了我现在这个位置,难呐,十年内能够再往上走一走,那都是祖宗保佑了。”

  赵世豪这个话,既是客气,也是一个事实。别说她这种省里厅局的正处了,就是下面市里各行局的一把手或者各区县的书记,想要完成从正处到副厅的跳跃,纵然政绩累累,也不容易啊。

  正处到副厅这个坎,太难迈了。

  有许多人四十来岁上的正处,等到退休还是正处,能够在快退的时候到人大或者政协去混个不管事的副厅都算是运气不错的。当然了,四十岁之前能够干上区县一把手的,上副厅的希望还是不小的。

  张文定摇摇头道:“我看你印堂发亮,前途肯定一片光明。最近应该就有好事呀。”

  “呵呵,谁知道呢。”赵世豪矜持地笑了笑,忽然定定地看着张文定,道,“你这是,从哪儿听到什么消息了?”

  张文定一看她这个反应,就明白她肯定是有好事了,便也半真半假地说道:“我能有什么消息,我又不是组织部的。师姐,有好事要庆祝啊,你不能这么闷声发大财,不行,今天这顿饭得你请。”

  赵世豪很豪气地说:“行,我请就我请。”

  其实这两个人,无论谁请,都不用自己花钱。张文定手上有签单权,赵世豪也有签单权,甚至连签单权都不怎么用,有的是老板帮她结账。

  谁请谁,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么一说,双方的矩离又更近一步了。

  张文定笑着摆手道:“不行,这顿饭还是我请,可不能让你一顿饭就把我打发了。怎么着也得好好搞你一下才行。”

  赵世豪开玩笑真的一点都不惧他,很威猛地一言双关道:“那你想怎么好好搞?”

  张文定自然不会把这个玩笑话继续开下去,便道:“你是搞公路的,就搞两条路嘛。”

  赵世豪差点一下咬到舌头,看着张文定,笑了起来:“你可别乱开玩笑啊。”

  说是这么说,可她心里知道,这恐怕不是开玩笑了,张文定单独请她,除了谈公路上的事,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好谈的了。

  张文定解释道:“没开玩笑。师姐你放心,我不是要搞工程。我对钱没什么感觉,只想认认真真干点实事。”

  赵世豪看着他,没有接话。

  没接话的意思,可能是不想谈这个话题,也可能是想听对方说得再多一点,信息量大一点之后在心里权衡一番再斟酌回应。

  这两种想法,有些人可能会在脸上显露出一些区别,供别人观察,有些人可能不动声色,只在心里自己明白就行。

  张文定不会因为赵世豪人很豪爽就认为她对什么问题都会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赵世豪也混不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他现在不需要去分析赵世豪心里是哪种想法,因为不管赵世豪是什么想法,他都得把他的想法说出来。

  想了想,张文定还是没急着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问了句:“听说明年的高速公路计划快要确定了?”

  赵世豪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叹了口气,摇摇头苦笑道:“小师弟呀,你也太高估我的能力了。”

  张文定道:“师姐你的能力谁能高估得了?大家一致公认的,对你的能力,我们都低估了,远远的低估了。师姐,我在随江长大,又在随江工作了多年,现在到了白漳,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随江和白漳的差距有多大。身为一个随江人,我很痛心。随江的发展等不起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随江要在时代前进的洪流中不掉队,交通问题必须要解决。”

  这番话,张文定没有慷慨激昂地说,却也十分动情。

  他对随江是真有感情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乡发展得越来越好呢?许多人当了官,可能会很自私,可能会不顾民生只想着大把捞钱,但就算是那样的人,对于家乡,往往也是肯出力出钱的。

  不管是为了名声还是为了什么别的,总之一个,家乡在他心里的份量,还是不一般的。

  赵世豪明白这种心理,摇摇头道:“现在厅里天天就被下面各市缠着,说实话,随江这次希望不是很大,竞争太激烈。”

  “随江还是有优势的。”张文定道,“随江紧挨着白漳,而且经济发展很不错。”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