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八章 够兄弟

  徐莹也被这个消息弄得愣了愣,摇摇头道:“真快呀,仿佛昨天还在开发区。”

  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白珊珊提得真快,还是时间过得真快。或者,兼而有之。

  张文定道:“是呀,真快。我周末回去,给她庆祝庆祝。”

  徐莹道:“她有能力也有运气,遇到了你。”

  张文定笑了起来,道:“我也有能力有运气,遇到了你。”

  话出口,他就觉得这个话有点容易让人往歪处想,赶紧解释了一句:“你可别误会啊,我跟珊珊那丫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

  徐莹似笑非笑道:“好像你跟我就不是清清白白似的。”

  张文定哭笑不得,知道自己这是越解释越解释不清了,他和白珊珊那纯洁的男女关系,看来许多人都不相信其纯洁性,就连徐莹都怀疑了。

  他摇摇头,只能无奈道:“是,我跟你也是清清白白的,就像小葱拌豆腐,再清白不过了。哎,我听说最近有人追你呀。”

  徐莹扬扬眉毛,一脸的理所当然:“追我的人多了去了。”

  “这我知道,至少一个加强连。”张文定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我的意思是,其中应该有那么一两个特别点的吧?”

  徐莹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看着张文定。说实话,自从调到团省委之后,追求徐莹的人还真的不少,有些人确实是希望和她结婚,有些人只是想要她做情人。

  徐莹不是一个特别冷血的人,但也绝对不是个感情太过丰富的人,她的权力欲比较重,但又不是特别重。她不可能只有张文定一个男人,但对别的男人,也不可能像对张文定这样付出感情。

  经历过婚姻的伤害,她已经不再奢望婚姻了。

  她对张文定的感情是很特别的,但也不需要张文定干涉她的生活,而张文定刚才表现出来的意思,似乎有那么点趋势。

  她是张文定的红颜知己,但却不是张文定的私产。

  “个个都特别。”徐莹很没诚意地来了一句,然后道,“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不会是跟你老婆的感情出现问题了,想拿我当备胎吧?”

  这个话搞得张文定没有一点脾气了,只能摇了摇头,换了个话题道:“省里新班子要有新气象,你有没有机会挪挪地儿?”

  徐莹无奈地摇摇头,道:“恐怕没什么机会,等两年再看吧。”

  若说徐莹不想调整到一个实权位置上去,那肯定是开玩笑,可她也不是特别急,毕竟年龄优势摆在那儿,纵然再等几年,她四十岁再调整个好位置,那也还有的是时间供她享受。

  自己出身不够强大,也就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张文定就感觉不知道说些什么合适了,刚才的气氛是被他自己搞坏的,而且徐莹的反应也让他有一点恼火。以前他在随江的时候,徐莹可不是这么对他的,现在他调到省城来了,徐莹对他似乎还不如以前那么好了。

  这种感觉,是张文定以前没有体会过的。

  人,总是会一点一点变的。

  这个晚上,张文定没有和徐莹一起度过,其实,他们原本是准备一起过一个美妙的夜晚的。

  或许,真的需要距离才能产生美,两个人都在省城,见面的次数多了,感情却不如以前了。

  徐莹当初强调的最好一个月见一到两次,还是很有道理的,可张文定耐不住寂寞,总给她打电话。

  和徐莹不欢而散,张文定一个电话就把武云给叫了出来。

  武云虽然说是要去支教,可想要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那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曾丽没那么容易被说服。

  不过怎么说呢,因为武云的支教态度很坚持,武贤齐和曾丽也不想压得太厉害,对她的禁足令又有了些松动,让她不至于会生出离家出走的决心来。

  武云见到张文定,第一句话就是:“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怎么,工作上遇到困难了?”

  “工作上就那样,那么点破事,能有什么困难。”张文定说了一句,方才醒悟过来,如果不是工作上有困难,那恐怕就是生活上出问题了,他当然不能任由武云那么想,毕竟现在武玲不在他的身边,而他又年轻有为,很容易让人生出些别的想法来。

  所以,紧接着,张文定又加了一句:“是随江的一些事,木老板没有走通交通厅的路子,高速公路明年可能没随江的份。”

  武云笑着道:“你都到省里来了,还操那份心?”

  张文定道:“怎么说我也是随江人,是随江的干部,随江是我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啊。再说了,木老板对我有知遇之恩。”

  武云道:“你这个人还是个恩怨分明的,知道报恩。行了,你尽力了就好,这种事情,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顿了顿,她又叹了口气道:“有没有我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

  张文定道:“暂时还不需要请出你这尊大神,等到时候实在没办法了,也只能靠你了。”

  武云摆摆手道:“你可千万别给我戴高帽子。这事儿太大,我只能帮你敲敲边鼓,你要完全靠我,那肯定不靠谱。”

  张文定对武云这种不怕麻烦的支持相当感动,以前二人还不算同门的时候,武云就很支持他,现在的关系更加亲近了,这支持的力度就更大了。

  他也不说什么虚伪的客套话,轻笑了起来:“我对你有信心。”

  “问题是我自己没信心。”武云也笑了起来,“如果你要想帮别人接个二三十公里的工程,我还有点把握,但决定高速公路修不修这种高难度的事情,我还没那么大能耐。”

  武云这个话是相当有诚意的,二三十公里的高速公路工程,她也只需要说句话,高管局不可能敢不给她面子,而她这个话的意思,却是不需要张文定花一分钱,她就白送给他这个工程。

  其实,在武云看来,武玲的钱是武玲的钱,像张文定这样的男人,如果总是用女人的钱,心里应该会不自在的,所以,她干脆就说送他个工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