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二章 世界很小

  张文定今天跟着白珊珊一起来,是给白珊珊当挡箭牌的,却不愿无端树敌。

  听到张文松这么直通通地问,张文定心里有点不喜,还是答了一句:“地税局。”

  “省地税局?”张文松笑了起来,道,“那我们可得多亲近了,一个系统的呀,又是本家。”

  说着,他居然又对张文定伸出了手。

  张文定觉得这人还有点意思,伸手跟他握在了一起,笑道:“呵呵,就连名字都差不多,确实缘分呀。”

  白珊珊插话道:“刚认识张局的时候,还以为和张主任是兄弟呢。咱们先打球吧?”

  六个人,打球就是双打,一男一女配对。

  白珊珊是想要和张文定一起的,却不料苗玉珊却先下手为强,选了张文定了。

  这种事情,白珊珊不好和苗玉珊去抢,只能无奈地和张文松配了对。

  说不上对苗玉珊的憎恨,但白珊珊也不可能一点怨气都没有,本想在球场上好好表现一下的,怎奈虽然年纪比苗玉珊要轻,可球技实在比苗玉珊差了许多,最终只能作罢。

  杜秋英和杜文同姓,二人兄妹相称,哥哥妹妹地叫得相当亲热。而这两个人却没有多打球的意思,但也分别和另两对人打了一场,之后便坐在一旁聊着天观战。

  打完球,杜秋英提议去泡温泉。

  这时候天气已经转凉,刚才打球又出了一身汗,去泡泡温泉,倒是正合适。

  白珊珊其实最想的是和张文定一起泡温泉,但现在跟这些人一起,却就比较无奈了。这些人并不是特别亲近的,那就只能在大场子里泡着,没办法两个人进小房间搞小活动了。

  毕竟,有些时候,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不仅白珊珊和张文定对这方面很注意,杜文和张文松也是一样注意。

  要搞小活动,完全可以在私密的地方搞,没必要在这种地方担惊受怕,而且,同时看着几个美女遮遮掩掩的美妙身姿谈天说地,也是另一种享受。

  泡温泉和蒸桑拿一样容易让人拉近距离,聊着聊着,话题渐渐多了起来,杜文甚至还开始扯关系了:“其实我也是你们税务系统的家属。”

  张文定和张文松都颇为意外,正准备问话的时候,苗玉珊把话问了出来:“哦,杜夫人也是税务干部吗?”

  “那倒不是。”杜文笑着摇摇头,道,“我姐和我姐夫以前都是税务干部,我姐后来到交通厅去了,我姐夫还在税务系统。就在省地税,张主任应该认得。”

  张文定道:“哦,是哪位?”

  杜文道:“徐浩。”

  张文定眉毛跳了跳,道:“徐局长?”

  杜文看着张文定,点了点头,道:“嗯。张主任,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

  “有缘,确实有缘。”张文定感慨不已,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他笑着道,“徐局是我的分管领导,杜总,这个真是没想到啊,呆会儿一定得多喝几杯。”

  张文定真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遇上徐浩的妻弟。到了他们这个地位,没必要在这种场合下撒谎,杜文说徐浩是他姐夫,那肯定就是真的了。

  至于是亲姐夫还是堂姐夫,这个就不好细问了,但想必就算是堂姐夫,关系都是很亲近的那种。要不然的话,杜文现在说出这个话,以后被人知道了那也是个很丢脸的事情。

  张文定目前在省地税也算是比较轻闲的了,但正因为很轻闲,所以想投靠个领导,也找不到什么机会。

  局领导收班底,往往都会收一些手上有实权的,像张文定这种没多少实权的,领导们没那么多时间去搭理他。当然了,这也跟他没有下大力气去讨好领导有关。

  如果他真的下定决心要投靠哪个局领导,以他这么年轻的年纪,还是会有领导愿意收他入班底的。

  只不过,他一直还没有决定要投靠哪个领导。因为他不知道会在地税局呆多长时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调走了,现在胡乱投靠个领导,不合适。

  他现在只需要和分管领导多一些工作上的接触,尽量把车管工作搞起来,如果实在搞不起来,那也没办法——沉屙积习,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改得过来的。

  张文定正愁找不到路子接近徐浩,这个杜文的出现,倒是让他有点惊喜。

  虽说杜文不一定在徐浩面前说得上话,但有这个路子,总比没有的强,先亲近一下,也不是坏事。

  有了这个因素,张文定和杜文之间就迅速热切了起来。而杜文和张文松早就相识,三个男人之间颇有些相谈甚欢的感觉。

  三男三女,一起泡温泉,除了聊些无关紧要的工作和生活之外,也会如同在酒桌上一般说些段子来调节气氛。

  不过,由于有白珊珊在场,段子也不可能说是太过分。

  一方面,白珊珊毕竟是木槿花的身边人;另一方面,张文松还想追白珊珊呢,也不好表现得太色了。

  只是,这段子一说,三个男人的目光,怎么着都会不由自主地往三个女人身上瞄,特别是苗玉珊和杜秋英两姐妹,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这情景搞得白珊珊心里有点点不舒服,这里三个女人,她最年轻,身份又重要,可三个男人的目光,却基本上都在那两个女人身上瞄,让她有一种很受伤的感觉。

  难道我白珊珊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要说这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啊。

  泡过温泉吃过饭之后,白珊珊和张文定一起走了。在车上,白珊珊一脸冷淡,仿佛张文定欠她钱没还似的。

  “怎么了?不舒服吗?”张文定有些莫名其妙,以为白珊珊身体不舒服。

  白珊珊面无表情道:“我舒不舒服……你很关心吗?”

  张文定心想这女人这话听着似乎有点生气的意思,该不会是看到苗玉珊姐妹太漂亮然后心里不痛快了吧?按说,她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啊!

  若说因为别的事情生气,他还可以理解,但因为别的女人比她漂亮她就生气,这太不可思议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