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六章 愿心发端

  一个人想了许久,他又打坐静心了两个小时,终于下定决心,给武云打了个电话:“周末去你们家吃饭,你爸妈都有空吧?”

  这是张文定第一次主动要求去武贤齐家里,武云接到这个电话很高兴,也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也没有多问,很快回答道:“我爸不清楚,我妈肯定有空。”

  张文定也明白,武贤齐这么大的领导,虽说吃饭喝酒之类的应酬比那些小官员少了许多,但要操心的事情却多得多了,时间真的不是他们自己的了。别说周末了,就是明天晚上有没有空,现在都说不好。

  能不能见到武贤齐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他主动过去,这个举动是表示他和武家的关系又近了一步,确切地说,是和武贤齐这一支的关系更近了。

  张文定道:“那行,我周末就过去啊。”

  “嗯,知道了。”武云顿了顿,又道,“你明天有空没?”

  “有事?”张文定问了一声,马上又道,“有时间,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吧。对了,早就想跟你说的,过几天我和几个党校同学有个聚会,他们男的有女伴,女的有男伴,就我一个,到时候你帮我江湖救急一下行不?”

  武云道:“这个问题不大,但你得帮我个忙。”

  “你还用我帮忙?”张文定嘿嘿笑道。

  武云一开口就给张文定出了个难题:“帮我说服我老爹老娘……让我去支教!”

  “你还想着这事儿啊。”张文定有点无语,这丫头真是从小没吃过苦,不知道困难生活到底有多难过,支教,支教是那么好支的吗?

  “我一直想着,真不想在家里呆着了。”武云的声音中透出一股无奈的郁闷。

  “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你认为我有那能力么?”张文定笑了起来,“周末去你家,看看你妈怎么说吧。我会帮你敲敲边鼓,成不成可不保证。”

  武云叹息一声道:“我老爹老娘怕我吃苦,可我必须得去。我起了这个愿心,如果不去,心念难以通达,你知道后果的。”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脸色一正,不得不重视了。

  他没想到,武云的修行已到了这种程度,不知不觉中,他沉溺红尘,而武云却已走在了他的前面。武云现在都已经到了一念动起愿心的地步,这是张文定一直想要却一直摸不到门径的高度。

  不过,他却是相当明白的,一旦起了愿心,那就得去达成这个愿心,如果愿心达不成,轻则修为再无寸进,重则修行根基坍塌,甚至神智混乱也说不定。

  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一定尽力,明天见面再说吧。”

  第二天下午下班后,张文定前往武云订的餐厅,两个人坐在包厢里,让服务员出去了,有些话,不适合让别人听到。

  “你怎么会突然起了这个愿心?”张文定看着武云,脸上神色怪异。

  武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那次你去我们家,我说过要去支教,当然只是想去,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后来一段时间,也是懵懵懂懂,就在前两天,我才真正明白,这是起愿心了。”

  张文定嘴巴歪了歪,道:“搭把手。”

  搭把手就是稍微切磋一下的意思。

  武云坐着没动,只是点了点头,道:“你来。”

  张文定和武云刚认识的时候,武道修为是差不多的,但张文定还是略胜半筹,后来武云得到了吴长顺的指点,则隐隐压过张文定一头。再之后,二人之间的比斗,互有胜负,由于不是生死相争,倒也难以看出哪个真正厉害些。

  不过,不管二人之间到底谁更厉害些,张文定都不认为武云能够坐在椅子上不动接下他的攻击。只是,既然武云敢这么托大,想必她的修为最近是突飞猛进了。

  他没有急着出手,而是脚步慢慢移动,从武云左侧转到了右侧,脸色越来越凝重。他发现,不管是在哪个方位,也不管他从什么角度出手,似乎都不对,仿佛只要他一出手,武云就能够随时反击,并且会直击他的破绽。

  这种感觉很怪异,让张文定相当难受。

  以前和武云搭手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难道这就是一种全新的境界?

  光想也没有用,张文定到底还是出手了。

  他脚下一错,一拳奔向了武云肩头。这一拳的角度取得相当巧,并非攻其必救,却又让武云按现在这个姿势的话,不会那么容易就招架得住,若要反攻的话,那她必然会站起来。可要是站起来了的话,那她先前那么托大的坐着,就没有意义了。

  然而出乎张文定意料的是,武云居然真的就坐着没动,既不躲,也不还击,甚至连招架都没有招架,任由他的拳头落在了她肩上。

  只不过,拳头是落了上去,但拳头上的力道,却被武云给卸掉了。这种卸,并非以前他和她交手的时候那种技巧性的卸,反而更像是她本身的一种本能。

  张文定收回拳,愣愣地站着,惊疑不定道:“一羽不加,一蝇不落?”

  一羽不加,一蝇不落。

  这是一种武道境界,是指武道修为高深到了任何东西接近身体的时候,身体都能够及时作出反应的一种境界,传闻当年太极宗师杨露蝉就有这种境界,能掌托麻雀,但却让麻雀起飞的时候在掌中借不到任何力,再怎么扑腾翅膀,都飞不起来。

  武云点点头,脸色平静,看着张文定,道:“现在,能够答应我了吧?”

  “你一心习武,心无旁骛,能够比我先行一步……倒是我,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啊。”张文定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有些失落地感叹。

  以他现在的心境,工作上的成败、职务上的升降,都很难让他生出这样的失落之心,可是武道这方面,却是他执着的一个心结。

  “正因为我以前心无旁骛,没有真正的社会经历,缺少红尘历练,所以这一次,机缘到了,却也卡在这儿不上不下,只差临门一脚……”武云摇摇头,道,“我隐隐有种感觉,这次愿心一了,便会境界全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