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一章 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情况很快就了解清楚了。

  那学生估计是晚上玩游戏没睡好,上课的时候打瞌睡,被老师罚站,可等老师一转背,学生又坐下去趴在桌子上了。这一下,那老师就来脾气了,走过去,一把抓着学生的头发就扯着学生站了起来。

  这一下,学生就不答应了,嘴里骂着,手上也不闲着,直接就开打了。

  这个老师是个数学老师,个子还没有学生高,人也挺瘦弱,打起来根本就不是学生的对手。这老师被学生追着打到了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刚好被这个班的班主任看到,那班主任开始是想拉架来着,可莫名其妙挨了两拳,也加入了战斗圈。

  班主任是早就得到了校领导的通知,今天有县委领导过来视察工作,千万要管好自己的班级,所以他才时不时地巡逻一下,没成想居然出了这种事情。

  他不能任由这个冲突升级,只想着尽快平息事端,不给学校丢脸。

  哪知道,班主任一腔好意,却弄得了这么一个结果。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一个未成年人对战两个成年人?

  于是乎,事态就从学生追着老师打演变成了两个老师追着学生打了。

  听完这个情况,张文定当着众人的面就是一通怒骂,对雾淞镇党委政府和雾淞中学进行了严厉批评。挨批评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心里直骂娘,嘴上还得做着诚惶诚恐的检讨,实在是憋屈无比。

  批评完在现场的人,在听过他们的检讨之后,张文定突然就发飙了:“这就是我们县里的明星中学?许多城里人都把孩子送到这儿来读书的明星学校?这就代表着我们县的学校形象?这就是我们县教育质量的优良表现?啊,哪个给我讲一讲,啊,你们哪个敢再给我讲一讲这个话!刚才不是讲得相当好嘛,都哑巴了?”

  众人都在肚子里不爽着,你张文定好歹也是从省里下来的,是见过大世面的高素质领导,怎么说话就跟从乡镇上去的县领导一样了呢?这也太掉身份了啊!

  张文定本就是借题发挥,压根就不会去管这些人的想法。

  他是从省城下来的,可他去省城之前,也是在市里县里摸爬滚打过的,自然明白下乡镇了应该如何说话才显得霸气侧露。

  他一脸怒容,顾目四望,继续说道:“明星学校都是这个样,我看别的学校……哼!”

  这个话一出口,众人只觉得身边的空气顿时就阴冷了不少,一片杀气腾腾。

  这个张文定,是要剑指教育局啊。

  难道,最近一直沉默着的县委二号,要闪亮登场了吗?县教育局,会成为张文定的踏脚石,还是滑铁卢呢?

  团县委一把手贺小芳眼神几变,终于下定了决心,迎着张文定道:“张书记,我们燃翼各方面条件有限,有些孩子确实是太调皮了,不用点手段,根本就管不了。据我所知,雾淞这里的教育情况,还是很不错的,也很少听到老师体罚学生的传言。在这方面,他们是走在全县的前面的。其实,家长送孩子到学校读书,也是希望孩子能够学到东西。像我们家那小子,现在才读二年级,调皮得很,我就跟他班主任讲的,不听话就打,小时候不把脾气搞好,长大了容易出事啊。”

  这话说得,明着是说老师打学生是小事,可实际上,却是在说,雾淞中学这里的情况是好的,都有老师打学生,那么那些不如雾淞学校的呢?

  众人一听这个话,都望向了贺小芳,心想贺小芳这是和教育局老麻有多大的仇啊,非得这么火上浇油落井下石的。

  该不会是教育局老麻调戏过她吧?

  贺小芳这个女人谈不上多漂亮,但也绝对不丑,长相比较平常,精心化一下妆的话,也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她在燃翼的官场上,名声不大,却也不算小,最主要还是得益于她那一对G罩杯。

  这样的女人,身边不会时时都有狂蜂浪蝶环绕。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一些足控啊胸控啊之类的男人,这类男人对女人的相貌要求不高,只要在意的部位很迷人,那诱惑是相当巨大的。

  燃翼县教育局局长麻长风就是一个对大胸女人特别感兴趣的人,别说相貌一般化妆后能够称得上有几分姿色的那种,就是长相稍稍有点丑,他也不在意。

  这个情况,在燃翼官场上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燃翼教育系统中,就更是广为人知了。

  今天贺小芳这个表现就太不符合常理了,如果不是跟麻长风有仇,怎么可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对麻长风落进下石?

  在官场中混,谁不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这种公开向领导打小报告的搞法,简直就是没脑子的白痴行径啊。

  很显然,贺小芳并不是白痴。白痴的人,打小报告上眼药不会这么有水平。

  张文定深深地看了贺小芳一眼,心想这女人胆子不小野心更不小啊。在他这个县委二号还没有展露任何实力的情况下,就敢果断怂恿着他去搞教育局,然后她好趁机跳到教育局吗?

  嘿,这女人,也不知道她对他是从哪儿来的信心!难道真应了胸大无脑这四个字么?

  这一次的学校视察闹出了这么一个恶心人的事情,自然就不会和原本设计好的流程一样了。

  张文定没有让人叫县教育局局长麻长风赶到雾淞中学来,而是要求雾淞镇和雾淞中学给他一个说明。

  说明这个词真的很不错,比检讨要好听,也比材料要隐晦。

  这些人都知道了,张文定这是真的恨上教育局了。

  不过,麻长风能够在教育局一把手的位置上坐稳,那也不是简单人物,在县里的靠山可不简单,张文定一个初来的专职副,真能够奈何得了麻长风?

  打狗还要看主人,麻长风这条色狗本身腰板确实不硬,但主子硬啊!

  ……

  还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