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五章 云丫头疯了

  当然了,如果他坚持,陈娟肯定会收——跟在领导身边的人,知道领导心里是怎么想的。

  虽然说到这里来是采摘草莓的,可也不仅仅只是采摘草莓。至少,除了摘草莓之外,吃一顿饭,这个是必须的。

  陈家人为了这顿中午饭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准备了两样野味,是真正的野味,村里人在山上放的夹子夹住的野货,不是那种家养的。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还虚伪地讲什么野生动物保护之类的话,也没有说让陈家人费心了,而是说还是要到乡下才有口福,这话说得陈家人都眉开眼笑了。

  众人一起先喝了一杯酒之后,武云就对张文定道:“你少喝点吧,呆会儿我跟你们一起去县里,你开车。”

  张文定笑着道:“陈主任和小刘都会开车,没事。”

  刘浩刚才只喝了一杯酒,闻言赶紧放下酒杯,倒扣在了桌子,道:“武老师你放心吧,呆会儿我开你的车,你和张书记只管敞开了喝。陈主任家里自己酿的果酒,外面可买不到呀。”

  其实他应该在张文定说话前就接话的,可是他不知道武云是不是那种不许不熟悉的人碰她车的人,所以等到张文定表态了才说。

  武云笑着道:“你们也别太惯着他了……唉,算了,今天就让他喝点吧。陈主任,家里这个酒还有吧?走的时候给我打几斤。”

  张文定听得相当无语,这丫头哪儿有一丁点做小三的样子,不清楚的人,还以为她是他老婆呢。

  唉,有这么一个侄女,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吃过中午饭,几人便告辞了。只不过没有直接回县城,而是去了一趟武云支教的那个山村,武云要把草莓给孩子们送去,时间放长了怕坏掉。

  今天是星期六,孩子们没有上课都在家里,她送到了村支书家里,由村支书代她分给孩子们。

  武云在这儿支教的这段时间,可是很得村民们的喜爱的,村干部对她也特别客气,这个小小的要求,村支书当然不可能拒绝了。

  张文定就坐在车里,他这次是以私人身份下来玩的,可不想显露身份搞得新奉镇鸡飞狗跳。

  回县城的时候,刘浩开着武云那车轮大得离谱的皮卡车,皮卡车里就刘浩一个人。武云则坐进了张文定的车里,和张文定坐在后排,陈娟只能坐在副驾驶位了。

  在路上的时候,武云又请侯美娟帮忙特色一个保姆,买房子之后张文定住过去,就没有服务员可用了,总不能他自己做饭洗衣吧?

  这个理由是相当正当的,可这个话由武云嘴里说出来,感觉就特别暧昧了。

  陈娟坐在前排感觉很是别扭,都有点后悔呆在这个车里了,早知道坐在后面那台皮卡车里多好。

  还好,武云虽然在假装小三,但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她需要的只是表现出来那一种感觉,而不需要真正地和张文定太过亲热。毕竟,她不是张文定的女人,而是武玲的侄女,和张文定搞得太亲热的话,哪怕没有假戏真做,也是相当不自在的。

  对于找保姆这种事情,陈娟是满口答应。

  反正她是打定主意了,不管武云提什么要求,他都先答应下来,至于最后要不要按武云说的去办,那还得请示张文定才行。

  她是想紧跟张文定的,可不是武云的下属。

  张文定目前是住在县委的宾馆里,其实陈娟向张文定汇报过,如果他不想住宾馆的话,办公室也可以为他安排一套房子,当然是租别人的房子住,不可能为他买一套。

  他觉得租房子搞来搞去麻烦,就住宾馆了,反正他一个人过来的,没有带家属,租个房子也不方便。

  住在宾馆的话,上下班方便,吃饭也方便,还有服务员洗衣服整理房间,比租个房子一个人住着要舒服得多。

  陈娟把张文定和武云送到宾馆之后就没再跟着去房间了,就连刘浩也很有眼色地躲了起来,不过并没有躲远,而是还要在这儿等上半个小时,确定张文定没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他的了,他才会回家。

  武云一进房间,就夸张地伸长脖子使劲嗅了几下,一本正经道:“这房间里经常有女人进来。”

  张文定没好气地说:“现在不就有个女人进来了?”

  武云站定身子,扭头看着他,道:“老实交待,到燃翼之后有没有找女同志深入探讨工作?”

  这丫头可是比以前心性跳脱了不少啊!张文定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两下,道:“你还真装上瘾了啊!”

  武云道:“不要避实就虚,老实交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张文定懒得接她这个话了,指了指沙发,道:“坐吧,我洗几颗草莓去,醒醒酒。”

  “你还没我喝得多呢。”武云没急着坐,就看着他洗草莓,继续道,“你真没找个小情人?”

  张文定心想你的酒量本来就比我大啊,嘴里却回答得相当有力度:“你要相信我的党性。”

  武云眨眨眼,没有反驳他这个话,却是一脸求知欲地问道:“那你这么长时间怎么解决的?小姑又没跟你一起来……”

  张文定刚洗好的草莓差点因为她这话手一抖而洒到地上了。他牙齿咬了几咬,没理他这个问题,板着脸走了。

  武云跟着他走过来,然后就一直盯着他不停地看,连草莓都不吃。

  张文定被她这么盯着看得相当不自在,连着吃了两个草莓之后,终于忍不住了,瞪了她一眼,道:“你今天到底发什么神经啊?以前你没这么神经没这么疯的呀!”

  武云突然笑了,笑得风情万种:“哎,张文定,我问你啊。这个,现在,你好歹也勉强算得上是县里的主要领导了,这个,没有小情人,难道你天天自己解决的?”

  这个问题的威力比上一个更大,好在张文定嘴里没有草莓了,要不然会不会被草莓噎死恐怕都说不准。

  武云看他那样子似乎想动手,便又道:“别动手啊,你打不过我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