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二章 打击

  吴忠诚直接就不接张文定那个话,而是要先定人选。

  这个会,是吴忠诚话事的地方,可不能让张文定掌握了主动。吴忠诚的强势,就表现在这里——你张文定想对梅胜言开炮,可我吴某人能够让你的炮哑火。

  统战部周志忠一直关注着事态的进展,他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上次常委会他就高调的得罪了吴忠诚,倒向了张文定这一边,如果自己再不发表点言论,恐怕刚刚递给张文定的橄榄枝就白费了。

  虽然自己年龄大了点,平时沉默了点,但这关键时刻,自己那可是要高调一下的。

  有时候,不善于言表的人,心里不一定不明白。

  吴忠诚此时的注意力其实也放在了周志忠身上,他倒是不怕这个老家伙再提出反对意见,而是想看看他的表现。

  周志忠的表现跟上次一样,话里话外向着张文定:“我觉得张书记说的有道理。组织上提拔干部,程序如果出了问题,那么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呐!”

  擦,这老伙计也疯了么?

  周志忠这话一出,众人再也憋不住了,就连这个老好人都明确的表了态,跟吴忠诚干上了!

  上次还可以说完全是出于工作考虑,可是这一次开会,周志忠还是向着张文定,那只有一个解释——周志忠对吴忠诚极度不满了。

  看来,这燃翼貌似极有可能要翻天呀。

  姜富强看了看张文定,又看了看吴忠诚,这两个人的眼里各有各的色调。

  张文定的眼睛是透亮的,亮的有些刺眼,虽然面无表情,但这个年轻人的震慑力全部都刻画在了他的眼睛里;吴忠诚的眼睛则是平淡无波,看不出是愤怒还是压抑。

  这时候,姜富强倒是不急着说话了。

  他要等一等,再等一等。

  听完周志忠这个话,吴忠诚眼中的神色未变,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环视四周,不紧不慢地说道:“好,今天气氛很热烈嘛。大家有不同意见尽管提,常委会嘛,本来就是讨论的,大家尽管畅所欲言,民主集中嘛。组织程序也好,任命干部也罢,大家今天的目的,都是为了挑出一个称职合格的教育局长。”

  前面几句,吴忠诚只是说了套话,后面这一句才是重点内容——老子不管什么组织程序不程序,今天必须挑出一个称职合格的教育局一把手。

  至于什么是称职什么是合格,标准由他吴忠诚一个人说了算!

  张文定心中冷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打算。

  吴忠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今天就定下来,那我张某人偏偏不让你定下来,我倒要看看,我撕不撕得动这个口子!

  姜富强依旧沉默是金,仿佛不打算说话似的,跟上一次开会的表现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这种情况下,别的常委似乎谁都不想多一句嘴,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你所说出的话,那就暗示着你站队的方向。

  张文定没来燃翼之前,这种队伍是没得选的,吴忠诚身为一把手,作为一言九鼎的大班长,压得姜富强连头都抬不起来,别的人自然不敢冒头。

  这样的情况下,众人虽然不敢反对吴忠诚,可实际上,对吴忠诚还是极为不满的——谁愿意摊上这么一位班长呢?

  不是不想反对,而是没人愿意出头反对啊!

  直到张文定来了之后,确切地说,应该是张文定在那次常委会上异军突起之后,这个班子,这支队伍,就有一些与往常不同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明显的,原本标准的一排队伍,现在变成了两排,就连县长姜富强都明确出列,统战部长周志忠也是紧跟其后。

  这样的情况下,不说马上就可以引得别的人跟过来,但至少,让他们心中对吴忠诚的不满更大了一些,多少会有点蠢蠢欲动,说不定就把吴忠诚一手遮天的局面给打破了呢?

  基于这种心理,他们也不急着出头给吴忠诚当枪了。

  这时候,与其多嘴,不如静观其变。

  官场嘛,不就是多听多看少说么?

  乱世出英雄,这句话一点不假。

  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想法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时候,却偏偏有人还真的出来当英雄了,周志忠这么给力,着实给了张文定心里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周志忠上次已经和吴忠诚公开闹翻了,这次纵然不站在姜富强和张文定这边,吴忠诚也不会领他的情。

  这么明显的事情,周志忠不可能看不透的。

  当然了,看得透不一定有胆子付诸行动。

  然而,有些人,胆子有时候会真的很大。

  燃翼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是土生土长的燃翼人,名叫高德贵。

  按说,纪委一把手和组织一号一样,本地人出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高德贵就是以本地人的身份出任了纪委一把手。毕竟,纪检监察工作,是个得罪人的事情,由外地人来办,才没有那么多的人情要讲,本地人的话,有太多羁绊。

  可是,偏偏高德贵就是以本地人的身份,占了这个职位。

  由此也可以看出,高德贵还是有其过人之处的。

  以往的常委会上,只要不是涉及到纪检监察方面的工作,高德贵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不怎么发表意见的。

  这一次,就在大家都以为高德贵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的时候,高德贵却说话了:“我讲两句吧。刚才吴书记也说过了,民主集中嘛,那我也响应一下班长的号召。”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顿。

  吴忠诚说民主集中的时候,谁都听得出来他的重点在于集中二字,现在高德贵重提他那个话,似乎就有支持他的意思了。

  虽然话不明显,但倾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吴忠诚的脸上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这个高德贵,平时虽然不怎么靠近他,但也没有挑战过他的权威,今天看样子还是个识大体顾大局的好同志。

  然而,吴忠诚还没松气两秒钟,高德贵就给了他一个打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