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三章 耳光

  高德贵不说则已,一说就是火药味十足的长篇大论:“我是搞纪检的,管的是干部的纪律问题,不管干部的提拔。但组织上提拔干部,我们也有责任搞清楚被提拔的干部有没有问题,如果提拔了一个有问题的干部,那就是我们常委会、是县委的失职了……当然了,我并不是说今天这三位干部都有问题,我只是要强调一点,上常委会讨论之前,对于拟提拔的干部,我们纪委也有一个程序要过吧?提拔干部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关系到县委的公正性,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实际利益,任何一个程序都不能忽视呀。这才是对组织、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当然了,我并不是说胜言部长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仅仅只是发表一下我个人的意见,就事论事,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再好好讨论一下。”

  高德贵这个话说得确实相当在理。

  一般来讲,大家都觉得,干部提拔的时候,纪委的作用只体现在常委会讨论通过之后,拟任干部的公示期的时候,那时候如果有人举报拟任干部,纪委的查证否决权就体现出来了。

  但是,有一个大家都习惯性忽略了的东西。

  那就是,在县委酝酿提拔干部之后,组织部部务会讨论之前,组织部应该就拟上部务会讨论的人选和纪委沟通一下,确保拟上部务会讨论的同志中,在现阶段是没有被纪委准备调查或者正在调查的。

  要不然的话,部务会讨论通过了准备提拔的同志,却是纪委准备要立案调查的,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这么一个环节,不计较的时候,真的没有什么,忽略了也就忽略了。可要有人较真,那还真的显得挺重要了。

  说完了?说完了!

  吴忠诚脑子里只觉得嗡嗡直响,这是怎么回事?你啥意思?这不明摆着跟我对着干么?高德贵,你特么的反了天了!

  高德贵你个狗日的,老子没把你孩子扔井里吧?

  好,既然你高德贵不给我面子,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别以为张文定这小子龟毛翘了翘,你就觉得起大风了。

  哼!老子你会明白,燃翼是谁的地盘!

  不,我吴某人以前就已经让你们明白了燃翼是谁的燃翼,今后你们会更加明白,燃翼到底是谁的燃翼!

  然而,吴忠诚气归气,可一时之间,还真拿高德贵没什么办法。

  不得不说,高德贵这个人说话还是非常有水平的,他说话就像是打炮弹,一句话炮筒子能转好几圈。

  当然,这要得益于他丰富的官场阅历。

  高德贵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只是一个村干部,还没进公务员队伍,但他念过高中,有文化,就被乡里看上了。

  那时候,进体制内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儿,不需要考试的。

  以前有过一句话,能把村干部当好的,就能把总理当好。

  虽然这句话有些夸大了,但也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

  高德贵就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农村工作做得相当到位,不管是收提留还是收公粮,每年都是第一个完成任务。

  后来,高德镇直接成了老家荷花乡的组织委员,组织委员干了几年,被提拔为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再后来,他被调到县水利局也就是现在的县水务局当一把手,又干了几年,就被提拔成了县府的副职,分管工业。

  上次调整的时候,变成了县委常委、纪委一把手了,这一路下来,那可是一帆风顺又根基扎实,工作经验积累了不少,斗争经验同样积累了不少啊。

  高德贵的这番话张文定听在耳朵里,乐在心里,看来燃翼县果然出人才啊。高德贵这个人他有过了解,虽然跟大多数人一样,他也有后台,那就是市纪委一把手米长才。

  当然,他的这个后台也没给他带来多么大的直接利益,高德贵的成功主要还是靠他自己的拼搏,可见这个人有多么的不简单。

  同时,张文定也听说了姜富强跟米长才关系不错,所以高德贵跟姜富强就产生了一丝丝的奇妙的联系。

  当初张文定也想拉拢一下高德贵,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倒好,他竟然主动的给自己伸出了橄榄枝,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这时候,按理说张文定应该要马上支持高德贵,但突然间,张文定却不想说话了,他算是明白了姜富强先前不说话的举动了。

  这种时候,使劲说话不一定就能占住理,还是要再观察观察,才更能够抓住对手的漏洞。

  他还要看看,看看还有没有人站出来挑战吴忠诚,也还要想看看吴忠诚怎么说。就算吴忠诚不说话,其他但凡有个说话的,他就能很清晰的猜到这场战争的胜负了。

  这局面如同下棋,自己这方落了子,总得等对方出一手吧。

  梅胜言这时候就苦不堪言了,满嘴仿佛被高德贵塞了鸡毛,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高德贵你狗日的明着说不是我梅某人工作不到位,但你特么的都快指着鼻子骂我了,还装作一副绿茶婊的样子,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纪委一把手了不起么,你照样不敢动我一根毫毛,草!

  梅胜言用鼻子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了压心中的怒火,嘴巴一翘道:“高书记的指示我记下了,组织部提名的这三个人还需要你那里考察考察,毕竟党纪国法是我们党员干部心中的红线。”

  这话说得有点飘浮不定,意思就由着别人去想了。

  高德贵再明白不过了,梅胜言有怨气。

  不过,高德贵既然连吴忠诚都直接得罪了,倒也不在乎梅胜言那么点怨气了。

  他还被梅胜言气过不少回呢。

  当然,梅胜言这个话,高德贵还是要接的。

  他微微一笑,看着梅胜言说道:“梅部长说的是,教育局出了个麻长风,搞得乌烟瘴气,我们纪委也有责任。”

  高德贵这话也比较飘浮不定,由着别人想吧。

  在座的常委们不用脑子都想得明白这话的意思。

  高德贵这是检讨么?当然不是,这分明就是打了梅胜言一个耳光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