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六章 境界

  尼玛,武云你怎么说也大家族出身,一省之长的千金,居然跑到这山旮旯里来支教,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武云和张文定是什么关系,徐莹是知道的。

  在随江的时候,徐莹就觉得武云似乎有点替武玲监视张文定的味道,现在又遇到武云,她难免又生了这种感觉。

  当然,她也明白,这种感觉,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武云如果要监视张文定的话,没必要跑到山里支教,呆在县城才是合适的。

  只是,尽管理智上明白这个道理,可在感情上,徐莹还是止不住的涌出这种不应该有的感觉。

  岳文豪、吴忠诚等人自然不知道徐莹此时的苦恼,他们没想到这个女大学生居然和徐莹以及张文定都认识。

  见到徐莹和武云两个人这么熟,岳文豪就道:“徐书记和武老师认识?哎呀,这可真是有缘呀。”

  张文定怕徐莹说漏了嘴,赶紧看了她一眼。

  徐莹明白了,张文定这是不想让人知道他跟武云的关系了。

  仔细一想,也在理,毕竟这个武云是省府一号的闺女,要是县里和镇上知道了,恐怕武云在这儿也就呆不下去了——烦都要被地方上的主官们烦死去啊!

  想着这些,徐莹就笑着回答道:“呵呵,是呀,老熟人了。”

  徐莹不肯多说详情,岳文豪也没法多问。

  现在在燃翼县,只有姜富强和张文定知道武云是武贤齐的女儿,这还是当初张文定想联合姜富强整顿教育系统的时候,让武云和姜富强通了个电话,姜富强才知道的。

  剩余的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武云的底细,顶多也就是县委办副主任陈娟知道武云是张文定的侄女,但具体是什么侄女,她也没深入研究过,甚至还自作聪明地认为武云是张文定的在外面养的人呢。

  至于望柏市里有没有人知道武云在这儿支教,张文定就不清楚了。

  ……

  打完招呼,徐莹参观了学校,又问了问武云学校的一些情况,同时嘱咐随行的人,一定要把山区的教育事业搞上去,加大投入力度,改善硬件设施,这样才能吸引城里的大学生来支教,才能改变山区贫穷落后的面貌,吴忠诚等人连连点头称是。

  当着武云的面,徐莹表示,一定会敦促学校部和各大学联系,把大学生志愿支教的工作做得更好,而团省委会也对村里支援。

  武云对徐莹不热情,也不生冷,平淡地跟徐莹说这说那,眼睛里却一直关注张文定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对他跟徐莹的眼神和对话。

  当然,这种关注,也不可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虽然武云没发现什么破绽,但直到徐莹离开,她还是觉得这事不正常,徐莹那么多地方不去调研,偏偏跑到燃翼来了,要说这里面没有张文定的因素,打死武云都不相信。

  回去的路上,徐莹和张文定谈到了武云,也谈到了山区的教育问题。

  对这个问题,两人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谈一谈,没有说得太深。

  毕竟,两个人都不是管这方面工作的。而且,现在这种时候,或许,沉默才是两个即将分开的人彼此表达感情最好的方式。

  一行人回到县城太阳还没有落山,徐莹却要去望柏市里,并且不要张文定送她到市里。

  张文定知道这种事没法改变,况且吴忠诚也没有多么强留的意思,他也只好依依不舍的跟徐莹道别。

  虽然这两天跟徐莹有了一次见面,而且还温存了一番,但对于张文定来说时间还是太短了。

  他不是缺女人,只是舍不得徐莹,只是想多陪陪她。

  徐莹也不舍,但身不由己,况且自己还带着几个人,不舍也要舍,还要舍得悄无声息,大方得体。而且她也知道,像现在这样隔了很长时间才相聚一次的做法,才是最好的。

  时间与距离可能会让感情变淡,但也有可能会让感觉更新鲜。

  她明白这一点,也不想像寻常女人那样死缠烂打。她已经青春不再,也会渐来渐老,终有一天,也许二人会分开,但她希望,分开之后,每一次回忆,都只有对方的美好,而不要有怨言。

  跟张文定分别后,徐莹心里有淡淡的感伤,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就算有机会见面,两个人还能再像今天这样轻松愉快么?

  车渐行渐远,徐莹心里有说不出的惆怅,她真想改变这一切。

  可是,好难。

  ……

  张文定没有惆怅,至少这时候没心思去惆怅,因为他正在接受武云的电话质问:“张文定你给我说清楚,徐莹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张文定知道武云肯定会打电话问情况,只是没想到她的电话来得这么快。

  “她是省里的领导,要到这儿来视察工作,我还能不准她来呀?丫头,你现在修为越来越高,怎么这心性貌似还掉了境界了?”张文定回答得毫无负担,反正武云现在又没在他面前,他说话越随意,越显得他跟徐莹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峰高方显谷深,一山自有一景。”伍云随口来了一句,然后果断压下了电话。

  她对他这个话挑不出来什么毛病,虽然还是怀疑他和徐莹之间的关系,却也知道就这么几句话,是不可能当证据用的。

  她打电话过来本来就只是发泄一下情绪,又不是非得要和张文定说出个二五八万来。

  张文定拿着手机,琢磨着伍云这个话,突然就有了一种感悟。

  毕竟,他和武云的一身修为都是同出一门,虽说武云比他更火爆,但现在武云在山里教小孩子读书,这也是在修心养性,将一身强悍的武道修为化为自然之功,整个人更加亲近自然了,心性怎么可能会跌落境界?

  若是她的心性跌落了境界,又怎么可能提高得了修为?

  道家有言: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

  这里讲的命,是指命功,就是人的身体,也可以引申到丹功、修为;而这里讲的性呢,是性功,就是指的意识、思想,也可以引申到心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