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七章 这丫头

  其实这个修行,并不仅仅只是指和尚道士们打坐练功,还包含了世事万物。

  修行的意思是什么?很简单,就是修正于己身行止。

  从广义上来讲,人们读书、工作、结婚、交朋友、业余爱好等等,都是在修行。

  张文定当官,同样也是一种修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公门之中好修行啊!

  蓦然回首,张文定发现,自己的心性已经提高了不少。

  虽然有时候看着好像比以前还不如,但那只是一种错觉,就像伍云刚才所说的那样,峰高方显谷深,一山自有一景。不是心性降低了,而是所处的位置高了,才会有心性降低了的错觉。

  高原上的雪山,那些山谷的海拔肯定比平原上的要高,可站在雪山山顶往下看,却觉得那山谷太深,比在平原的山顶往下看山谷要深得多。

  道理就是如此啊。

  跟以往的经历一比,他突然发现,他真的成熟了,也成长了。现在在燃翼这个状况,看似头痛,可却是他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干得最成功的工作了。

  以往他干出了很多耀眼的工作成绩,跟许多人斗。现在他同样是跟人斗,但却并没有什么耀眼的工作成绩。

  这个对比,猛一看,似乎现在比以前大有不如,但仔细一想,却是现在的境界高了许多。

  以前他纯粹是为了斗争而斗争,并且动用了各种手段,甚至不惜直接动武;现在,他是为了工作而斗争,搞下教育局长是为了县里的教育事业更好,他动力的也只是自己的力量,哪怕寻求合作,也没有找上级领导的关系,更多的只动用自己的智慧,把握住几个好机会,利用体制的规则行事。

  这个境界和手段,孰高孰下,一眼便知。

  想通了这些,他顿时心胸开阔不少,觉得以后的路很是好走,仿佛随时随地都有机会有办法把工作干好。

  他不由得感慨,果然是一法通万法通,没想到自己到燃翼后长久的压抑,却因为武云这个电话而开解。

  当官也是一场修行,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啊!

  心性一提高,当然就明白一山自有一景的意境了。前路多崎岖,且等闲视之,无非遇事做事而已!

  文武之道,一张一驰。

  在这个圈子本身看不透的问题,别人一句话,或许就是一道灵光啊!

  这时候,张文定是真想谢谢武云,让他提高了心性境界。心性境界一提高,看待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了,不管是工作还是斗争,都会更加得心应手。

  ……

  徐莹从燃翼走后的第二天,张文定正坐在办公室若有若无的想着昨天的事,武云给他打了个电话。

  “明天有时间么?陪我出去走走,散散心。”武云跟张文定说话,从来就不遮不掩,非常直接,电话刚接通,武云就用半命令的口气质问他道。

  张文定郁闷不已,这丫头是越来越没谱了,自己虽然只是个县委副处级,但起码也算手握重权了,让这丫头呼来换去的算个什么事?

  再说了,武云比自己还小一辈,理应叫姑父的,就算不叫姑父,好歹也是个师兄吧,现在居然连个称呼都没有了。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不过,张文定郁闷归郁闷,却也不至于会因为这点事情跟武云生气。

  毕竟,他也习惯了跟武云这么对话,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乐意的情绪,笑呵呵地答道:“你还有烦心的时候?”

  武云冷哼一声,道:“少废话,去不去?不去我找别人陪我去。”

  张文定哈哈一笑,道:“昨天见你不是挺好的么?好好教你的学生,说不定哪天在你那里飞出个人才来,你就是山沟沟里的名人。”

  武云才没兴趣跟张文定胡扯,昨天见到徐莹,她就很不爽。

  小姑现在当贤妻良母带孩子,他张文定倒好,身边总是莺莺燕燕的。小姑也真是,也不说来视察一下他的个人生活,怎么就这么相信他?

  “有时间还是没时间?我就再问你这一次。”武云心里不爽,话说得就有点不耐烦了。

  张文定收住笑,心里开始盘算武云这所谓的散心到底是咋回事,昨天才觉得她的心性境界是越来越高了,却不料今天她就心烦了。

  当然了,他也知道,心性再高的人,遇到心烦的事儿了,该烦还得烦。

  “去哪里?”张文定跟武云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好的,感觉到她是真的心烦了,自然要陪陪他了。

  虽说当领导的没周末,可处于他这个位置,想要抽出时间来,还是很方便抽的。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明天回来。”说完,武云挂断了电话。

  张文定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心性提高了,可做事也是越来越随性了。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简单吃了口饭,便来到楼下等着武云,没有打拳,却站了会儿桩。

  武云来得挺快,八点不到,红色的福特皮卡车就进入了张文定的视线。

  其实武云昨天并不是发神经,她心烦的主要原因是昨天下午一个学生调皮捣蛋,把同学给打了。

  按说两个小朋友打架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但被打的学生家长找到了学校,劈头盖脸对武云就是一阵思想教育。

  武云从小哪受过这样的气,而且她还不能跟学生家长顶嘴,倒不是怕,不管是从哪方面讲,她都不会怕别人,而是犯不着。

  她体会到了山里人的淳朴,也明白有些道理,在山里是行不通的。

  修心养性提升境界,可不代表喜欢受气。

  所以,她就想和张文定聊聊天。

  今天早上她心情倒是不错,车停得离张文定不算近,她远远的就冲着他喊:“喂!张文定,走了。”

  张文定冲她摆了摆手,他真是服了,武云这么大张旗鼓地呼唤自己的大名,难道是怕小区的人不认识自己?

  虽然自己来燃翼时间不长,但好歹也是县里实权派的第三位了,普通人可能不关注这个,但只要稍微关注点县领导的人,都会知道自己的名字的,武玲要是这么叫自己,也就算了,可一个小丫头片子,大庭广众之下喊自己的名字,这真是没法说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