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一章 逼到绝境

  固然这让他觉得自己跟吴忠诚有点狼狈为奸的意思,但凭着《大江日报》的一贯作风,这样的稿子发表在上面,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题材了。

  当然了,不仅仅只是转发,按《大江日报》一惯的尿性,肯定会修改一下,突出些东西的,这样才能够引起关注。

  ……

  事情完全按照吴忠诚的思路往前发展。

  三天后,《大江日报》第四版刊登了一篇文章,写的就是武云,地点和姓名都写得清清楚楚。

  跟石盘这边党报不同的是,《大江日报》的报道通篇都是在赞扬武云,而且用的不是女大学生这个名头,而是某知名企业美女高管。

  报道还特别指出,武云舍下了高昂的年薪,来到了穷山村给孩子们教书,不仅没有一分钱的工资,就连孩子们的课外读物都是武云自己掏的钱。

  报道还引用了当地村民的话,说在政府不投入一分钱的情况下,武云靠着自己无私的投入,让孩子们享受到了在县城都享受不到的教育。

  《大江日报》的这篇报到一见报,在石盘省市县三级掀起了轩然大波。

  看过石盘省报和望柏市报的人都清楚,石盘两级报纸的侧重点都是强调省市县三级对农村基础教育的大力投入和支持,而江北日报却说武云支教完全是靠着她自己美好的品德,根本就没有得到石盘省任何一级官方的支持。

  凭着《大江日报》的影响力,大部分的人还是信服这篇报道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张文定被人提醒他找个大江日报看看的时候,他都没来得及让别人传真,直接上网就看了起来——《大江日报》的主要销售地区还是一二线城市,像望柏这种地方,市里买得到,但不多,燃翼县里就没有了。

  这一看,张文定就看出了里面的门道。

  石盘省市两级报纸所报道的内容,其根本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孤立,让人觉得自己太出风头,不把领导放在眼里,然后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就是赞美省、市、县三级对教育、特别是农村教育事业的重视。而《大江日报》的这篇报道对自己的打击却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武云来燃翼支教,那是没有经过组织程序的,只是她个人的事情,而且她也不是大学生,跟团省委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石盘省市两级报道已经让团省委和燃翼县在支教工作上大放光彩,可江北日报却道出了实情。

  用一个没有经过组织程序私自下来的志愿者来给燃翼县的支教事业撑门面,那是严重欺骗组织的行为,而欺骗组织这顶帽子表面上是扣到了燃翼县的头上,其实就是扣到了张文定的头上。

  石盘省市两级报道都说明了武云和自己的关系密切,这就等于自己通过私人关系,把武云搞到燃翼来支教,然后通过武云让燃翼的支教工作发光溢彩,从而把成绩都冠在自己的头上。

  想通了这个,张文定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理论上来讲,欺骗组织是一个不轻的罪过,上头要是认真起来,自己肯定会受到处分,弄不好自己这个专职副的职位也就摇摇欲坠了。

  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名声,这名声要是毁了,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刘爱琼看到《大江日报》的文章后,对吴忠诚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恨不得马上就去找吴忠诚好好拍拍马屁。

  当然,拍马屁之后,也是要干点别的。

  大姨妈刚走,刘爱琼便使出浑身解数,把吴忠诚好好伺候了一次。

  一场友谊赛过后,吴忠诚满意地看着刘爱琼。

  这几天他的心情是不错的,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错,当初自己的担忧不但没有出现,反而让张文定每日愁眉苦脸。此时此刻,他的快乐就已经完全建立在了张文定的痛苦之上的,他倒要看看,这个张文定,还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领导,你看看姓张的这两天那张脸,哈哈,看着心里就痛快。”刘爱琼口无遮拦地向吴忠诚邀功,虽然这话说的有些含蓄,但吴忠诚能听得出来。

  吴忠诚眯了一下眼,摸了摸刘爱琼因为涂抹太多化妆品的脸,笑道:“爱琼啊,这事我记你一功,咱就等着看张文定的好戏吧,哈哈!”

  刘爱琼心情大好,把脸往吴忠诚怀里凑了凑,笑道:“功我要不要无所谓,只要领导心里惦记着我就够了。”

  ……

  《大江日报》这件事很快传遍了燃翼县官场的每个角落,很多人为张文定捏了一把汗,但更多的人则是隔岸观火,看起了热闹。

  姜富强这两天不知道在忙啥,反正不怎么跟张文定照面。

  他不想多事,这种政治错误,他可不想沾上什么光。

  万一他张文定这次办不利索,到最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时候,自己就成了坛子里的豆芽菜,屈死了。

  县里的其他常委们也不想淌这浑水,统战部周志忠和纪委高德贵虽然跟张文定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但他们不傻,这种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还是躲的越远越好。

  这不是开常委会讨论人事问题,这种事情谁惹的还需谁亲自去解决为好。

  贸然沾上了,等到省里市里的怒火一下来,谁受得了?

  张文定虽然没有愁眉苦脸,但也兴高采烈不起来。

  摊上这种事,谁心里不窝火?

  现在是在望柏,不是在随江。

  在随江他惹了事,还有随江木槿花给他兜着,在望柏,市领导里面,他也就跟市府一把曹子华比较熟悉一点,但还谈不上靠上了曹子华的线,曹子华又怎么可能会护着他?

  张文定所承担的压力,陈娟是看在眼里的。她心里不是滋味,但她的能力太小,级别太低,也只有干着急的份,想帮也帮不上忙,也只好默默的为张文定服务着,生怕哪个地方再让他不顺心。

  ……

  一时之间,这件事几乎把张文定逼上了绝境。

  他应对媒体应该说是有些经验的,但那些经验都不是很靠谱。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那么厌恶媒体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