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七章 帽子

  这个张文定平日里不会没礼貌到推门就进的,这次竟然一反常态,连门都不敲,而且还板着一张脸,来者不善呐。

  “文定来了,坐!”吴忠诚自然明白张文定是为何而来。

  他不但没有表现出因为张文定没敲门而引起的不爽,反而一脸灿烂的微笑,甚至还站了起来,指了指沙发,对张文定说道。

  胜利者,总是喜欢用谦和来表现自己的气量和风度。

  文定这个叫法,吴忠诚已经很少用到。

  他现在叫张文定都叫张书记或者文定同志,而这一次,张文定没礼貌的推门而进,他竟然毫不见外地直接称呼了文定。

  这是吴忠诚的心理战术,也是他最擅长,最拿手的手段。

  有些领导在人面前表现的脸皮都非常厚,就算你当着多数人的面指着他的鼻子骂娘,他也不会当场跟你翻脸,而是笑呵呵的听你骂完,然后很有风度的离开。

  至于离开之后会怎么样,那谁知道?

  当面锣对面鼓地干硬仗,那叫莽夫,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笑里藏刀暗箭伤人才叫策略,才能体现出智商和情商上的优越感。

  这其实就是玩阴的,你明面上跟他的对抗是有限的,他背后可以出的阴招却是无限的。

  张文定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不该推门就进的。

  他知道,虽然吴忠诚现在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但他表面上却不会让你看出来的,自己磨砺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是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真是不应该。

  不就是一个赖国庆被吴忠诚给支到乡镇去了吗?这么点事,自己就沉不住气了,那遇到更大的事情了,还不得跟以前一样动拳头打架?

  看来自己这段时间有点得意忘形了,稍一不顺,就动了情绪,还要继续修行啊。

  张文定没有直接坐到沙发上,而是顺手把门关了,然后一脸平静地问吴忠诚道:“班长,没打扰你工作吧。”

  张文定也不至于傻到当场就跟吴忠诚干一仗,所以还是先客气了一句,虽然这句话是明摆着的废话。

  反正打扰我也来了,不打扰我也来了,今天我就是来跟你谈谈的。

  吴忠诚从张文定关门的这个动作上就看出了门道。这个张文定既是带着怒火来的,但也不见得就没有准备。

  要不然的话,他不会突然间表现得这么镇定。

  这个年轻的副手,不简单呐。

  吴忠诚知道张文定是为了赖国庆的事情来的,但既然我吴某人敢这么做,那肯定是有说法的,就算你张文定说破大天去,在道理上也是说不过我的。

  “呵呵,怎么会打扰呢,难得跟你交流一下工作,其他的事都推后,哈哈。”吴忠诚笑着走到了沙发前,自己先坐下了。

  张文定没接这个话,也坐了下来。

  二人刚坐定,马飞就敲门进来,端着一杯水放到了张文定面前,然后又往吴忠诚放在办公桌上的杯子里添了些水,再将杯子放到了茶几上。

  等马飞出去后,两人有过差不多半分钟的沉默。

  这半分钟,也不是单纯地沉默,而是都在跟自己的水作着深刻的思想交流。到了他们这个位置,纵然是沉默,一般也不会出现什么生硬的尴尬场面。

  张文定此时的心情已经趋于平静。

  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组织部的这个任命文件已经下了,无论如何也收不回去了,也就是说赖国庆的命运已经成了定局,自己就算是今天把吴忠诚砍了,赖国庆也不可能再回到农业局当副职。

  今天,张文定来跟吴忠诚谈,最多也就是表明一个态度,无非就是要让他吴忠诚知道,我张文定并不是软脚虾,既然你没把我放在眼里,那么我就要让你明白,我不但不是软蛋,你怎么捏我的,我就有可能怎么还回来。

  当然了,如果能够达成一些共识,你好我好大家好,也不是不可能。

  一切,就看谈得怎么样了。

  为官之道,就是不停的试探与进攻嘛。当然,也包括妥协。

  脑子里转了又转,张文定终于把面前的茶杯往前推了推,然后挺直了腰,一本正经地对吴忠诚道:“班长,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党外人士培养的事情,也走访了一些群众团体。我发现啊,我们县的党外人士不仅仅搞经济有一套,而且觉悟也普遍较高,很多人都在积极的为县里的统 战工作默默奉献……这是个好现象啊!”

  “嗯。”吴忠诚看着张文定,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表示。

  张文定就继续道:“啊,这个现象,就证明咱们县的统战工作还是做得相当踏实、相当到位的,也证明党外人士对咱们党是充分信任、是充满信心的……历史以来,我们党和党外人士,特别是各民主党派人士都是紧密联系、唇齿相依,在对党外人士、特别是民主党派人士的工作和待遇安排上,一直都是相当慎重的……一方面我们要非常重视,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尊重他们自己的意愿,让我们党和民主党派有一个更良性的互动、更良好的合作……这方面,统战部做得还是很到位的,组织部那边,也要加强呀。”

  张文定开门见山直指问题的核心,这几句话他说的非常有水平,既跟吴仲城汇报了自己近期的工作,阐明了工作的成果,最重要的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着痕迹就扣了一顶大帽子——组织部都没征求过赖国庆的个人意愿就下了这么一个工作调动的文,有不尊重民主党派的嫌疑啊。

  吴忠诚没想到张文定这么直接,虽然前几句废话他懒得听,但最后一句的重点,他是听的真真切切的。

  张文定这是明摆着否定了自己的意思,组织部?嘿嘿,明着是说组织部,暗地里是给老子扣帽子啊!

  哼!官场上的明争暗斗你张文定应该懂,我这个燃翼一哥被你们欺负到了这个份上,反击一下还不行了吗?

  擦,自从你张文定来了之后,动作一个比一个大,燃翼都被你搅混了,我要是再不发威,恐怕我这个一哥也让你给搅和进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