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憋着

  等张文定说完,齐春东又带头鼓了鼓掌,不时看一看刘爱琼,想让她做个总结发言,但直到掌声消失了,刘爱琼还是没说话。

  刘爱琼不傻,这个总结她没法做,也不想做,甚至连暗示齐春东都懒得暗示了。

  齐春东没能得到刘爱琼的暗示,也只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他脸上露出了极不自然的笑容,对张继松道:“张书记的指示非常及时,在党员干部的素质培养和精神文明建设方面,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此,我代表电视台向张书记、刘部长保证,电视台以后一定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决不给组织上丢脸。”

  张文定虽然很不满意刘爱琼把检讨的机会踢给了齐春东,但他能从刘爱琼的脸上看的出来,她的心情是非常不爽的。

  今天这是侧面教育了宣传部,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期望,解了解恨。

  由于这个会一开头就如此的压抑,所以后面的进程也就没什么可圈可点的了,讲话的人小心翼翼照本宣科,鼓掌的人面色沉稳机械拍手。

  各人都在心里想着事情,犹豫着、考虑着以后的工作,是不是要改变一个思路了。

  张文定结束了这次视察,他把刘爱琼整了个大没脸,自己的心情那是极其的舒服,虽然在会上电视台没表态怎么处理这件事,但张文定明白,只要把交通局副职搞下去,就算电视台什么动作都没有,那么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只是,这个事情还有一定的难度,目前已经成功了一半,至于另一半,那就看甄兆明这个家伙懂不懂事了。

  当然了,吴忠诚的意见至关重要。

  但是,既然已经杠上了,那这一次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要把交通局的顾大斌也搞下去。

  ……

  交通局一把手甄兆明很恼火。

  张文定要他往县里打报告,这个报告还真不好打。从内心来讲,他是非常抗拒打报告请求县委调整顾大斌的工作的。

  而且,这个事情,他也不知道怎么跟顾大斌说。

  难不成说,老顾啊,目前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你顾全一下大局,自己打个报告,先休息一段时间……

  擦!这种话要是对着顾大斌一说,甄兆明相信,顾大斌肯定会暴跳如雷!

  幸幸苦苦几十年才熬到个实职副科的位置,就这么糊里糊涂就主动要求调整工作甚至是改非,谁受得了?

  再说了,他顾大斌的年龄,离改非还早得很呢!

  可是,如果交通局迟迟不往县里打报告,张文定那边要是再发难,就没办法应对了啊。

  甄兆明想这个问题想得尿胀。

  他到卫生间撒了泡尿,又用冷水洗了几次脸。他想洗去面前张文定那吃人般摸样的脸,却洗不去心里对张文定那点自己不敢承认的畏惧。

  犹豫再三,甄兆明觉得,还是要再去向吴忠诚汇报一下比较好。这种事情自己做不了主,但只要是吴忠诚不点头,料他张文定也没辙。

  上次从张文定办公室出来,甄兆明就去找了吴忠诚,可惜吴忠诚没在办公室。而之后,他又一个时候鼓不起勇气了。

  这一次很幸运,打电话给吴忠诚的秘书马飞,马飞告诉他,吴老板今天可以安排得出来时间。平时马飞也没少得甄兆明的好处,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

  甄兆明很快便来到了县委,和马飞打了个招呼,马飞进去通报,然后笑着请他进去。

  “老板。”甄兆明一进去,就这么叫了一声,显得很是忠心。

  吴忠诚看到他,露了一丝笑意,道:“兆明啊,坐。”

  甄兆明笑着点了点头,依言坐下。

  甄兆明是吴忠诚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县府陈从水在里面起到了一些作用最用,但县交通局这样油水丰厚的大局,吴忠诚是不会轻易把人事问题交给别人的。

  当年,甄兆明在乡镇干党委一把手的时候,陈从水就力挺他上调当交通局一把手,吴忠诚起先拿不准,觉得甄兆明不懂事,便在中间使了个绊,谁知甄兆明这家伙是红了眼还是拼了命,竟然把小自己二十几岁的小三免费送给了吴忠诚,而且还拿出家里一半的老底给吴忠诚上了个供,他这才得到吴忠诚的信任,如愿以偿当上了县交通局的一把手。

  乡镇的党委一把手和县里各局的一把手是平级,但是在各个穷县里,几乎没乡镇一把手不想进城的——不提拔也行,只要平调到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局就行了。

  然而,不管多穷的县委一哥,都几乎都不愿意平调到市里去做一个行局的一把手,哪怕是交通局这种大局。当然了,警察局和财政局这两个是例外。

  甄兆明为了进城,那可真是下了大本钱的。

  好在,本钱下得大,收获也不小,在交通局长的位子上干一年,顶得上他在乡镇一把手的位子上干一届了。

  甄兆明做人也比较厚道,入主交通局以后,他把几个道路扩建的工程给了吴忠诚的一个亲戚去做,这又让吴忠诚赚个盆满钵满。慢慢的,吴忠诚便把甄兆明当成了自己的亲信,而甄兆明也不枉吴忠诚的一手提拔,把县里的交通事业管理的有条不紊,各种罚款、收费每年都居望柏市第一。

  虽然基础设施建得不如其他县市区,但吴忠诚只要满意了,就算你政绩再差,那也是优秀的。

  县财政的收入高了,领导很高兴,但他个人的钱包鼓了,那会更高兴。

  所以,甄兆明和吴忠诚的关系很微妙。

  有些大事情,甄兆明敢越过陈从水直接来找吴忠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而陈从水虽然是吴忠诚的人,又是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可甄兆明把大工程都往吴忠诚的关系上靠,陈从水能够从交通工程这一块得到的好处也就有限了。

  甄兆明的所作所为,陈从水多少还是有些不乐意的,可也没办法。

  因为吴忠诚高兴了。

  只要吴忠诚认为甄兆明干得好,那他陈从水就算屁都捞不着,也只能把气憋在肚子里。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