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这种货色

  高德贵见张文定今天脸色不错,又加上他又把自己叫了过来,不由的想到了张文定应该是有好事对自己说,便很放松地问张文定道:“张书记今天格外精神,是有什么喜事啊?看起来我又有口福了!”

  张文定在沙发上坐下,笑了笑,道:“哪天你有空了,我好好陪你喝几杯,唔,这个,你先看看。”

  说着,张文定就把那几张纸递给了高德贵。

  这几张纸上,就是写的文明办收到的实名举报的信息。

  张文定都给了高德贵,他现在对高德贵谈不上信任不信任,但目前来讲,彼此之间是合作关系,只能选择相信对方了。

  他要动刀子,离不开高德贵的支持。

  高德贵接过材料看了几眼,心中就思绪就翻腾开了,张文定让我看这些干什么?难道说让纪委插手?

  唔,这也是个好事儿,正好这几天纪委比较闲,可以出来刷一下存在感了。

  只要有人顶在前面,高德贵还是很希望好好发挥一下纪委的职能的。如果前面没人顶着,要他一个人硬杠吴忠诚,那他肯定没那么傻!

  到这个时候,尽管张文定什么指示都没下,可高德贵也彻底明白了。

  张文定今天让自己过来,目的就是想让自己把把关,看看文明办举报的这些,在纪委那里有没有更严重的底子。

  换句话说,就是要找出一个最合适下手的家伙出来祭旗!

  高德贵是个老纪检了,对业务方面是相当熟悉的。

  县纪委每年接到不少举报,对一般干部的检举,他不可能去用心记,但对于正科级的,他大部分都心中有数,有一部分重要的副科级,他也心里有底。

  有关于那些正科级和重要的副科级干部,不说做到什么检举信息都牢记于心,但基本上的印象,高德贵还是有的。

  先前在电话里,他问张文定要不要准备什么,其实也只是问一下,一般的准备,都在他脑子里装着呢。

  譬如常委会上讨论干部任用的时候,他总不至于还把纪委里的举报信都带到常委会吧?那就只能凭脑子里的印象,对所讨论的干部作一个评价。

  现在,张文定给他看这些东西,他自然明白,这是张文定要他看一看,这些被举报的人当中,有没有他印象深刻的。

  高德贵仔细地看了看,心里忍不住就想笑。

  他当纪委一把手这几年,关于县里某些干部的检举信息,他曾经特意向吴忠诚汇报过,但都不了了之。张文定现在给他看的这些人里,还真有几个是他有印象的。

  不过,都没有特别严重的正科级,最合适拿来开的,是一个实职副科。

  那就是燃翼县柴火乡的一位副乡长,名叫胡友前。

  前面说过,高德贵对于被检举的干部,正科级的他基本上都有印象,副科的,只有重要的实职副科他才有印象。

  这个柴火乡的副乡长,算不得什么重要的副科,但是有特色,所以他也记住了。

  胡友前这个人之所以能让高德贵记住,他个性的名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这个副乡长被举报的信息里,大部分都是生活作风问题。

  生活作风问题,这个,需要是问题的时候,那就是大问题;不需要是问题的时候,那就没问题。

  这个胡友前的生活作风问题,跟别的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还有所不同,有其独特之处,能够让人看一次就印象深刻。

  胡友前到底有没有钱,这个旁人还真不清楚,但女人,绝对是相当多的。不说副科级干部里无出其右,就是那些个被搞下马了的处干,也没几个敢说比他女人多的。

  胡友前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喜欢村妇。

  借着在乡里任职的便利,把离乡里较近的几个村的村妇们基本上都祸害了一个遍,偏远的村里,偶尔他也会光顾。而他祸害村妇,几乎就没花什么钱,用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一招——给这些人许下的承诺就是帮她们多争取些粮种补贴款。

  燃翼县耕地面积本来就少,国家下拨的粮种补贴是这些农民一项不小的收入。

  这些补贴,虽然在城里人看起来不多,但对农民来讲,这几百块钱足以让他们吃一年的油盐酱醋了。

  村妇们自然相信这个乡里来的干部,有些比较保守的,不愿出卖自己的身体,就想方设法的给胡乡长送礼,希望能捞到一点好处。

  当然了,那些村妇愿意跟他好上,原因也是很复杂的。

  许多村里的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远的去沿海,一年两年才回来一次,近的去县里市里,也是个把月才回来一次,留下老婆在家里带孩子。

  这人嘛,不管男女,都有一个生理需要。

  所以吧,有些事情,真的……不好说。

  有好处,又能够解决生理需要,再加上胡乡长虽说不是小帅哥,可也比村里那些男人有魅力。跟他好上了的话,呃,不亏!

  村妇们在盼着补贴,可是,胡乡长许了那么多诺,又哪里能够全部兑现呢?

  粮种补贴这种敏感的资金不是说动就能动的,国家对此控制得很严格。别说你个副乡长,就算是乡里的一把手,想动这些钱,那也不容易。

  为什么说不容易呢?

  这也是有原因的,不管是水稻还是小麦的补贴款,甚至是植树造林的补贴款,都是由县里直接划到农民的账户上的——农业局和林业局统筹。

  乡里能够做的手脚,就是在造册的时候,把面积多造一点。

  然而,你全乡有多少耕地,上面也是有底子的。再加上退耕还林减少的耕地面积,想在这个数据上弄多一点,真的很难。

  当然了,少加一点是可以的。然而副乡长同志许诺得太多,几个村加起来,那得出多少来?

  这些道理,胡友前不是不懂,但女人跟承诺比起来,自己的那些承诺就是个屁了。

  胡友前的承诺没有兑现,这些村妇当然不干。

  几个比较刺头的就开始四处上告,就是那种在村里甚至乡里都名声坏败到极点了的滚刀肉,除了钱,什么都不在乎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