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不给面子

  想当初,张文定第一次明确表示反对他的意见,就是从劳动路周边改造这个议题上开始的。现在旧话重提,除非同意当初张文定提的建议,要不然肯定又是一场恶战。

  这个情况,是很糟糕的。

  思索再三,他决定还是先把劳动路改造的问题放一放,暂时从交通方面找个突破口。108国道整修的事,省里不是批了么?

  这事操作起来可就简单得多了,怎么说这也是县里的民生工程,到时候把政绩报到市里,也算是在自己脸上镀了一层金了。

  而且,要致富,先修路嘛。

  吴忠诚想得很好,但事与违愿,屋漏偏逢连夜雨,省里把项目批了,但资金却迟迟没有下发,交通厅的理由无比的强大却又相当之蛋疼——暂时没钱,缓一缓吧。

  吴忠诚明白,这事他可等不起。

  这要真的相信了缓一缓这个话,那就真的是智商余额不足,需要充值了。

  别说是省交通厅,就是县交通局修路,县里不也拖着资金迟迟给不了么?

  看来,这件事自己要亲自去省里一趟了,无论花多大代价,都要把这钱要下来。

  要是年底之前108整修的事落实不了,拖到明年对市里就没法交代了,对老百姓也更没法交代了。

  吴忠诚可不想让自己再失民心了,固然这民心神马的就像一层薄薄的纸片,可有点总比一点没有要强得多。

  他没有先去省交通厅跑资金,而是把姜富强叫到办公室,就事论事,把目前的形势跟姜富强交代了一下,让他也去市里跑跑,看看能不能争取几条村级公路。

  这是吴忠诚的后路,毕竟他心里没底,自己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到省厅跑资金,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至于姜富强嘛,那是从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上外放的,在市里关系还是相当之不错的,跑一跑市交通局,多少应该还是能够要下来三汤两菜吧?

  姜富强身为一县之长,他能清晰的认识到事情的严峻性。

  这段时间以来,县里的各项工作没啥进展,教育局换了领导,但整个燃翼县的教育工作却没有丝毫的改观,除了武云所在的小学因为武玲捐了一部分钱,修缮了一下,改善了教学环境外,其他学校还是一如既往的烂,师资力量也配备不完善,跟麻长风执掌教育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教育工作没进展也就罢了,县里的招商引资也迟迟没有取得什么成绩,几个半死不活的企业苦苦撑着。

  虽然县里前段时间下大力气大搞招商引资,但迫于燃翼县的交通设施太落后,很多有意向的企业都因为交通的事,项目与燃翼擦肩而过,这让姜富强头疼不已。

  要想富,先修路。

  这话在姜富强心里体会那叫一个深刻,吴忠诚让他去市里跑跑交通的事,他自然领命。

  就算是现在跟吴忠诚不在一条战线,但如果把燃翼搞出点成绩来,这笔账最后还是会落在他一县之长头上的。

  像这种政务工程,广大人民群众只会记得一县之长的好,而没人去关注县委一把如何如何。

  对于上面来讲,工作干得好,党政一把手都是脸上有光的;工作干不好,党政一把手都没办法向上面交待。

  吴忠诚和姜富强同一天出发,但目的地不同。

  吴忠诚去省城,姜富强去市里。

  吴忠诚是白漳人,在省会白漳市,多少他还是认识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的。

  带着县里分管交通的县府副职陈从水,吴忠诚没有直接到省交通厅,而是先去拜访了一下老同学,石盘省政协副主席华庆辉。

  华庆辉和吴忠诚是大学同学,年龄却相差了整整十岁。虽然是嘴里叫着老同学,却不是一个班的,应该说是校友。

  当年上学的时候两人谁也不认识谁,后来都走上了仕途,这才通过各种渠道有了点联系。

  华庆辉的职务要比吴忠诚高很多,由于吴忠诚一直维系着这根线,所以两人的关系倒还过得去,却非那种两肋插刀的兄弟。

  当然,话又说回来,官场根本就不存在两肋插刀,就算关系再好,也会存着一些防备的。

  身为省政协副职,华庆辉混的还算不错。

  毕竟,全省那么多正厅,在退二线的时候能够去省人大混个副主任或者省政府混个副职的,也不多啊。

  华庆辉到政协已经一年了,根本就没什么实质性的权利,但凡想搞点什么事,也全是凭着自己以前在官场的人脉关系。

  吴忠诚这个老同学找到了自己,听完了他的难处,华庆辉心里有些打鼓,但做人要做到面子上,办事要办到点子上。

  看在吴忠诚帮过他不少忙的份上,华庆辉还是答应了帮吴忠诚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门路。

  省交通厅的几个领导,他华庆辉还算是有些联系的,但关系也仅仅停留在有些联系的阶段上。

  其实,华庆辉也不傻,如果是关于审批的事,或许他帮忙活动一下,还有可能给办了,但如果涉及到了钱,这事就多了一层难度了。

  现在哪个部门不缺钱?

  国家取消了一批收费项目不说,缩减行政开支就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各部门的经济力量,当然,这只限于对公的钱,至于那些对私的,自然不在话下。

  但华庆辉这个忙不帮又不行,吴忠诚找到了自己,而且姿态放得很低,两人还有这层关系,以前又有些人情在,总得帮一手。

  这人一旦退二线之后,往往就会更加在意一个面子问题了。

  况且吴忠诚也是为了公家的事,最后就算自己没帮他搞定,起码自己出力了,最后办不成,那也不怪自己。

  怪就怪自己已退二线,这属于天意,而非人力所能抗的——那可是交通厅啊!

  一般的副省长,交通厅说顶也就顶了,更何况自己这个省政协的副职?

  虽然华庆辉对吴忠诚已经仁至义尽,但省交通厅根本就不给这个面子。

  这个,真的是没办法。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