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费力不讨好

  这姜富强和张文定都没吱声,他忙个鸟。

  一般来讲,常委会上发言,是有顺序的。只不过,在燃翼县里,由于吴忠诚的放纵,县委常委会上的发言,还真就没有顺序可言。

  只是,平时可以不讲发言顺序,但现在这种情形下,陈从水却是不想冒头,一定要讲一讲顺序了。再说了,这会议室里,就算是不讲顺序的话,也还有人比他跟吴老板跟得更紧啊!

  姜富强是一县之长,理论上来说,这些事情是他应该操心才对,但目前这种情况,他根本就操不起这个心。

  跑了一趟市里,好话说遍了,嘴皮子差点磨破,才搞了一百万,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

  现在,吴忠诚亲自开会研究交通的事 ,姜富强脸上也没光——纵然吴忠诚一分钱都没要到,可说到底,这还是政府事务,不是党务工作啊!

  姜富强不愿轻易说话,等到吴忠诚说完,便看了一眼张文定,却正好跟张文定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两人心照不宣,却又各有想法。

  张文定理解姜富强的心情,却没姜富强那么大的心理压力。

  他也不管你一县之长还是什么,既然你让我说了,那我就说两句,反正自己心里已经有底,不就是去省里要钱么?

  你吴忠诚要不来,不代表我张文定要不来,今天本来就是常委会,当着各大常委的面,我说两句也在情理之中。

  陈从水这时候要讲顺序,张文定却还是跟以往一样,不在乎这个顺序了。

  张文定没有任何小动作,也没看吴忠诚,张口便道:“我觉得劳动路那一片嘛,还是慎重些比较好。资金的问题,我们可以再跟上面申请一下,去省里磨一磨,交通厅门槛高,多跑几次也在情理之中。实在不行话,我们再研究劳动路改造的事,也不迟。”

  张文定没把话说死,并不是说他没有信心能够去省里要到钱,而是他给吴忠诚留了一点面子。

  张文定觉得,吴忠诚毕竟是燃翼一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总不能让他连个台阶都下不了,而这点让步对张文定来说却是微不足道的。

  在这种时候,也没必要太得理不让人了。

  这毕竟不是他刚来的时候,已经猛打猛冲了一阵,显示了火力,现在就要展现他宽广的胸襟了。

  为官之道,随时调整策略,是很重要的。

  吴忠诚感觉就是被张文定踏踏实实的扇了一巴掌。

  尼玛,老子去省里一分钱没要来,你再提去磨一磨,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给老子难看么?

  吴忠诚的脸渐渐的变了颜色,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张文定,心里那叫一个气,可他再气,也没办法在会上发作,刚想说几句,却被姜富强抢了先。

  姜富强没想到张文定如此高调,但这事既然你张文定开了炮,那我看热闹的就不怕事大了。嗯,你去要钱好了,若是能要的来,那再好不过,若是你要不来,那跟我姜富强也没半毛钱的关系。

  带着这个心思,在张文定的话音刚落的时候,姜富强接着便道:“文定同志说的有道理,啊,文定同志是从省里下来的,想必省里有些路子,这个资金的问题嘛,我看还是可以再试一试的。”

  姜富强的话很简短,但意思却很明确了,再向上面去要钱是你张文定提出来的,那你就去操作,省的到时候再让大家为难。

  这个话真的很阴,将了张文定一军的同时,还不着痕迹地给吴忠诚去了一个耳光,并且,让吴忠诚对张文定恨意更足。

  这个姜富强,纵然是和张文定同盟,却也处处有着小心思的。

  吴忠诚又被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的力度看似比刚才那一下要小的多,可力度小不小,只有被扇的人才知道。

  现在姜富强同意张文定的话,而且理由充分,吴忠诚心里再不愿,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你一把手从上面要不来钱,还想阻止有路子的副手去省里要资金?

  现在这个时候,讨论的就是怎么来资金,吴忠诚刚才被两位副手扇了嘴巴,可不能再自己扇自己的嘴巴了。

  况且,吴忠诚还是有点自负的。

  他觉得,他是土生土长的省城人,虽然来了燃翼多年,可这么多年一直经营着省里的关系。这一次在省里,他也并不仅仅只是找了省政协的那位,还找了别的人呢。可交通厅就是不给钱,这恐怕就不是他个人的问题了,而是厅里今年实在是没有给燃翼拔款的意思了。

  在吴忠诚看来,张文定真是算不得什么。

  说是从省里下来的人,可看看张文定的履历,在省里也是在省地税,而且只呆了年把时间。

  这算什么从省里下来的?在省里又能有多少路子?

  是的,你张文定和武贤齐关系密切,可你为了这么一点款子去求武省长,寒碜不?

  张文定这个省长妹夫的身份,现在吴忠诚也已经知道了。

  官场之中,对于有心人来讲,真的没多少秘密可言。

  对于这个情况,吴忠诚真的很无奈,哪个一把手身边愿意有这么一个副手呢?他看了张文定一眼,暗想你小子别不是信口开河吧?

  当然了,谁也不能一口就说死,他张文定就一定要不来钱。

  毕竟,人家可是直通武贤齐的。

  这层关系,吴忠诚深深地明白到底有多可怕,有多大的能量。这可要比自己那同学牛逼的多,说不定他还真能把钱要回来。

  只要张文定这小子能够弄回来钱,自己就算是脸再疼,被扇得再厉害,也不至于因为自己的窝火,让所有的人说自己小心眼。

  最重要的是,如果张文定要回来了钱,路整修得舒服了,他吴忠诚作为班长,功劳是跑不了的。

  所以,无论张文定能不能要得下来钱,吴忠诚都不好阻拦他。

  能够要下来钱,吴忠诚白捡一份功劳;要不下来钱,吴忠诚倒时候又可以打击张文定的威信。

  张文定也明白,自己这个搞法是属于费力不讨好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