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 真情难断

  心中有决断,张文定就摆了摆手,嘻皮笑脸道:“姐姐,这个也再等等吧,先寄存在你这儿,等我穷得揭不开锅了,再来找你要,也不迟。”

  这玩笑话根本就刺激不到赵世豪,她笑了笑,会意的看了看张文定,道:“既然你看不上眼,那就算了。今晚上先见见面,以后你自己跑吧。”

  “那可不行!”张文定摇摇头,道,“项目你还得留在手上,我只问你要,谁叫你是我姐呢?”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几条乡村公路,放在交通厅不算什么,可在燃翼县的话,却也是沉甸甸的政绩!

  张文定并非嫌弃这几条乡村公路,他明白,即便是乡村公路,从省里下去的,钱也少不了。

  但现在他不想拿回去,他需要的是时机。

  这种成绩,现在拿回去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只有用对了时机,那才能够利益最大化。

  不知不觉中,张文定思考问题的方式,也越来越成熟了。

  晚上,赵世豪把省交通厅、公路局请了几个人出来,名义上是闲玩吃顿饭,但其实却是为张文定拉关系。

  张文定没让赵世豪失望,在酒场上表现的那是一个畅快淋漓,几乎把他这些年混官场的手段都使了出来,气氛很是热烈。

  ……

  在白漳住了一晚,第二天,张文定没急着回去,反正该办的事都已经办妥,接下来他还要处理一下其他的事。

  白天,他去拜会了一下省地税局的老领导,这些人张文定还是要走动的。

  虽然自己在地税局的时候没摊上他们什么好处,但这层关系不能断。

  在官场混的,最重要的就是能八面玲珑,特别是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更要保持好关系,这对自己以后的路,是很有帮助的,赵世豪不就是个例子么。

  跟老领导见面,张文定觉得轻松了很多,一起吃了顿饭,又回忆了一下当年的时光,张文定满嘴感谢领导培养,文定没齿不忘之类拍马屁的话,把气氛搞得一潮接一潮。

  在省地税局的时候,张文定跟局领导其实并没有什么接触,就算是跟服务中心的几位主任,也没有太多的交情。

  但他现在以燃翼县委专职副的身份回来,所受到的待遇跟当初相比,自然不一样了。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省地税走出去的人,局里也有面子嘛。

  省里厅局的副处,和下面区县的党委副职,这份量,明显不可同日而语嘛。

  晚上,张文定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徐莹的电话。

  他难得来一趟,况且心里始终放不下这个跟自己渊源极深的女人。

  他心里很纠结,但最终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他想跟她呆一晚,因为每次跟徐莹见面,张文定都害怕是最后一面。

  说起来,徐莹还是他在官场的领路人呢。虽然对他的帮助不像木槿花那么大,可毕竟那层关系在那儿,而且,如果没有徐莹的话,他说不定现在还在随江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当一个办事员呢。

  徐莹接到张文定这个电话,心里也是百般滋味。

  她早就想和他一刀两断,可总是断不了。

  她是一个重工作轻感情的人,可再轻感情,也不是绝了感情啊。

  回首往昔,张文定的点点滴滴,多多少少总能让她感受到任何事情都给她带不来的享受。

  人可以一辈子为了工作拼命奋斗,但总不能这一辈子里的每分每秒都只为工作而活吧?男欢女爱,也是人之常情啊!

  唉,见一见,就见一见吧。

  即便是回忆一下他的音容笑貌,徐莹觉得很是温暖。

  她调整了一下那纠结的心情,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对着镜子看了又看,总觉得自己的青春离得有些远了,便又浅浅的化了化妆,这才出了门。

  ……

  徐莹不知道,眼前的张文定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脑海里变得陌生的。

  虽然是熟悉的面孔,不变的感觉,但她心里却对张文定产生了浅浅的生疏,这种生疏是她自己给自己带来的。

  上次去望柏,她就对自己说过,这是最后一次了,如今,她打破了自己的原则。

  张文定见到她的第一句话“今天你真美”,让徐莹不但破了自己的原则,还打乱了思绪。刚刚还觉得陌生的人,现在已经变得再熟悉不过,心里涌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让徐莹不禁变得迫切起来。

  她想用笑来掩饰自己的情感,但还是在张文定面前露出了马脚。

  她情不自禁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不好意思说道:“我都快成老太婆了,你还逗我!”

  张文定最喜欢的就是徐莹这温柔的样子,可惜她很少露出这个样子来。

  张文定嘿嘿笑了一声道:“现在我们一起走出去的话,别人肯定认为我们是兄妹。”

  “你什么时候嘴这么贫了?”徐莹心里很舒服,嘴上反驳道,“最多别人认为你是我弟弟。”

  张文定道:“你要不相信,呆会我们随便拉个人问问吧。”

  徐莹瞥了一下嘴,歪着眼,看了看张文定,道:“行了,你就别逗了,哎,你怎么跑白漳来了?”

  “来看看你!”张文定哄人的话张嘴就来。

  尽管知道这是假话,可徐莹心里还是很受用。

  她太了解他了,一个专心于事业的男人,是不会被儿女私情打乱了前进的路的。

  这一点,徐莹非常欣赏张文定。如同欣赏她自己!

  在这方面来讲,他们是一类人。

  虽然是假话,可假话也是情话呀。徐莹听着心里还是暖洋洋的,毕竟自己有时候也想见到他,现在他来了,而且是带着甜言蜜语来的,很温暖。

  在这一瞬间,她非常想拉着张文定的手,再重温一下年轻时的感觉,但这个场合却不允许她这么做,也只好似拍非拍,似摸非摸的碰了一下张文定的胳膊,笑着道:“少哄我,看在你今天嘴巴甜的份上,我请客,吃喝玩乐随便你。”

  其实对于谁请客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能单独在一起,没有官场的嘈杂,没有尔虞我诈的环境。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