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还是要合作

  这条路的好处,其实远远不只集中在这几个乡镇上面。

  这条路如果修通,不但解决了全县近一半的老百姓出行的困难,而且还会增加很多就业机会。养路是需要人力的,这条路修成以后,周边村镇的人,特别是那些四五十岁的人,有一部分便可以谋得一份养路工的活,这样就解决了一部分人就业的问题。

  当然了,这个问题,公路局估计又得鸡飞狗跳一阵了。

  同时,路修好了,县里的很多农产品就能走出燃翼,更重要的是那些中草药就可以在本地消化掉,对孟紫萱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

  可以说,扩建这条路,几乎得到了全县领导干部的支持,而广大人民群众,对此也是很高兴的。

  这个真是没什么异议的,谁不想自己出门的时候路舒服一点呢?

  县里的种种反应,张文定是非常欣慰的。

  他觉得,能给老百姓做这么一件好事,得到老百姓的认可,自己这个一县之长也算是没白当了。

  这条路说是说二级路扩建,但实际上,还是按照国家二级公路设计的,双向两车道,中间没有隔离带,只不过有些地方,把弯道减少了,更有一处盘山路,直接就开凿隧道。

  说是扩建,其实跟新建一条路差不多了。

  所以,工程量不小,工程款也不少。

  不过,纵然如此,在造价上也要比一级公路少的多,跟高速公路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但即便是造价低,对燃翼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理论上来讲,省级公路是需要省交通厅负责建设,养护和维修的,甚至重要一些的公路,省交通厅也会直接插手。

  不过,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却是省公路局和地方上一起建,省公路局每年要建设的公路太多,而他们的钱也不是自己印刷出来的——别说是省公路局,就算是人们普遍认为财大气粗的省交通厅也会感觉钱严重不够用。

  按照惯例,哪里要修路了,就由地方上报到省里,省里进行审批,如果审批通过,那么省厅会计划出一笔款项。

  当然了,这肯定不是全款,剩下的那部分,就由当地市县两级自己想办法解决。

  至于省里拨款和市县自筹的比例,这个就没有定数了。

  跟省里关系一般的,五五分;关系好一点的,交通厅出六成,地方出四成;再好一点的,交通厅能出到七成、八成也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事情没有一成不变的,至于交通厅拨付全款的项目,那个另说。

  地方上应对这些问题的办法有很多,一般情况是虚报造价,虽说交通厅会重新核价,但多数情况下省里也不会太计较。

  毕竟,这是属于特色的东西。

  举个例子,比如一个工程需要造价一百万,那么报价的时候就可以报到二百万,甚至三百万,上头一看这么多钱,就会压缩开支,给你打个五折,那么你的成本就够了,如果省里一高兴,多给你几十万,那么剩下的钱就能干点别的事。

  在县一级,这种现象更为严重。

  燃翼曾经就出现过一个虚报造价的事,虽说是谣传,但传的也是有鼻子有眼,说是燃翼县政府装修的时候,有个小包工头看中了一个价值三十万的项目,这是成本价,包工头便报价四十万,拿出了三万元给分管副县长送礼,结果被当场打了回来。

  包工头很郁闷,问了一个行业资深的朋友。

  朋友给他出了个注意,让他把报价升到八十万,然后拿出三十万送礼,结果这件事就定了,如此一来,这位包工头不但拿下了工程,还净赚了二十万,不得不说,这笔账算得相当精明。

  当然了,这个传言,也是在那位副县长被纪委请去喝茶了,并且移送司法机关之后,才流传出来的。

  至于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就没人知道了。

  燃翼的这条二级路扩建,跟普通的项目还有点小区别,情况比较特殊。

  这个特殊,就在于项目是张文定的私人关系要下来的,是省里直接给燃翼的,而非燃翼县上报的项目,所以在工程款上没有那么多的虚夸,预算做得比较实。

  于是,这个二级路扩建的钱,省交通厅给了燃翼七成,剩下的三成则是由望柏市和燃翼县自己想办法解决。市里不想管这事儿,而燃翼的财政情况非常不乐观,筹集这三成款项难度也很大。

  但是,省交通厅下拨了七成的款项,如果县里敢不动工,那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

  张文定现在已经是一县之长,这些问题自然要他动脑筋去解决,但县里的财政情况实在是不敢恭维。

  亏空就不说了,就连县里在职干部的工资也是每个月需要跟银行贷款来发,下个月财政有了收入再把这个缺口补上。

  况且,今年县里还有很多民生项目需要投资兴建,在这种情况下,筹集出这三成的款子的确难度不小,张文定为此伤透了脑筋。

  不过,修路这么大的事情,他觉得不能单靠燃翼本地来解决,市里也应该表示表示吧?

  尼玛,这是省道好不好!

  你市里没钱,但就算不把那百分之三十的款子给我们解决,解决个百分之二十,呃,百分之十五也是好的,那剩下的百分之十五,县里就完全没压力了——拖欠工程款这种事儿,大家都干得相当顺手了。

  于是,张文定就去市公路局了。

  张文定也知道市公路局资金不宽裕,但他却没想到市公路局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穷得多。公路局直接表示,这个事情,局里爱莫能助,别说公路局没钱,就算是报到市交通局去,同样没钱!

  甚至,他们还把今年的计划摆到了张文定面前,说燃翼虽然修路的工作很迫切,但比燃翼情况糟糕的县多的是,资金要先顾着那些更迫切的地方,要顾全大局,保持全市的稳定发展才是硬道理。

  市公路局站在了全市一盘棋的高度,搞得张文定也相当的郁闷。

  这种时候,张文定知道,跟市里交通系统是扯不清皮子了,只有直接找市委政府才是正途。

  于是乎,张文定都没回县里,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吴忠诚:“班长,你有没有时间,这个修路的事儿……咱们一起到市领导那里磨一磨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