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不要得罪人

  “市里的钱不好要啊!”吴忠诚回了一句,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我明天就去市里!”

  吴忠诚和张文定的关系并不好,但现在两个人毕竟在搭班子,而且,为了县里的大事,个人恩怨也只能先抛开一边了。

  “交通局这边,有点铁公鸡。”张文定先给吴忠态打了个预防针,然后道,“这个事情,恐怕最终还是要从市领导手里特批资金了。”

  市领导手里特批资金,那基本上就是找市长和分管副市长了。

  曹子华那里,张文定肯定是要跑一跑的,但却并不抱什么希望。拉上吴忠诚一起,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向市里表示出一个积极端正的态度。

  并且,也是在向市里真正的哭穷——我们县里是真穷!

  向市里哭过穷之后,如果再从省里要到点什么别的项目资金了,也免得市里从中横插一杠子——尼玛,我们县里都穷成狗了,你们市里当初不帮我们,现在却还想从我们这儿分好处,没这个道理嘛。

  这种手法,其实基层干部玩得是真的很顺溜。

  当然了,县里也没少打乡镇的秋风就是了,可却偏偏不希望被市里打了秋风。人啊,就是这么自私。

  吴忠诚听到这个话,纵然是隔得电话,也情不自禁地吸了口气:“特批啊……”

  张文定就来了一句:“我也知道特批资金不好要,但不到市里争取,也不好去省里讨啊。”

  瞬间,吴忠诚就听懂这话的意思了。

  顿时,他心中就相当不自在了,看来,张文定在省里还有路子啊,貌似还能够要得下来资金。这个念头一起,他真是满嘴苦涩。

  别说张文定原本就没姜富强那么好欺负,单就人家这弄钱的能力,也会在县里树起很大的威望啊!

  这世道,有钱就有一切啊!

  然而,纵然如此,吴忠诚却还要配合着张文定把这个要钱的戏码演下去。不为别的,就为了那政绩,都得演!

  不管张文定弄来了多少钱搞出了多少成绩,只要张文定还是县府一把,他吴忠诚还是县委一号,那怎么着都跑不了他的成绩——县府的工作和成绩,也是在县委的正确指导下取得的。

  所以,就算心里不爽,可吴忠诚却还得支持张文定这个工作。

  “嗯。市里的支持有限,但哪怕再有限,也是市里对我们县里工作的肯定。”吴忠诚不着边际地来了一句,丝毫没接省里要资金的话,便准备结束这一场对放顾,“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见市领导。”

  挂断电话,张文定想了想,觉得光靠市里还是靠不住。

  这事儿吧,还是要问省里再要点钱。

  当然了,这个钱,肯定还是要继续到交通厅要——这可是交通厅的项目呢。

  最主要的是,这个项目的钱,虽然说交通厅批下来了七成,但如果项目由他们县里做预算的话,哪怕被交通厅挡腰砍一刀之后再批五成下来,也比现在这个七成的钱要多。

  所以,他再次问交通厅要钱,虽然有点不知好歹的味道,但却有着足够的理由——我不跟省厅讲什么几成不几成,我只讲拨款的总数!

  明面上的规定,这个都是摆样子的,暗地里的规则,你们交通厅又不是不懂。

  交通厅,张文定自然还是找赵世豪了。

  毕竟,一事不烦二主嘛。

  “姐姐,这次你们厅里拨款,预算也卡得太狠了吧?”张文定一个电话打给赵世豪,“按这个总造价,我们这条路的三分之二都修不好啊!”

  “工程造价,你还真当我不懂啊?”赵世豪没好气地说道,“厅里的造价,给你们都是有富余的,别欺负我不懂行。”

  “哈哈哈,在公路建设这一块,你绝对是专家。”张文定干笑了几声,然后才道,“不过你们厅里的造价,确实有点过于理想,没有考虑到我们县里的实际……姐姐,我这儿修路缺口还很大,你看省厅是不是再拨点?”

  赵世豪语气不是很好:“你现在在高管局,既不在公路局的,又不是省厅计财处的,怎么给拨款?”

  张文定却没在意她这个语气,依然笑着道:“我不管你是哪的,反正省交通厅,我只认你一个人。”

  这话说出之后,张文定不等赵世豪说话,便又换了种语气,很郑重地说道,“姐姐啊,其实我也知道,交通厅这次拨下来这么多钱,对燃翼真的很照顾了。但是,县财政真的是没办法了,市里的情况,也不乐观。所以,我只能再找你了,不管这次你能不能帮我再要到钱,我都没二话,绝对找个时间来白漳,要怎么搞都随你。”

  赵世豪道:“我还能把你怎么搞?总不能让你以身相许吧。”

  “没问题啊。”张文定飞快地接过话,“只要姐夫不吃醋,我必须要以身相许啊!”

  “少来这套。”赵世豪笑了起来,“我帮你问问吧,你不要报太大希望。如果有时间,就过来一趟,你再跟省厅的人接触一下。”

  这个话,就是答应帮忙了,但这个忙,能帮到什么程序,却不好说。

  张文定赶紧道谢:“我随时有空,你看着安排,哪天有空,你提前告诉我,我提前赶到白漳等着。”

  “行。那就这样。”赵世豪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张文定心里松了口气。

  再去交通厅要钱,张文定并非只能找赵世豪而不能找别人。赵世豪之前也介绍了人给他认识,而且,他自己这几次交通厅跑过,同样也认识了一些人。

  只是,这个事情,毕竟是赵世豪帮他跑下来的,现在还想再点钱,按说是不应该再麻烦赵世豪了的,可实际上,如果他敢不给赵世豪打这个电话而直接找别的交通厅的人,那就算是把赵世豪给得罪了。

  尼玛,嫌老娘给你要的项目没要下来全款,所以现在跳过老娘找别人了?

  这官场之中,有时候,你给别人添麻烦,别人会生气;可有时候,你如果想着不给别人添麻烦,那更得罪人。

  对这一点,现在张文定是相当清楚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