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私下沟通

  陈从水找张文定汇报工作的时候,自然不可能说得太细,只是笼统地说道:“县长,县委那边对修路的事很重视,咱们这个,什么时候跟那边通个气?”

  虽然陈从水还没投靠张文定,但这话里话外,已经开始用上了诸如“那边”啊,“咱们”啊这种话了,其中的意味,颇值得咀嚼几下。

  “唔……这个,你这边把前期工作先做详实一点,然后上个会,大家议论一下,有了个结果,才好向县委汇报嘛。”张文定嘴里答着话,还颇为意外地看了陈从水一眼,陈从水这是有意投靠了吗?

  陈从水心里就明白了,县政府这边先形成一个决议,然后报到县委那边去——县委要有什么说法的话,那这边可是县府集体决定呢。

  “好,我这儿会尽快弄出来。”陈从水点点头,心里轻松了不少。

  这一下,要面对吴忠诚,也是张文定面对了,他不用夹在中间难受了。

  等陈从水离开之后,张文定也沉下心来考虑这件事。

  县里是个什么情况,张文定也知道,以前的项目都是吴忠诚说了算,可这次,项目是他张文定弄回来的,怎么可能让吴忠诚说了算?

  县委可以指导,你吴忠诚要给亲近的人搞点工程也可以,但这事儿,得我作主!

  张文定要作主,并不是想捞多少钱,而是要通过这个项目,来平衡各方的利益,让自己以后的工作开展得更加顺利。

  当然了,他自己把控着这个事情,也才有可能严守质量关——仅仅只是有可能,而不是一定能。

  毕竟,他是一县之长,要操心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可能天天跑工地啊!

  各方利益,首先一个,肯定是要照顾到赵世豪的。

  赵世豪自己有公司,而且这个项目还是赵世豪拿下来的,等到项目招标,张文定肯定照顾一下,这个人情不能不还。本来这笔钱就是赵世豪给要过来的,没有她,恐怕这条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动工呢。

  更何况,她还答应了会协调望燃高速公路尽早开工,如果这次的项目,把赵世豪给恶了,那到时候望燃高速动工,估计要等到第五年去了。

  以赵世豪的能量,成事可能会有很大的难度,但要坏事,绝对没难度的。

  这日子还长着呢,赵世豪这条线,绝对要维系好。这对燃翼,对自己,都是有好处的。

  给赵世豪的工程也不能像打发要饭的,而是要给就给个大的,给出去一半都不过分。当然了,除了赵世豪之外,县里市里,估计也有几家是要照顾到的。

  干基建工程,哪里都离不开本地力量。

  这方面,燃翼本土的利益集团能力非常强大,不管是吴忠诚掌管项目的时候还是现在,县里的工程都要照顾本地的势力。虽然这几家施工队平日里和政府和和睦睦,称兄道弟,但他们的背景也不能小视的,照顾一下本地企业并非仅仅只是因为地方性保护主义,还有许多具体的环节要考虑。

  如果这么大的工程,丝毫都不用本地的施工单位,那到时候,说不定这工就施不了!哪怕最终施工了,两年的工期,说不定三年都不见得能够完成——随便村民阻个工,哪里闹个事啊,这工期就可以一拖再拖了。

  这种情况,张文定不想看到。

  话又说回来,县里的利益如何去分,张文定又可以拿来做个文章,可以拉一批人打一批人。

  甚至于,借此立威也是相当方便的。

  当然,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要先顶住吴忠诚。

  以前的工程怎么分,张文定不管,但这一次,他是要一定作主的。如果吴忠诚识趣,那给吴忠诚分点利益也是可以的,如果吴忠诚太不懂事,那他可能连口汤都不会给吴忠诚喝了。

  说到底,这是政府具体事务,不是方向上的大问题。

  张文定这个决心一下,刚准备找个机会和吴忠诚谈谈,吴忠诚却主动给他打了电话,要和他见个面。

  张文定挂断了电话,就去了县委。

  寒暄过后,吴忠诚便满脸是笑地对张文定说道:“文定啊,县里这次从交通厅拿下这么大的项目,干部群众都在讨论你呢,说你很有能力呀!”

  张文定才不相信他这个话,但这话听着毕竟很舒服,他就微微一笑,道:“班长你过奖了!都是县委县政府前期的工作做得扎实,我也就是跑跑腿。”

  吴忠诚也笑了笑,又道:“你不要谦虚。啊,县政府的老大难问题,你刚接手就解决了,这怎么奖都不为过。啊,这个事情,县委也是松了口气的。这里呢,我也有个思路想跟你讨论一下。”

  张文定知道正戏要来了,点点头,道:“班长你请讲。”

  吴忠诚就道:“政府的工作,特别是事关民生工程的工作,一定要慎重啊!这个,工程质量上,一定要注意,一定要严防死守,一定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啊,全县干部群众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道路改造,可不希望刚修的路用不了几年就变成坑坑洼洼,那样是不行的,有损我们县委县政府形象的,也会是被老百姓骂娘的。”

  这个话,张文定听得就有点不开心了。

  尼玛,老子这儿还没开始修路呢,你就想指责老子对工程质量不重视吗?

  我知道你想从我手里抢这条路,可你能不能换个态度?

  张文定在腹诽,但也明白,这时候自己还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这个时候吧,很多事情都要相互平衡,很多矛盾也要暂时压下来,特别是和吴忠诚之间,能不翻脸就不翻脸。

  相比跟陈从水的谈话,吴忠诚跟张文定说话要简单明了得多。

  两个人现在级别相当,心照不宣,对于对方的心思,那是再了解不过了。所以,没必要遮掩什么,直奔主题才是最正确的。

  说得太虚了,倒显然自己心虚呢。

  不管怎么说,党委对政府还有指导职能的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