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针锋相对

  张文定这个话说得杀气腾腾,一瞬间,竟然镇得别的想说话的人,都不敢随便乱开口了。

  这个原则问题,实在是个大问题,里面有凶险啊!

  现在关于这条二级路扩建的问题,县委常委会早就拍板决定了,要扩建,甚至省交通厅都已经批拨了一部分款项下来了,那么剩下的工作,就是县府具体来操办了,关县委什么事儿?

  是的,这时候的张文定,意思表现得很清楚——这是政府事务,由老子说了算,谁特么要是瞎逼逼,那就是跟老子过不去!

  为了工作,而和张文定结下私人恩怨,划得来吗?

  大部分脑子里都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总要在心里权衡一下。基本就连梅胜言和刘爱琼,都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

  倒不是说梅胜言和刘爱琼在这时候就没胆子支持吴忠诚了,而是,他们支持了之后,能得到什么好处?

  是的,这事儿是交通口的事情,他们两个,从这里面分润不到好处啊!

  举手表决的时候,他们两个可以肆无忌惮的支持吴忠诚;在吴忠诚明确说出一个方向之后,他们也可以很坚定的跟进。

  但现在,吴忠诚毕竟没有明确表示要抢夺这个项目的主导权,只是不着痕迹的暗示了一下,甚至连暗示都相当不明显,那他们就不得不在心里多转几个圈了。

  人总,总是要先考虑自己的。

  他们以前一直支持吴忠诚,并不是因为他们对吴忠诚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因为吴忠诚能够给他们一些好处,而且,还因为吴忠诚在燃翼说一不二没人敢反对!

  现在情况不同了,张文定出现了,吴忠诚在燃翼不能够一手遮天了。

  所以,这时候,就连梅胜言和刘爱琼,都在心中稍稍迟疑了一下。

  其实,这个迟疑,就表明了他们的潜意识中,已经开始认可了张文定的领导地位,开始觉得张文定在燃翼能够和吴忠诚分庭抗礼了。只是,他们是不会承认自己潜意识里有这种想法的。

  于是,在张文定的话落音之后,整个会议里,所有人都没有马上接口,竟然诡异地出现了一种迷之寂静。

  吴忠诚对这静寂有些恼怒,可现在是在开会,他不能动粗,更不能暴路如雷,那样会表现的他已经黔驴技穷。

  当然,他也不是无计可施。

  能够在燃翼一言九鼎这么多年,他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

  陈从水的目光偷偷扫过与会的众,打从心里觉得舒坦。

  吴忠诚啊吴忠诚,你也有这一天?

  当初吃独食的时候,你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落得这个下场吧?以前,你但凡在吃肉的时候,稍稍给我们几口汤喝,现在也不至于弄得个众叛亲离啊!

  看看人家张文定多大气?

  人啊,还是要舍得,有舍才有得嘛。

  脑子里一瞬间冒出这许多想法,陈从水莫名轻松,暗想自己终于不用在夹缝中生存了,剩下的事,吴老板和张老板,你们俩就去斗个头破血流吧!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陈从水现在就属于看热闹的人,其他常委即便有些不想看热闹,但惦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板,感觉贸然插嘴可能会引火烧身,却就只能看热闹了。

  列席常委会的人,不仅仅只是看热闹,甚至有些人脸上都已经显现出了迷之微笑。

  嘿嘿,以后县里面,恐怕有的是乐子看咯。

  ……

  吴忠诚没料到,就连梅胜言和刘爱琼这两个人,都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支持自己。

  他心中的滋味,真是没办法形容了,也只能继续亲自上阵了。

  动了动手,把面前的话筒压了压。

  他要把话筒调到一个最合适的位置,这样才能够让他的声音最大的传播出去。

  虽然开会的只有这几个人,但他还是想通过扩音器把自己的声音放大,以至于让所有人都明白,现在他是老大,老大说话就要有底气,就要嗓门大。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吴忠诚,心里就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够显得自己有权威,有掌控一切的权威。

  话筒调好之后,吴忠诚也冷静了下来,觉得没其他人说话也好。

  这种时候,如果梅胜言和刘爱琼说话了,一个不注意,哪句话没说好,被张文定抓住机会的话一番攻击,那自己就被动了。

  所以,这种事关以后话语权的战斗,他必须亲自出马,以泰山压顶之势,才能够压住张文定的嚣张气焰,才能够给跟随他的人一个强烈的信号——燃翼还是姓吴!

  一念及此,吴忠诚就一脸严肃地说道:“刚才文定同志讲得非常好,他这个意思,我个人表示认同。啊,常委会拍板重大工程,正是体现了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职能,大项目先经过常委会是党委的职责。啊,当然了,并不是说常委会拍板之后,就对这个项目不管不顾了,不关心不过问了。啊,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本着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态度,只要是常委会上拍板的项目,在后期实施阶段,县委常委会也要全程参与,监督执行,避免出现问题。啊,同志们呐,想必大家也都清楚,很多项目,从开工到建成,由于缺乏了必要的监督,党委的监督没有到位,使得项目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最终造成不必要的浪费,甚至是出现一种重大的过失。这些虽然都是外地的事情,但同样触目惊心呐!所以啊,我觉得,重大项目的施工过程,包括招投标的这个过程,都需要有常委会的监督,否则最后能不能实现设计效果,能不能达不达要求,这个都是有疑问的。”

  这个话说得相当不客气,跟张文定先前的话,直接就是针法对麦芒,丝毫不相让!

  吴忠诚的当仁不让,令张文定非常气愤,老子都入主县府了,你吴忠诚还要插手政府的细致工作,还披上一层理所当然的外衣,那我张文定还玩个鸟啊!

  不过,张文定虽然气氛,却也相当冷静。

  他也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你吴忠诚想插手,我偏不让你得逞。不就是讲政策么?谁怕谁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