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自认

  传言的版本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而且传得很疯。

  有人说这条路在招标上动了手脚,因为投标的公司不服,所以才打了起来;有人说是工程的砂石采买出了问题,送砂的和工程上打起来;有人说县里其实没钱,这些干工程的都是垫资的,没钱给工人开工资,工人闹起来了。

  反正这时候,真是各种谣言满天飞,每种谣言都有市场。

  仅仅半天时间,整个县里,似乎人人都知道了工程出事的消息。

  没办法,网络传播速度太快了,事发当场,就有附近的村民们拿手机拍了照片录了视频,发了微信朋友圈,然后,很快便传开了。

  ……

  这是张文定入主县政府之后的第一个大工程,他为了把这个工程干得漂亮,甚至都重用了陈从水。

  可是,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会出现这种事。

  他原以为照顾一下本地公司会对自己的工作有利,可没想到现在照顾了本地公司,却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且不说这次冲突对社会治安造成什么影响,单单那些谣言的传播,就已经让他坐立不安了。

  而且,这会让县里的干部群众对县政府降低信任的。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如果老百姓对政府失去了信心,那么他这个一县之长就干的太失败了。

  这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件大事,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的,他还想着靠这一炮打响,让以后的工作趁势而上呢。

  可现在,这第一炮不但没有打响,反而落在自己的脚下炸了。

  张文定很是郁闷,可郁闷并不能解决问题。仔细想了想,他又有点怀疑,觉得这件事发生的并非偶然,底下上报的情况,不能全信!

  他不是一个阴谋论者,但是,他这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怀疑——下面报上来的情况,真的不要太相信。

  这点理智,他是有的——如果完全相信下面报上来的情况,那什么事情肯定都是美好的。

  越想,张文定就越觉得,这个事情的经过看上去合乎常理,但仔细想想,这里面或许另有蹊跷。

  ……

  事情发生以后,由于影响太大,又加上这个工程是县里的重大项目,所以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

  说县府重视,这是必须的,张文定自己弄的项目呢,肯定重视啊!

  张文定重视的结果,就是立马在县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

  凡是跟这条路有关系的部门一把手,全部参加了会议。在会上,张文定要求要彻查这次事情的起因,严惩肇事者,而且一定要做好伤者家属的安抚工作,同时,省道扩建的施工进度还要保证。

  县府的会议还没结束,吴忠诚便决定召开紧急常委会。当然了,召开紧急常委会自然要给常委们赶到县委的时间,所以张文定还是有时间把政府这边的会议结束的。

  当然了,由于县委常委会要召开,所以张文定这边的会,结束得比较匆忙,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县委。

  这次常委会跟是紧急常委会,按说这样的会议,吴忠诚怎么着都要先和张文定私下沟通一下,但这一次,吴忠诚没有沟通,直接就在会议室开会了。

  等人到齐之后,吴忠诚便直接开口了:“同志们,现在开会。今天的会议只有一个议程,那就是研究一下这次因为修路爆发的集体冲突问题。我先简单说一下情况……”

  吴忠诚没有让委办主任来说明情况,而是自己简单地把下面报上来的冲突情况说说了一下,然后痛心疾道道:“情况就是这个情况。啊,这件事,啊,我说这件事,性质非常恶劣,对县里造成的影响非常大,老百姓的反响非常不好……而且,我个人也听到了很多议论,说我们在道路的招标问题上存在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等等问题……这些话我听了很是痛心,啊,同志们,痛心啊!我们修路是为了老百姓,是为了让燃翼能发展的快一些,可是现在呢?修路竟然出现了这种事,这是要干什么?啊,省里刚刚开了会,要严打,在这个节骨眼竟然出了这样的事,这让省里市里怎么看我们燃翼?啊,我不得不说一句,啊,我们有些工作啊,做的实在是不到位,非常不到位!”

  说到这里,吴忠诚用手指叩了叩会议室的桌子,非常生气的样子,但随后,他从鼻子里喷出一道粗气,才继续说道:“这个事情,这起事件,啊,我们要查,要彻查!不但要彻查,要追究肇事者的责任,我们还要刨根问底,找出这起事件的根源,才能对症下药,才能有的放矢,才能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才能给全县广大干部群众一个满意的交待!”

  一通长篇大论下来,吴忠诚似乎有些累了,又像是气愤到了极致,把目光定格在一个空档处,似乎都有些不聚焦了。

  众人明白,吴忠诚目光的这种不聚焦,与他当初一言九鼎时那种霸气凌厉虽然大不一样,但同样都不会是吃素的。

  张文定算是听明白了,吴忠诚今天名义上是开常委会,其实就是想对付自己的。

  怎么说这也算是政府层面的事情,吴忠诚现在要找责任人,那么自己这个一县之长就是第一责任人啊。

  这个责任,就算是有人替自己顶着,那自己也不可能完全脱得了干系的,况且也没人替自己顶啊。

  有肉吃的时候,张文定相信陈从水肯为自己冲锋陷阵,但要担责任的时候,张文定敢肯定,陈从水肯定没那么讲义气——讲义气也混不到他这个位置啊!

  这种时候,张文定自然不能让自己陷入被动,他没有等别的常委发起攻击,便接过吴忠诚的话,很镇定地开口道:“班长说得对,这起事件,性质太恶劣了。这起事件,折射出了这次的工程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我身为县长,感到很惭愧……刚才来县委之前,县政府已经召集各部门开了一次会,专门研究了如何解决这件事,而且会上也强调了,是谁的责任谁就承担,一定会全县干部群众一个交代。”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