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送你回家

  张文定这时候挺放松,话就说得比较随意了:“叫哥叫叔都行,不过如果你觉得不习惯,那叫我文定同志,或者张文定也行。”

  这可难坏了陈娟。

  她根本就看不出张文定像是开玩笑,叫哥哥她是实在叫不出口,叫叔叔更不可能,可如果直呼其名,更不合适啊!

  一瞬间,陈娟就犹豫了。这个称呼到底该如何叫,她一时还真拿不定主意,也只好举着杯子,看着张文定,不知所措。

  张文定其实没别的意思,他就是觉得这种场合下,陈娟称呼自己为领导太死板,而且会破坏了气愤,所以才随口那么一说。

  现在,见到陈娟的犹豫,他倒也能理解,轻轻笑了笑,端起杯子跟陈娟碰了一下,然后说道:“那要不你叫我张哥吧。”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称呼,叫哥哥很难为情,但把姓氏加在前面,那就好叫的多了,一来不会害羞,二来显得亲近。

  陈娟如蒙大赦,使劲点了点头,叫道:“张哥,我敬你!”

  说完,她喝了一口,压了压通通乱跳的心脏。这时候的她,却是没有去想自己是不是比张文定小。

  张文定对于这个称呼还是很受用的,这让他心里产生了一种保护欲。

  作为一个男人,张文定骨子里也透着对女人天生的保护欲,特别是陈娟,这个女人给与他的不只是知己那点味道,而更多的则是能撩起他内心里面的那一点点的触动。

  一口酒咽下,陈娟也没急着吃菜,而是两眼注视着张文定,有些腼腆地说道:“张哥,我怎么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别扭呢?不习惯!再说了,这么叫,会不会显得没规矩啊?”

  张文定哈哈一笑,道:“别多想,一个称呼而已,别太当回事。”

  这个话,其实是张文定在掩饰自己的情感了。

  陈娟其实能多少也能感觉到张文定的某些想法,明白他现在是有些纠结的,既喜欢让自己这么叫他,又怕自己理解错了。

  但张文定越是这么掩饰,陈娟的心脏就越扑腾乱跳。

  不得已,她只好起身去了趟洗手间,用冷水扑了扑脸,这才让自己稍微冷静了下来。

  回到包间,张文定已经把杯子里的酒喝了一半,陈娟惊讶地问他:“你怎么自己喝起来了?”

  张文定呵呵一笑,说:“酒不就是用来喝的?”

  两个人就这么一句一句的聊着,谁都不会主动提起工作的事。这段时间烦心事太多,张文定难得有个放松的机会,而陈娟也不想让工作破坏这个气氛,两人不知不觉把两瓶酒喝了个底朝天。

  本来陈娟打算就此罢休,但张文定却让他再去拿一瓶,他说今天高兴,多喝点不会醉人。

  陈娟有点糊涂了,难道他是真的高兴么?

  从今天晚上他们聊天的兴致来看,张文定的心情应该是不错的,但陈娟又觉得他这是对压抑的一种放松。不过,不管怎么说,张文定想喝酒,那么自己就陪着他,让他一次喝个够吧。

  虽然张文定的酒力很强,但酒这种东西还是很有力量的,等把第三瓶喝完,张文定有些进入状态了。

  陈娟没见过张文定喝多是什么样子,但今天,张文定的话明显的多了起来,而且跟陈娟之间,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从过去到现在,从生活到工作,张文定似乎已经把陈娟当成了自己的红颜知己了,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

  陈娟怕张文定太累,便自作主张结束了今天的饭局。

  下楼的时候,她不得不搀着张文定,虽然自己喝了点酒脸上有些发热,但自己还能站稳,而且脑子非常清醒,可张文定就不一样了,走路明显的有些晃。

  陈娟用两只胳膊架着张文定,张文定想摆脱她,但刚脱离了她的胳膊,他就开始晃,陈娟怕张文定摔倒,最后死死的抱着他的胳膊下了楼。

  其实张文定没醉,他如果和武云一起喝酒的话,这酒一喝完,可以立马倒头就睡。

  但现在是和陈娟一起,那就只能再坚持一会儿了。

  还有一个,他今天喝酒,只是正常地喝,并没有动用内劲来驱散酒气,所以,此时走路,多少就有点晃了。

  今天两个人吃饭,张文定是自己开车,没有带司机秘书,这时候,两个人都喝得有点多,自然是没办法开车的。

  不得已,只能把车留在这儿,打的回家了。

  好在,张文定住的地方,还是当初武云弄的那个地方,而不是县委或者县府院子里,这种比较醉酒的状况,不会让同事们看到。

  拦了一辆出租车,陈娟把张文定扶上车,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坐在车里,陈娟关切地看着张文定,生怕张文定吐酒。

  但慢慢的,陈娟发现这个喝多了酒的男人不仅没吐酒,反而对自己的吸引力更大了。

  此时的张文定,微闭着眼睛,很端庄的坐着,就算陈娟没扶着他,他也能够坐稳——功夫在身,酒醉心明。

  看着这端正坐着的张文定,陈娟心中禁不住地想,如果自己是属于这个男人的,那自己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但这种想法只是在她的脑子里一晃而过,便了然无踪。

  她不敢奢求,也不敢付诸于行动。

  车到小区外停下,陈娟扶着张文定进了小区,来到楼下。

  这时候的张文定已经更加清醒一些了,对陈娟道:“你赶紧回去吧,我到家了,自己能上去。”

  陈娟摇头道:“我送你上去吧,你这样子我不放心。”

  张文定还想坚持的时候,陈娟已经硬扶着他,开始迈步了。

  这一下,张文定也不再坚持了,任由她搀扶着,回房而去。

  进了房之后,陈娟将张文定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又手脚麻利地给他倒了杯水,之后又开始烧水找茶叶,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看着忙得团团转的陈娟,张文定内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瞬间就被触动了,他喝了口水,冲着陈娟招招手,喊了一声:“别忙了,过来坐会儿,陪我说说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