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插手

  张文定就直视着柳如风,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哦?”

  柳如风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投向张文定,这时候自然不会有什么犹豫了,很直接地说道:“外面有传言,这个事情虽然是黄老三起的头,可实际上,背后可能有赵佩华的影子。赵佩华以前在燃翼干过很多工程,县里拿地他也拿得最多,好几个大型小区的房子都是他开发的。这次,他可能有些意见吧。不过,也只是有这方面的传言,具体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

  尽管已经有了得罪吴忠诚的心理准备,可事到临头,柳如风还是有些害怕,这话一开始说得还有点直白,可到最后几句,多少也有些遮遮掩掩了。

  张文定听说过这个赵佩华,但没跟他打过什么交道。

  柳如风见张文定没什么反应,便吞吞吐吐地说道:“领导,我也就只能打听到这点传言,据说赵佩华在县里的关系很硬……别的,我就不清楚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对着柳如风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

  柳如风心中忐忑不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以往的伶俐劲儿,在这一刻,仿佛全都离她而去,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张文定将柳如风的表情看在眼里,便笑了笑,道:“辛苦了。”

  柳如风就笑了笑,道:“领导言重了,就是打听点事,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倒是你,来燃翼之后,为燃翼所做的一切,才是真正的辛苦了。燃翼人民都要对你说一声辛苦了。”

  张文定哭笑不得,这个柳如风,拍马屁虽然拍得很明显,但确实听得让人心里舒服。

  柳如风又换了一种神情,含情脉脉地看了张文定一眼,轻声道:“领导,那您先忙,我就会酒店了。”

  张文定道:“等一下。”

  说完,张文定拿了一个礼盒出来,递给柳如风:“我这里也没啥好东西,不过据说这茶有宁神养颜的效果,你试试。”

  柳如风没有拒绝,道过谢接了下来。

  领导给东西,不在于东西贵不贵,而是一份心意,表明双方的关系又亲近了许多。

  ……

  送走了柳如风,张文定决定从赵佩华身上开刀。

  其实,张文定并不仅仅只是要从柳如风嘴里听到有关赵佩华的事情,而是要通过这个事情,看看柳如风会怎么选择。

  打架事件的背后,张文定要从别的渠道,也能够了解到赵佩华的身影存在其中,并不一定非得从柳如风这儿来了解。

  他主动到荷花园酒店去找柳如风,就是要让别人明白,他对县里的企业家是重视的——柳如风在县里商圈里的人脉非同小可。

  如果柳如风靠向了他,那么县里的商人们,也会有很多支持他,最起码也会选择观望,而不是站到吴忠诚那边去。

  这一战,张文定希望能够取得多一些的支持。

  在燃翼县里的领导干部中,张文定知道自己的威信比吴忠诚要低一些,那么,他就要多拉一些别的阵营来支持自己,比如说商人。

  商人一般都是敢赌的。

  当初在县委当专职副的时候,张文定在那个党外人才培养的事情上,就已经让许多商人尝到了甜头,现在,他相信通过他去一趟荷花园酒店,然后柳如风来一趟县政府这个举动,就足以让那些商人们闻到些不一样的腥味了。

  他现在要动的赵佩华,是燃翼商人的中一员,并且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一员。为了避免让燃翼的商人们以为他张文定要在县里对经济人士动刀子,所以,他要先通过柳如风,来表明一个态度,一个让大多数放心的态度。

  这样的话,在等他赢了吴忠诚之后,才可以让县里人心尽快安定。

  确切地说,是让县里各行各业的老板们尽快安心。

  要把县里的经济发展起来,光靠他张文定一个人肯定是行不通的,得充分调动起燃翼县现在有的老板们的积极性才行。

  这个,才是他拉上柳如风的最主要目的。

  至于说赵佩华嘛,张文定早就有打算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刘浩联系芭蕉镇派出所所长温大奎了。

  当初,药厂附近的农民因为听信了污染的传言,跑到了县政府,而吴忠诚和姜富强都对这事儿不理不睬,他张文定以县委专职副的身份,将事情圆满解决了。

  在那起事件中,张文定对温大奎的表现还是比较欣赏的。

  只不过,这中间隔得太远了点,后来张文定也没注意过温大奎。但是,毕竟温大奎在他心里留下了印象,现在需要用人之际,他一下就想起来了。

  想到温大奎,张文定自然就会想到,温大奎在县局肯定也是有靠山的。

  若是没靠山的话,温大奎怎么可能坐稳芭蕉镇派出所所长的位置?

  毕竟,芭蕉镇虽然不在县城里,但离县城也不远,可以说就在城边上了——若是隔得远了,当初药厂也不会设在那儿,新药厂也不会收购老药厂。

  毕竟,办企业的,交通问题也是需要考虑进去的。

  能够在这样一个镇里坐稳派出所长的位子,要说县局里没人,那就是开玩笑了。

  当初,张文定还是县委专职副,没办法往县局插手。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是县府一把手,而警察机关,那是属于政府组成部门的,所以,他要插手,那是名正言顺的。

  只是,目前来讲,县局几乎被吴忠诚完全掌控了,当初姜富强都拿县局没办法,现在的张文定,想要插手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可如果用起县局来,不能用得很顺手的话,那对于他后面要搞的事情,也是很有限制的——赵佩华这种人,在警察系统中,肯定人面很广,不好动啊!

  所以,昨天张文定就给刘浩打了那个电话。

  不过,由于昨天温大奎在市局学习,手机没电了,一直到今天才联系上。

  一番电话后,刘浩了解到了想要的情况,便给张文定回了个电话:“老板,县局的钱海钱局长对温大奎同志一直很关心,钱局长业务方面很扎实,破过不少大案子。不过,县委和县局担心钱局长精力不济,给他分管的工作比较少……”

  张文定就明白了,淡淡然道:“让钱海单独来见我。”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