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见着人

  张文定非常清楚,别看现在这个事情,表面上只是工程重新招标。

  可是这个事情的背后,却是决定着他和吴忠诚之间到底谁能在燃翼作主。

  这个二级路的扩建工程,可以说是张文定一手促成并操办的,从交通厅要项目,至交通厅把资金拨付下来,至现在这条路的施工闹出大事,甚至以后这条路的后续资金,都得他张文定想办法。

  在想办法的同时,还要防备着吴忠诚借机生事。

  这种种艰难,不足为外人道。

  修这条路是他当县长一来的第一件大事,如果这件事搞不利索,那么他这个一县之长就刚迈步就摔了一个大跤,虽然还能站起来,但以后恐怕就会瘸了。

  这事说小就小,但说大就非常大。

  所以,张文定一定要重视这个事情。在对付赵佩华的时候,他不仅仅要让在警察那边有助力,自己也要亲自行动,确保最重要的环节不出问题。

  反正就是自己亲自去见一见潘小荣这个女会计,往乡里跑一趟而已,就当是下乡视察工作了。

  女会计潘小荣的家也是燃翼的,但却是在一个山村里,这个村张文定没去过,但他只是稍稍一查,便知道,这是燃翼县有名的贫困村。

  这村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村里的低保率最高,全村二百户人家,七百口人,却有七十多人吃低保,接近十分之一!

  这样的情况,在别的地方并不多见,但在燃翼却是个活生生的现实。

  这个数据,张文定刚看到的时候,脸上也禁不住有点发烧——身为一县之长,治下还有这么穷的农村,他真的觉得丢脸。

  潘小荣的家,这是一个四面环山,风景原始的小山村——原始的不一定穷,但穷的肯定会比较原始。

  张文定的车只到村头就停下了,也没惊动乡镇和村里的干部,自己问明了方向,步行去的潘小荣家。

  虽然村村通喊了很多年,但真正落实的基层难度却非常的大。

  其他平原城市,搞村村通建设很容易,但山村却不一样,村级公路确实也通了,甚至还有水泥路。但是呢,这个水泥路,就只是通到村里,至于村里各个组,就要看方便不方便了。

  方便的组,通了水泥路,不方便的组,可能还只是粗路。

  但这路通到组了,也就算是很不错了。

  可是,在山村里,一个组几十户,散落在不同的山谷或者山腰甚至是山顶上,这车路真的不可能通到每一户村民的门口去,这不现实。

  当然了,也有不少村民,已经开始在村口建房子了——毕竟谁都希望自己住得方便一点,跟大伙挨得近一点嘛。

  潘小荣的家没有通公路,张文定步行了一段小路,过了一个山头,才到她家门口。

  不过,这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不算什么。

  看着潘小荣家的院门,张文定心里又震撼了一下,这山里的人,真的穷啊!

  说是院门,其实就是用树枝困扎成的一个栅栏,院墙都是用树枝扎起来的,院子里,一眼望去,是个标准的小三间,小三间的左边,有一个低矮的厨房。

  院门是开着的,张文定迈步进了院子,对着小三间的正门喊了一声:“有人么?”

  屋内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女声:“哪个啊?”

  伴随着这话落音,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拄着一根棍子蹒跚的从房门里面走了出来,见到院子里的张文定,她先是一愣,接着便问他:“你找哪个?”

  这老妇的背有些驼,面容漆黑,像是门框上的颜色,头发有些凌乱,但并不是那种不打理的样子,上身穿着一件深色的棉袄,下身穿着一条洗的已经发白的裤子,脚上是一双老旧的布鞋,她一只手拄着棍子,另外一只手扶着门框,好像是腿脚有些不利索。

  张文定两眼看着老妇,脸上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对老妇道:“大娘,请问一下,这是潘小荣的家么?”

  老妇瞪着眼睛定定地看着张文定,没有急着回答。

  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张文定看得出,她对自己是很防备的,他没有着急,也没有向前迈步,依然面带微笑看着老妇。

  好一会儿,老妇可能是从张文定脸上没有看到什么凶悍的气息,才疑惑地问道:“你是哪个?”

  张文定就知道,自己并没有走错门,他继续微笑着,道:“大娘,我是小荣的朋友,过来看看她。”

  张文定来之前是买了点东西的,一箱牛奶,一些水果,他觉得自己不能空着手去,不管潘小荣家庭条件怎么样,看得起看不起自己的东西,自己都要表示一下对她家人的尊重,而且张继松自称是潘小荣的朋友,就更应该表示一下了。

  空着手去看人,这多少是有点不礼貌的。

  老妇迟疑了片刻,觉得张文定面相上也不像是坏人,没再坚持问张文定的名字,咳嗽了一声,说:“哦,那你进来吧。”

  张文定这才提着东西跟着老妇进了屋,在院子里张文定就看得出,这个家并不富裕,但进了屋他才知道,这哪是不富裕,简直就是穷的一清二白。

  屋里的光线很暗,以张文定从小经过特别训练了的眼睛,也是适应了近五秒钟才看清了屋里的陈设。

  正对着屋门的是一张老的发黑的八仙桌,两侧摆着两张圈椅,已经磨出了光,八仙桌的左侧是一个灶台,下面堆了一堆柴火,灶台旁边是一个水缸,水缸前面是一个石头垒的台子,台帐放着油盐酱醋。

  看到这里,张文定就知道,自己先前觉得这小三间旁边低矮的房子才是厨房,那是自己想当然了。人家的厨房,直接就设在正屋里了。

  八仙桌的右侧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好像是睡了,被子已经被烟熏的看不出颜色。

  床旁边摆着两张凳子,其中的一张凳子上坐着一个女人,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屋顶,有人进来,她并没有为之所动,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跟她无关。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