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慌了

  “我明白了,我这里会跟县纪委沟通的。”张文定就不相信了,还治不了一个赵佩华了。

  县纪委那边,张文定虽说不可能做到如臂使指,但一般情况下,用起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得到了张文定这么肯定的支持,钱海信心大增,也没请示吴山为,便直接派了两个手下,又给温大奎打电话借了两个派出所的合同警察,让他们前去潘小荣家了解情况,并且暗示了,就留在潘小荣家。

  一方面,这做么,可以有效监督网上那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真的到了潘小荣家之后,会不会弄出什么对燃翼县里不利的举动,另一方面,也是对赵佩华的一种防范——谁知道赵佩华会不会派人去呢?

  毕竟,以赵佩华的势力和手段,真要干点什么事儿,难度并不大。

  虽然说警察局党委班子成员中,大部分都是跟着吴忠诚的指挥棒走,但在中层以及基层干警中,钱海的威信还是比较足的——业务能力强,容易得到血性男儿的尊敬。

  只不过,毕竟他已经靠边站了,干警们就算是心里尊重他,但为了前途,也不可能紧跟他了。只是,现在他以调查小组副组长的身份,安排点事儿,还是有人愿意真心配合的。

  这个安排做出之后,钱海也没有亲自给赵佩华打电话,尽管他有赵佩华的电话。

  他只是叫一名干警,公事公办地通知一下:“赵总我们这儿有个情况,需要找您了解一下,您看是你过来局里,还是我们去您公司?”

  这个态度,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但是却不是任何一个局领导通知的,这就让赵佩华有点不爽。

  不过,不管爽不爽,他这时候也不会乱发脾气——他也知道自己的那点事儿,闹到网上了,现在情况比较不妙。

  当然了,赵佩华在县里是紧跟吴忠诚的,而且警察局里他也熟人特别多,倒是不担心会出什么事,只是感觉到挺恶心的。

  以赵佩华平时的脾气,对这话自然是鸟都不会鸟的,但现在这非常时期嘛,他也就收起了性子,平静地回答道:“我先看看时间安排吧。”

  面对这种情况,他都不需要找出什么现在人在外地的借口——赵总在燃翼混得好,面对警察局一点都不虚呢。

  不等电话那边的人说话,赵佩华就挂断了电话,抬手又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县局政委黄强:“领导,刚才你们局里来电话,要我过去……这是个什么情况?”

  黄强笑着道:“这我不太清楚啊,最近我都只抓思想政治工作,业务方面,都是吴局亲自抓的。要不,我给你问问。”

  这种推脱的话,赵佩华当然听得明白,心中恼火不已,也懒得和黄强废话,直接就压下了电话。

  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赵佩华觉得,自己还是要有所行动,不能任由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了。

  真当他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响了,不认识的号码。

  犹豫了一下,赵佩华还是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赵佩华吗?我这儿是县纪委,有些情况,需要跟你了解一下,你马过来一趟。”

  赵佩华顿时就慌了,先是警察局,这紧接着又是县纪委,这……这是要闹哪样?

  不过,虽然心里慌,赵佩华却也没有自乱阵脚,而是小心地发问:“县纪委?我……我是个商人,我又没有公职……”

  “没有公职你也是党员!”电话里的声音猛然加重,“配合组织上的工作,是你应尽的责任。”

  这个话说得赵佩华心里的一点侥幸都吓跑了,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那……我现在在开会,暂时来不了。”

  “尽快过来,我已经通知到你了。”电话里又传出这么一句,然后就断线了。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盲音,赵佩华心里更慌了,怀疑了一下这是不是诈骗电话,可内心深处却明白,这不是诈骗电话,因为这电话号码虽然不熟,但他看得出来前面的号段,是属于县委里的号段。

  联想到黄强刚才接电话的态度,赵佩华觉得,这次的事情,恐怕要小心应对了。

  一念及此,赵佩华也懒得再找别人了,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吴忠诚:“老板,您在哪儿,我找您汇报一下工作。”

  虽然赵佩华不是体制内的人,但他毕竟是吃的工程饭,跟公家人打交道多,这话说得也就有点半公不公的了。

  吴忠诚哼哼着道:“什么事,你先说。”

  这话的意思,就是目前不想和赵佩华见面了。当然了,如果事情特别重要,也不是不能见。这个分寸的把握,就在于赵佩华想说什么事情了。

  赵佩华知道吴忠诚的说话习惯,也明白现在不是讲客气的时候,立马就来了一句很劲爆的:“警察局吴山为要整我!”

  吴忠诚冷哼了一声:“身正不怕影子斜,现在是法制社会。积极配合警察局的工作,把事情解释清楚,不要让一群别有用心的人破坏县里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赵佩华可不想被这几句套话给哄住,立马又道:“可是……”

  “吴山为同志压力也很大。”吴忠诚不给赵佩华继续说话的机会,打断他的话道,“这次的事件,引起了县政府主要领导的注意,警察局首当其冲啊!啊,赵总啊,你是县里的知名企业家,还是县人大代表,县里相信你的觉悟。”

  这一次,赵佩华算是听懂了,合着这事儿,还是县政府张文定在背后搞事情啊!

  尼玛,张文定啊张文定,修路你把我排挤在外,我没找你算账就很给你面子了,现在你居然还敢搞我?真当我赵佩华是好欺负的?惹得老子火来,让你张文定离开燃翼的时候身体缺几个零件你信不信?

  赵佩华的恨意,张文定并没有感受到,但县里工作的困难,他是更深地感受到了。

  此时此刻,张文定正一脸不敢置信地神色看着面前的县林业局局长,诧异地问道:“你说我们县里的林业工作,被省林业厅批评了?县里各个乡镇,哪个不是山高林密,这种情况下,你们还能被省厅批评,我就问你一句,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干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