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战场

  不怪张文定冒火,这事儿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燃翼是个穷县,山高林密,说得文艺一点,这里有着原始的生态,说得现实一点,这地儿除了县城之外,别的地方就属于没开发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无论是农业、工业、商业还是服务业,想发展起来都不容易——毕竟这山虽然原始风貌有,可却没什么特色的地质地貌,自然风光是有,但远远称不上风景。

  这些方面的工作不好开展,一时之间没取得什么成绩,张文定是能够理解的。

  只是,这种情况下,别的工作不容易,可林业工作嘛,这条件那就真是得天独厚了。而就在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下,县林业局居然还被省林业厅批评了,张文定这个一县之长,想不生气都不行了。

  “我……”县林业局局长丁奉觉得自己无比委屈,却也不敢辩解什么,只能苦着一张脸看着张文定,可怜兮兮地说道,“我们的工作,还有提高的空间,局里一定会认真汲取教训,在今后的工作中……”

  “今后的工作,你们好好弄个计划。”张文定打断了丁奉的话,“你说说,到底是哪方面的工作,被林业厅批评了?”

  丁奉是新上任的林业局一把手,上任的时间,比警察局吴山为还晚。这还是因为丁奉的前任突然检查出癌症,他才有机会上任的。

  不过,与吴山为相比,丁奉的处境还是要好许多的。

  因为,吴山为是从外面调到燃翼来当警察局一把手的,而丁奉则是燃翼人,并且,他一直就是在林业系统中工作,在林场干过,林业站干过,木检站干过,森林公安也干过。

  可以说,基层林业系统中的那些事儿,丁奉都很了解。并且,在燃翼县的林业系统中,丁奉也自己的班底,也有不小的威望,所以虽然接手时间短,可局面还是掌控住了的。

  然而,掌控住局面了,却并不代表就能够把事情干好,更何况,还是前任搞出来的糊糊事儿!

  是的,是前任的事儿。

  刚才丁奉只是把这个惊悚的情况向张文定汇报,但还没来得及细说。

  “我们县里有十万亩退耕还林……”丁奉说了一句,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组织语言,缓缓说道,“这个,十万亩当时报的,都是生态林。”

  话说到这儿,丁奉就停住了,没再说了,两眼直直地望着张文定。

  张文定眉头一皱,问:“十万亩的生态林,当时是林业厅,还是市里确认的?”

  以前,张文定在安青的时候,就是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对于退耕还林里面的猫腻,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像各县的退耕还林补贴,一般来讲,都是由省林业厅直接下拨的,但有些地方,如果市里认定了,那这钱市里就要给县里拨——省厅的钱,市里也会截。

  这个截,就不再是省林厅业往市林业局下款子,而是省厅对市政府了。

  这中间的说道,比较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总之一条,退耕还林这种事情,怎么着都绕不开省林业厅。

  所以,张文定才有此一问。

  “当初是市里统一报上去的,然后分给我们县里的,这个,这个账面上是十万亩。”丁奉说起这个来,多少有些无奈,“实际上,这个,这个具体怎么回事,县里都清楚。”

  “县里清楚什么?我就不清楚!”张文定真是一肚子火,“省林业厅现在是什么意思?批评的文件在哪里?县政府怎么没收到?”

  嘴里说着不清楚,其实张文定心里,多少还是明白了一些东西了。

  这事儿,说白了,就是望柏市跟省林业厅虚报了退耕还林的亩数,这些亩数,都摊到下面各区县了,可是,这造林的亩数摊下去了,但林业厅甚至是国家林业局下来的补贴款,却落到望柏市财政了,并没有给各区县。

  所以,丁奉才说,这是市里分给县里的,这是账面上的十万亩。

  这事儿,真是窝火,市里得了好处,县里却要背锅。好吧,背锅就背锅,但是,这省厅的批评,这特么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算是正式当县长的第一年,就被省里相关厅局给批评了,那对他张文定的威信,绝对是个巨大的打击,而且也让他的任职经历显得不好看了。

  说得严重点,这事儿对他张文定的前途,都有一定的影响呢。

  当然了,只要武家对他重点栽培,这么一点影响,也完全可以不在乎。但问题是,武家对他,貌似也不怎么样啊!

  所以,张文定才火冒三丈。

  “批评目前只是我们系统内部。”于奉解释道,“这个还没下发文件,就算是林业厅里,听说也有不同意见。目前来讲,还只是吹了个风出来……”

  “吹个风?”张文定这一下真是忍不住火气了,声音瞬间就提高了,“省林业厅吹个风,直接吹到你县林业局来了?”

  丁奉嘴唇动了动,想解释一句,可也知道现在这时候,不说话比说话要好。

  见丁奉不说话,张文定心里的火气更大,你特么的这不是吹风,这是吹牛逼啊!擦,别人听风就是雨,你特么的听风就是飓风!

  省林业厅还只是往下面吹个风,你就草木皆兵跑到我这儿来叽叽歪歪,你还真拿县长不当干部啊,就算分管副县长不在燃翼,可你这么调戏县长,姓丁的你有种,看老子不整出你屎来。

  这一瞬间,张文定对丁奉真是要多恨有多恨了。

  然而,这恨刚一生出来,张文定就又反应过来了,这事儿没这么简单。

  省林业厅吹风吹到丁奉这里,这个怎么看都不正常,而在这不正常之后,丁奉却找到自己这个一县之长当面汇报,那就更不正常了。

  反应过来这两个不正常之后,张文定就不得不深思一下,林业厅吹这个风,到底用意何在?

  这个问题一冒出来,张文定就眼睛一眯,心里隐隐觉得不妙了。

  貌似,省林业厅和望柏市之间,要有一番龙争虎斗了,而战斗的战场,却在燃翼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