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取经

  就张文定目前的形势来说,在县警察局发展一个人已经很不错了,钱海虽然是第一首选,但张文定觉得,他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察。

  只在县局拉拢钱海一个人的话,到时候难免会让钱海骄傲的。而且,光凭这一件事,他也只能是有限的信任与使用钱海,不可能立马就把钱海收为心腹的。

  现在的张文定跟刚来燃翼的时候思想已经发生了变化,并非是个人向他靠拢,他就收入囊中了。他要看人,看看是不是适合跟自己一条战线,如果那些表面上跟自己走得很近,背后却捅自己一刀的主,那是说什么都不能收的。

  钱海这个人虽然有诚意,但就凭他帮自己做的这一件事就相信他,张文定不会傻到这个地步。

  若不是在警察机关实在无人可用,钱海都没这么容易替张文定做事呢。

  修路的事上,虽然张文定没打算从中得到什么油水,但也知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

  只要工程质量过得去,那些人有本事从中得到一份好处,他张文定也不会做出断人财路的事情,但如果拿了钱却在质量上搞出问题,那张文定也不介意搞几个人来立一下规矩。

  想着这些事情,张文定就觉得头疼不已,这当一把手和当副手,真的差别太大了,感觉浑身是手,都忙不过来啊。

  不过,他也只是感慨一下,毕竟,他现在在忙,但他的副手们,也没闲着。

  比如,陈从水这几天可是比他还忙呢——身为分管副县长,二级路的重新招标,陈从水比张文定承受的压力更大。

  当然了,张文定也明白,陈从水忙,是忙得很开心的——这个事情上,陈从水肯定能够捞到不少好处的。

  之前,陈从水分管交通工作,在吴忠诚那里没得到过什么特别大的好处,现在,张文定把分工程事交给他,其实就是想从经济上把他拴住,而陈从水这个人很聪明,既然张文定给了他这个权利,那么他就把这个权利运用好——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能够捞点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还是那句话,只要能够把事情办好,张文定不在乎其他的人在修路这件事上拿多少好处。

  他明白一个道理,不管是什么位置的领导,你的下属如果从你这里得不到什么东西,那肯定不会实心踏地的给你干工作的。官场跟企业不同,官场上的人要的不是工资,而是工资外的收入,就算是有些工作是他必须要干的,那么你不给他点额外的好处,而是只靠着工资让他帮你卖命,那根本就不可能。

  况且,这些人所干的工作论政绩的话,那可都是领导的菜,当兵的根本就轮不到。所以说明智的领导就会拿出点小恩小惠来赐给下属,他们能干好工作,干出成绩,也是给领导脸上镶金镀银的。

  张文定在燃翼毫无根基,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取得副手和下级的投靠了。

  当然,如果哪天那个人真的跟自己翻了脸,甚至威胁到自己,那么这些事又会成为他们的一个把柄攥到了张文定手里,不要说这是阴险,其实在官场,玩的就是阴险和心跳。

  ……

  燃翼县中草药种植一直是张文定重点关注的大事,基地的草药产出了,药厂眼瞅着就要建设完了,而且今年的中草药也长势喜人,但在运作方式和经营模式上跟全国中药种植大县——阳南县还存在着不可同日而语的差距,张文定打算率团去阳南县进行考察学习。

  阳南县属于石盘省的邻省,与燃翼不属于一个省级行政区域。

  虽说阳南县跟燃翼县的地理环境同属于山区,但阳南县的中草药种植规模却是在全国数第一的。

  而且,阳南县的中药产业也占据了全国中药产业的半壁江山。

  为此,阳南县被国家农业部封为“全国中药第一县”,这个响亮的口号让阳南县一度风靡全国,全国各地纷纷效仿。但多数是虎头蛇尾,用阳南县人的说法,就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燃翼县现在也要搞中草药种植,虽说是刚刚起步,但张文定却怀着一颗雄心的,要把燃翼建设成以中草药种植和中药加工为主导产业的大县,就不能闭门造车。

  向兄弟县市学习,变成了燃翼汲取经验,少走弯路的唯一途径,而去哪里学习,阳南县则成了第一首选。

  一切联系好了,张文定便带着分管副县长,农业局局长,两个乡党委书记,以及其他随从人员来到了阳南。

  阳南县以中药种植闻名全国,全国各地考察团队络绎不绝,县里的领导人工作几乎都用在了接待任务上。

  特别是在春夏两季,中草药生长正旺盛的时候,县里的接待任务更是严峻。

  张文定一行到了阳南以后,县里只出了一名副县长陪同,而且凡是因考察而产生的费用,燃翼县自行承担。

  张文定并不因为这样的接待方式而感到没被重视,他交代随行的人员,这次考察一定要认真,不能走马观花,要认真学习人家的经验,争取回去以后把这样的模式用在燃翼,起码不能白跑一趟。

  不过阳南县却不这么认为,阳南的领导有自己的想法——每年全国各地的考察团都来阳南考察,这最核心的技术如果被其他人学了去,那阳南”全国中药第一县”的名号就面临着让位的危险。

  虽然各地都想学点东西回去,但基本上也就是走走看看,学了皮毛却学不到真东西,回去把学到的皮毛在自己县里一搞,不管费多大劲,也永远超越不了阳南县,这就是竞争。

  张文定来之前就听说南阳县比较抠门,不会轻易把自己的秘诀外传,特别是像燃翼这种刚刚认识的兄弟县,那更是抠的要命。人家安排个副县长陪着就已经仁至义尽了,要是再告诉你具体的操作流程,那岂不成了农夫与蛇的故事了么?

  张文定这次可是奔着实际的东西来的,为此他还专门带了一名中草药种植方面的专家,目的就是取点真经回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