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预感

  星期五,张文定打算去乡镇一趟,顺便看看武云。

  武云在这边支教,虽然身份还没完全公开,但县里也有些人知道,这个女孩子有着不简单的背景,只是还不知道她是武贤齐的女儿。

  在这种情况下,武云难免会受到一些骚扰——没人敢去招惹她,但有些领导干部却愿意关心一下她,纯粹好意的那种。

  还有一些干部,则是听到一些关于她和张文定之间的风言风语,进而去讨好她——没办法,她只要回县城,就是住在张文定的房子里的,有人心总是能够往歪处想,想不让人误会都不行。

  面对这种关心,武云也很无奈。

  所以,她已经萌生了换个地方支教的念头。

  张文定最近虽然一直在忙工作,但对于她的这种想法,也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一次,就是他想再去她支教的地方看一看。

  因为张文定是突发出来的想法,所以也没有通知相关部门,带着秘书和司机在乡镇呆了大半天,回城的时候有些晚,好在今天武云跟他随车回城,路途上倒也不寂寞。

  张文定和武云已经有日子没见面了,张文定今天去新奉镇,特意给武云打了个电话。

  中午镇政府安排吃饭,武云也在场,其实两个人的关系能隐藏到如此地步,也算是比较成功的。只是这个省里来的支教的美女大学生,能让县长钦点来一起吃饭,也在情理之中,镇上的领导也不会说什么。

  这个,反正表面上,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至于心里是不是觉得张文定和武云之间有点什么,那就只有那些人自己心里才清楚了。

  调研完了后,武云说她的福特猛禽皮卡车坏掉了,镇上修不了,而且县里的师傅她也怕技术不过关。想来想去,她那台进口的福特皮卡车,就算不去省城修,恐怕也要从市里找个修车的,于是,她便和张文定同行回县里,准备明天去市里。

  路上,张文定的车不急不缓的行驶着。由于有秘书和司机在场,二人也不好说什么要紧的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那进口车,质量也太差了吧,怎么还能坏掉?”张文定问武云。

  武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瞧瞧这路吧。再说了,我那车很长时间没保养了,这破路整天开来开去的,别说进口车,就算是从外星球来的车,也得坏。”

  张文定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其实这条路县里已经列了计划了,只等资金到位,就修缮一下,现在嘛……坚持坚持吧。”

  刚说完,一阵颠簸,让张文定心里五味杂陈。

  这路太差,他这个一县之长,也是脸上无光啊!

  武云看着窗外,脸色凝重,张文定感觉气愤有点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便跟武云开了个玩笑,道:“我说丫头,不至于因为车坏了闷闷不乐吧?”

  其实这话完全就是玩笑话,凭着武云的心性,别说是车坏了,就算是车丢了她也不会当回事,无非就是再买一辆而已。

  况且,她又不缺这几个钱,这次车坏了去市里找修车师傅,到底是她想跟张文定多呆一会,还是真想修修车,或许只有武云自己知道了。

  不过,武云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用语言来挤兑张文定,而是扭过头看了一眼张文定,然后把目光定格在他的脸上,迟疑了十来秒。

  张继松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用手抹了一把脸,笑着问她:“怎么了?我脸上还有饭粒么?”

  武云还是没笑,表情有些凝重地说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会有事情发生。”

  武云的武道修为在张文定之上,虽然年龄小,但道行却已不是张文定所能揣摩透的。人都是有第六感的,而有功夫在身或者混江湖的老手,第六感往往比常人要强烈得多。

  这并不是说这世上存在命运预知一说,但有些事情用我们常人的思维也是没法解释清楚的。就像是六七十年代流行一股算命风一样,当然了,这种算命信则有,不信则无,但并不代表着这就是科学的。

  武云的武道修行已经快要到了“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到了这种境界的人,往往都能够在危险到来之前就有所感觉。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她能算到即将会发生什么,而是她觉得,跟她的安危有关的事,她会有所预感。

  就像是她跟张文定说会有事发生,但具体什么事,她根本就不知道。

  或许是出车祸,或者是遇到山体滑坡,或者是遇到有人打架,各种可能都有。

  张文定对于武云这个话还是很重视的,毕竟武云的神色很郑重。

  他明白武云的道行比自己深,所以有时候武云的一些想法,张文定只是想不通,但也不会去忽视。

  张文定看了看武云,从气色上排除了身体不舒服的因素,便安慰她道:“这条路走了无数遍了,能有什么事啊?再过一会儿,就上了大公路了,别瞎想。”

  车子又走了五分钟,武云突然对司机道:“靠边停车,我来开。”

  县政府的车在管理上虽然有严格的规定,但这些纸上的东西并不代表着就能严格去落实,加之车上坐的是张文定,武云虽不是政府方面的人,但她跟张文定的关系已经到了她发号施令就等于张文定做出的指示一个效力。

  司机听了武云的话赶紧减速,身后的张文定插了一句,对武云道:“不至于吧?”

  武云没说什么话,而是看了张文定一眼,眼神里透露着不确定的神情。

  这种神情让张文定很紧张,他跟武云接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的紧张,而且表情严肃得有些吓人。

  张文定无奈,只能吩咐司机停车。

  武云坐到驾驶座,把座椅稍微一调整,又吩咐众人扎好安全带,这才缓缓的往前行驶。

  新奉镇通往燃翼县城的路,有一半是山路,而且是那种绕行的山路。九曲十八弯,虽不如传说中的318国道险,但一般人也不怎么会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