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撕破脸

  林业厅对望柏市委表示不满?

  这个,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不满,董达承都不敢代表林业厅来表达啊!

  更可恨的是,董达承还是第一次被下面区县的人问考虑过后果吗这种话,这让他这个省厅来的人觉得再也不能忍了。

  是的,这是要个人,都不能忍啊!

  你张文定只是燃翼的一县之长,你以为你是望柏一市之长?竟然敢对我说这种话!

  然而,尽管不能忍,可董达承这时候却不敢乱说话了。

  张文定在这瞬间,气势全放,竟然压住了董达承的气势。

  真要说起来,省厅里的正处,在下面确实算是个领导,但他们平日里,在省厅也是属于夹着尾巴做人的,厅领导才是领导呢——他们不是领导,而是为领导办事的。

  张文定却不一样,现在的燃翼,说张文定只手遮天也不为过,权力太大,威信太高,养成的习惯就不指挥别人,而不是像董达承一样给别人做服务,所以这气势上,张文定就相当足。

  更何况,张文定是经历过生死考虑的习武之人,血气涌动之下,煞气随身,更具气势。

  气势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虽然同为正处级,但张文定手下光管着的副处,就比董达承处里所有人都多,更别提更多的中层干部了。

  所以,张文定尊重董达承的时候,可以当董达承是领导,可要对董达承不爽了,那董达承的份量还比不过县府的一个副县长。

  在这种情况下,张文定气场一开,董达承必然就弱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董达承能够混到现在的位置,眼力还是有一些的,虽然他不知道张文定背后是谁,但这么年轻的一县之长,并且还主持县委全面工作,就算是用脚后跟去想,也想得到,这个张文定在省里有着很强悍的靠山。

  不过,就算张文定有靠山,董达承也没有多害怕——干工作,如果怕这怕那,就什么都干不好了。

  但是吧,董达承不怕害怕,却不代表他愿意莫名其妙跟人结仇——为了工作而争执甚至是动些手段,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把工作问题变成了私人恩怨,那就太划不来了。

  好在,董达承能够混到这个位置,应变能力还是有一些的,所以,直接就无视了张文定要把事情往私人恩怨上扯的意思,只说工作:“你们县里这个态度,我会向厅里反应,建议厅里跟你们市里沟通。”

  这个话,其实就是示弱了。

  林业厅来的一众人等听到这个话,心里相当不好受,也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了。

  毕竟,这是在燃翼,是张文定的地盘,董达承这也算是老成持重之举——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而燃翼县里的人,不管是余世文,还是丁奉,甚至是林业局其余的领导干部,见到张文定对省里来的人都这么说话,并且还压住了省厅来人的气势,都觉得很是解气——别说省里来条狗都比县里的人高贵,你们就是来个处长,还不是被我们张老板死死的压着?

  跟着张老板,不管有没有前途,最起码可以硬着腰杆!

  人嘛,谁还能没点情绪?

  林业厅的情绪这么一上来,就连丁奉,都在这一瞬间胆子上长毛,对着董达承等人道:“董主任,几位领导,县委县政府这么重视省厅的工作,我们还是先过去吧,有些工作,局里只是一些细则,具体的大方向,全县林业工作的系统布局,也牵涉到农业、水利、国土等等方面,这个还是要县政府才有详细的规划。”

  这个话,多少有点语无伦次,但意思却是表达得相当清楚——咱们还是听张县长的安排吧。

  不过呢,虽然意思是那个意思,但话说得还算好听,至少算是给了董达承等人一个台阶下——先去县政府听取一下县里的工作汇报嘛。

  然而,董达承虽然不想和张文定结下私人恩怨,但也不愿意就此听从了张文定的意见——不和张文定结怨,那是展示他省厅来人的大度,不跟下面人一般见识。

  可要是真的去了县政府,那就是向张文定低头了,那就是要听从县政府的安排了,这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这回了厅里,还怎么向老板交待?

  所以,董达承瞟了丁奉一眼,话都不答,也不再看张文定,只是对着自己这一方的人冷哼一声:“我们走!”

  这个走,自然就是离开县林业局,去外面找地方住了,肯定不会是回省里去。

  这个举动吧,虽然不算是服软,但多少也是有点心虚了。

  可是,张文定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此时的他,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很大的挑战,觉得省厅来人有点不通人情了。

  尼玛,老子现在在县里那是真正的一言九鼎,比起当初吴忠诚权力还要大,威望还要高,你董达承这是专业来落我面子来了?而且,还是在我的副手和下属面前落我面子!真当我张文定修道修得一点脾气都没了?

  心里的火气一上来,张文定也是谁都没看,张嘴就吩咐了一句:“给警察局吴山为打电话,立刻抽调警力,一对一贴身保护好林业厅的同志们,若有任何差池,吴山为这个警察局长就不用干了!”

  这个话,说得太狠了,谁都听出来了,只要林业厅的同志们在燃翼县里找到任何情况,那么县里就会撤了吴山为这个警察局长。

  按说,撤一个警察局长,程序上,县里可以做出决定,但实际操作上,还是充分考虑到市警察局的意见的。

  但是,燃翼现在情况特殊啊,张文定以一县之长的身份在县里被人袭击,而且省长的女儿还受了枪伤,这个情况下,县里要撤了吴山为这个警察局长,市警察局屁都不会放一个的。

  没见吴忠诚都被调离了么?

  所以,张文定这个话,对吴山为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由不得吴山为不尽心尽力!

  别人不需要对这个话有什么表示,张文定的秘书就已经拨通了吴山为的电话:“吴局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