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思路不错

  “你的境界突破了?”张文定问得满心不是滋味,“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武云道:“无所谓境界不境界,我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一生一死之间,堪破生死玄关,得见真如自我。于生死之道,有了些预感。别人要用步枪狙击我,还没瞄准的时候,我就能够感觉到危险,从容躲过。愿心的发端在燃翼,但我还是错了,以为只要到燃翼支教了,就能够愿心圆满,从容突破,却不料到底还是要历经生死,方可得见大自在。”

  听着这些话,张文定似懂非懂,只能说两个字:“恭喜你,照见己身满圆。”

  “只是比你先走一步罢了。谈不上满圆。”武云道,“修行之道,无有尽头,只能一步步往前走。我既然已经走过了生死关,自然不会怕死,修行路上,只能勇往直前,若是去哪里都带着保镖,我心境就会退步。发愿心的时候,我已有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能够感觉到危险的临近,但很模糊,可现在,我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危险来自何方,并且对自己的身体更了解。如果现在再遇到上次那样的事情,不用你出手,我一个人就能够轻松搞定他们,而我自己分毫不伤。”

  “行了行了,你现在是高人了,我听不懂你现在的境界。”张文定心里有些憋气,当初刚认识的时候,两人的武道修为,还差不多呢,现在这才过去几年呀,这丫头居然把他甩开很远很远了。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人与人之间,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当然了,张文定也知道,造成这种差距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他自己本身。

  他自从当了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之后,一路高歌猛进,只有在省地税局的时候,才算是小小的失意了一下,但是,就算是在省地税局的时候,他也在各种饭局和人脉关系中打转,不像武云那样,一心只在武道修行上。

  一个天天杂事一大堆,一个一心只重修行,两相比较,这差距自然就出来了。

  估计是猜到了张文定心中的郁闷,武云又道:“你也不用灰心。我现在是比你先走了一步,但你入世历练,一旦开悟,沉淀之后,到突破之时,便是水到渠成,将来的成就,说不定还在我之上。庙堂江湖各有路,六扇门中好修行啊!”

  听到这个安慰话,张文定心中那点郁闷也抛开了,笑着道:“你说得对,修行修行,修正于己身行止。修自身是修行,见众生也是修行。既然在党旗下宣过誓,那就对得起党和人民,把工作干好,这也是我的修行。”

  “你明白就好。”武云这话一出口,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自己的姑父,便换了话题,“燃翼是我的福地,既然是在燃翼达成愿心,突破境界,那我就帮燃翼介绍个投资商,至于谈不谈得来,那就是你的本事了。”

  “特别感谢,我一定好好谈。”张文定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高兴的,“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吧,你们什么时候来,我亲自接你们。”

  燃翼这地方实在是太穷了,招商引资工作真的不好搞。

  虽然张文定主持县委的工作之后,燃翼的经济活力已经焕然一新了,但是主力军,还是本地中小企业的生机活力,至于招商引资嘛,到目前为止,工作成绩是有一些的,但是却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大的成就。

  现在,武云既然介绍了一个投资商过来,那想必投资规模不会太小吧?

  ……

  和武云的通话结束之后,张文定立马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把木湾水坝的情况讲了讲,也把林业厅派人到燃翼县的情况讲了讲,然后问道:“老板,你说,我这儿能不能从木湾电站要电啊?”

  “你想和林业厅硬着来?”木槿花一下就点出了张文定的心思。

  张文定笑嘻嘻地说道:“我们县里缺电啊,电力公司的供电太紧张,我们要自力更生嘛。”

  木槿花问:“向你们市委汇报了吗?”

  张文定道:“我这不是刚有这个打算嘛,拿不定主意呢,想老板给我指点迷津。”

  “有风险,有压力。”木槿花和张文定说话,还是比较直接,没有玩虚的,“如果你们市里能够大力支持,省里也有人给你把关,未尝不可试试。不过,这里面的分寸,你自己要把握好。”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中安定不少,木槿花既然这么说,那肯定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要取得望柏市里的支持,这个难度应该不大,不管是市委还是市政府,现在对于林业厅肯定都是一肚子的火,自己要冲在前面跟林业厅开撕,市里肯定会在后面提供弹药的。至于省里嘛,这肯定是指的武贤齐的态度。

  可是对于武贤齐的态度,张文定有点拿不准。

  毕竟,他在燃翼,没有把武贤齐的宝贝女儿保护好啊!

  “这里面的分寸,老板你得帮我分析分析,帮我把把关啊。”张文定脑子里考虑着各种情况,嘴里却是很诚恳地说道,“你也知道,我很多情况还摸不透,很多地方还不够成熟,你得多提点我,让我少走弯路,让我别给您丢脸呐。”

  “少拍马屁。你给我丢脸没什么,别给武省长丢脸才是真的。”木槿花笑骂了一句,然后道,“林业厅和水利厅,他们的意见也不见就完全统一嘛,省电力公司既然有收购意愿,也不能总是躲在后面嘛……你呀,现在主政一县,要有大局观,不要总是盯着自己那点坛坛罐罐,要学会搞好团结,联合出力,利益共享嘛。啊,这个,任何困难,都是有办法克服的,要学会去抓主要矛盾,要找到适合破力的点,借力打力。”

  张文定明白了,木槿花的意思,是让他在林业厅和水利厅之间,搞点动作,让这两家统一不了思想,然后拉上望柏市和省电力公司,一起搞风搞雨。

  这个思路,倒是没有问题,可问题是,这些都是大家伙,他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在中间玩得转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