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君子报仇,争分夺秒

  听到崔建勇这个表态,吕万勋生怕张文定对自己生出嫌隙,赶紧表态道:“我马上给木湾镇打电话,让他们多关心一下电站的工作。”

  张文定深深地看了吕万勋一眼,没有说话。

  吕万勋就当着张文定的面,给木湾镇的党委书记和镇长分别打了个电话,先说了今天在木湾电站调研的事情,然后叫木湾对电站要多关心。

  今天在木湾电站调研的时候,张文定是轻车简从,根本就没有通知木湾镇,现在接到这个电话,镇里的一二把手心里都很虚。好在,心里再虚,领悟上级领导话里的意思,还是没有问题的。

  张文定现在在燃翼县里基本上能够做到说一不二,只手遮天了,各行局各乡镇没人敢得罪他。

  去木湾电站调研,却没有通知木湾镇方面,这就足以令木湾镇党委政府吓出尿了,现在接到这个指示,当然要坚持执行好。

  不仅仅要执行好,还要超出县里的期望值——不怕做得过分,就怕做得不够啊!

  木湾镇平时和木湾电站的关系处得还行,但对于木湾电站也还是有些不满的。木湾电站逢年过节啥的,对于镇政府都有所表示,但也仅仅只是有所表示,并没有显得特别尊重——这个有所表示和特别尊重之间的区别,自然就在于过节礼品的轻重了。

  木湾电站背靠水利厅和林业厅,还真没怎么把地方放在眼里,所以只是象征的过得去就行了。面对这个情况吧,木湾镇谈不上怨念,不满有一点,但还不至于发作——发作了也惹不起啊,县里都不惹电站呢。

  惹不起是以前,现在县里下了指示,那惹不起也要惹了——水利厅和林业厅隔得太远,县里张老板,那才要命呢。

  于是,木湾镇里就开始折腾。

  镇里要折腾一个辖区内的企业,有的是办法,甚至这办法都不需要去检查什么,而是放出风去就行了。不管是街面上的混混,还是各村里无所事事的人,总是能够凑得出来一些人的,然后,这些人就会干一些谈不上犯罪,但却能够让木湾电站特别恶心的事儿了。

  比如,往电站外面堆粪;比如,有人跑到电站大闹,说电站有人和他媳妇有染,要讨说法;比如,还有人说电站对周边有污染……

  一时之间,木湾电站的工作都受到影响。

  这种情况下,木湾电站先是打电话报警,然后又和木湾镇政府的人通气。

  可是,自从张文定和武云那一次受伤之后,整个燃翼县警务系统,都已经被张文定牢牢的抓在手里了,更别说镇上的警察还受到了镇里的指示,对于这种事情,他们可以出警,但出警之后,却说这是你们自己的纠纷,而且没有发生什么冲突流血事件,所以,我们警察管不了,建议你们自己走法律程序。

  警察的答复不能让木湾电站满意,找到镇里,镇里照样一个太极推手,表示无能为力。

  这一下,木湾电站几个头头脑脑,终于明白事情不简单了。他们开始就明白,突然间冒出这么些事情,肯定不是偶然事件,应该是有人指使的,但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把指使者往县里去想。

  准确地说,是他们没有把指使者往张文定身上去想。

  但是现在镇里的这个态度一出来,再一联想到张文定在电站说的话受的气,他们总算明白过来了,这估计是张文定出手报复了!

  这个猜测,令木湾电站的总经理黄志有些想不通,然后亲自和木湾镇方面沟通了一下,得到了暗示,这是县里的意思。

  这一下,黄志就很是意外,是的,他第一反应是意外,而不是愤怒。

  毕竟,黄志以前就是林业厅的人,而且在水利厅也混过。

  那几年搞水土保持的时候,林业厅和水利厅还真的不少工作是合作来干的,这也是后来木湾电站建起来没有太大困难的原因之一——这两个厅里有合作的基础。

  在体制内混过的人都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哪儿受了气,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找个合适的机会搞回去才是正经。

  但张文定这搞法,却是君子报仇,分秒必争!

  有这么当官的吗?

  ……

  知道了这事儿是张文定的意思,黄志倒也没有急着找林业厅和水利厅,而是先找人问问了张文定的情况。

  这个情况,自然不是纸面上的情况,而是一些关于张文定的性情啊、背景啊之类的东西。

  说起来,张文定在燃翼县里名气很大,许多人对他都不陌生。可是木湾电站这边,毕竟跟县里没什么瓜葛,也就没人去专门关注这个——我们知道你们县里的一把手叫张文定,但也仅限于知道,至于他有什么爱好有什么背景,关我们电站鸟事!

  这一打听吧,黄志就从不同的渠道,知道了张文定的一些情况,然后就有些郁闷了,看来这个张文定跟一般的当官的还是有所不同的。

  在燃翼能够把吴忠诚给斗下去,并且还被人打了黑枪,这必然是一个很强势并且很能得罪人的家伙。

  与这样的人相处,还是很不容易的。

  不过,不管容易不容易,黄志都要把这个事情解决。

  现在张文定在气头上,而且黄志以前和张文定没有交情,就算问得到张文定的电话,也不适合这么突然地打电话过去,所以,他这个电话是打给了吕万勋。

  毕竟,电力这一块也是吕万勋份内的工作。至于说打给崔建勇,黄志觉得那也太抬举崔建勇了。

  电话一接通,黄志就笑声爽朗地说道:“吕县长你好,我是黄志,木湾电站的黄志。”

  吕万勋不轻不重地答道:“哦,黄总啊,你好你好。”

  这个话,配着这个语气,拒人千里的味道相当浓。

  黄志自然听出了吕万勋所透出的距离感,但这时候他也顾不上生气了,只能继续笑着道:“吕县长,你现在在办公室吗?”

  你这什么语气?我在不在办公室,用着向你汇报吗?吕万勋眉头皱了起来,语气也冷了起来:“黄总这是……有什么指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