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情况是能掌握的

  “你说什么?”张文定眼中神色猛然一凝,紧紧地盯着丁奉的双眼。

  丁奉迎着张文定的目光,很肯定地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我知道董达承的情人在哪里,他不光有情人,他还有私生子!”

  张文定再问:“真的?”

  “真的!”丁奉很有用力地点了点头,话说得无比肯定。

  张文定就有点奇怪了,有情人……这个很常见,而且有不少人的情人是谁谁谁,熟悉的人都知道。

  想当初,徐莹在随江的身份,那随江大大小小的领导干部谁不知道?

  这种事儿,就不算什么事儿!

  可是,情人不算事儿,但有了私生子,这事儿的性质就严重了——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呢。

  管不住裤裆,可以理解。到处留情那是风流,到处播种,那就是风险了。

  不过,如果真的能够掌握董达承情人与私生子的信息,只凭这一点,就足以令董达承不敢蹦跶了。

  虽说没了董达承,省林业厅还可以再派别的人下来,但至少,这一回合,燃翼县算是赢了,而且,也赢得了不少时间——这个时间,说不定佟冷海的副省就确定了呢?

  而且,这一回合赢了之后,林业厅也没脸再重新派人下来了吧?

  第一次派人下来,那是警告外加过招,可是在望柏市没出面的情况下,林业厅派出去的人,被燃翼县给干翻了,林业厅还有什么脸再派人下来?

  第一次是交手,如果在第一次失败之后马上再派第二次,那就是要结死仇了!

  到时候,就算真的能够坏了佟冷海的事儿,那佟冷海为了面子,拼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要和林业厅见个高下了。

  这种风险,林业厅的领导敢冒吗?

  最主要的是,如果拿住了董达承的把柄,逼得董达承在调查报告上,把问题给遮过去,那林业厅就算明知道这报告有问题,也只能捏着鼻子硬生生的认下来——总不能林业厅里自己推翻自己派出去的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吧?

  自己打自己脸的事儿,哪个单位都不会干啊!

  有多少单位干了糊涂事儿,坏事的是单位职工,可是当领导的,却还是要认这个账,内部可以把职工严肃处理,但对外,这个账还是要认——这关系到脸面!

  天大地大,面子最大嘛。

  这么来看的话,从私生子这个方面入手,应该能够把董达承搞定。

  只要搞定了董达承,就成功了一半。

  至于说省电视台嘛,这个,再想别的办法吧,而且,林业厅不想打自己脸的话,说不定会跟省电视台沟通,不给曝光呢?

  毕竟,省电视台这次过来,背后应该是有林业厅在兴风作浪。

  这个方案好是好,但是却不宜让太多人知道,所以根本就没办法上会。甚至于,丁奉不肯向余世文汇报,也在情理之中了。

  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泄露出去的风险——真要闹得满城风雨,董达承肯定会破罐子破摔,那到时候手里的王牌就变成烂牌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张文定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万一这个情况是假的,那就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这事儿太诡异,张文定可不敢丁奉一说,他就相信了——他对丁奉没这份信任。

  不能怪当领导的不尊重下级的隐私,实在是这要尊重下级的隐私了,那就有可能危及到自己的前途。

  小心驶得万年船。

  听到张文定这么问,丁奉脸上的表情就纠结了。

  说明消息的来源吧,有点不好说;可如果不说消息怎么来的吧,又怎么能够让张县长相信呢?

  张文定也不催他,任由他先纠结着,反正离开会还有点时间,不急。呃,就算是到了开会的时间,他张文定要处理一点工作,让别人在会议室等一下,谁还敢有意见不成?

  “这个……”丁奉迟疑了十来秒,有点承受不住张文定这咄咄逼人的目光,吞吞吐吐道,“这个,消息,消息我保证是真的。”

  “你拿什么保证?”张文定的眼神不变,表情也没有变化,淡淡然问道,“你的保证,一旦出现问题,会对县里造成多大的被动,你明白吗?出了事,这个责任你担得起吗?”

  丁奉很想说他拿人格保证,但估计也知道自己的人格并不是特别坚挺,至于说担责任……我担得起责任,还要向县里汇报个什么鬼?

  丁奉很郁闷,也很委屈,嘴唇颤抖了几下,硬是没能说出话来,只是弱弱地望着张文定,希望张文定别再追问下去了。

  领导啊,有些事儿,它不好说啊!我能确保这个消息是真的,但是……每个人都有隐私的好嘛。

  张文定眼见丁奉还是不肯说,火气就上来了:“你不是跑过来拿我寻开心的吧?”

  丁奉都快要被这话给吓哭了,这时候再也顾不上隐私不隐私了,只能咬咬牙,把秘密说了出来:“董达承的情人叫刘冬梅,就是我们燃翼人,但现在住在白漳解放路枫林佳苑里面,她和董达承有个儿子,今年九岁,在白漳读小学,就是白漳的解放小学,名字叫刘胜。”

  这有地点有名字的,听着似乎不像是假的。

  张文定眯了眯眼睛,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丁奉脸上纠结的神情更甚,可最终,还是实话实说了:“这个……我跟刘冬梅认识,以前关系……这个,关系还不错。”

  张文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明白这个关系还不错,很大可能,就是二人之前也是情人关系了。

  尼玛,这都什么破事儿!

  你小子不会是争风吃醋,在董达承那儿吃了亏了,想让我帮你出头搞他吧?想着这些,张文定看向丁奉的眼神,就愈发的怪异了。

  丁奉一眼张文定这个眼神,立马就澄清道:“我跟董主任不熟,之前都没打过交道。只是听说过他,听刘冬梅说起过他,他老婆不能生育,他就在外面搞,刘冬梅给他生了个儿子,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养着刘冬梅。”

  张文定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刘冬梅和你关系好到这种程度?这种事儿都给你讲?”

  丁奉的脸色又是一阵尴尬,支支唔唔地说道:“以前关系确实很好,后来……后来就没什么来往了,但她的情况,我是掌握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