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是个好办法

  张文定不接话,只是看着丁奉。

  这中间肯定还有一些恩怨情仇的狗血剧,只是,这狗血剧,张文定没有心思去细听,想必丁奉也不可能明说。

  不过,不能详细地知道,但大致情形,还是要做到心里有数才行啊。这是建立信任的基础,不能不重视。

  丁奉被看得极为不自在,只能又吐露一点点情况:“这个,她,她欠我一点钱,所以,我就对她比较关注一点。”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文定也明白了,丁奉真是有难言之隐,没办法再明说了。

  不过,丁奉不明说,张文定基本上也理清了这里面的道道。

  刘冬梅在燃翼的时候,应该是跟丁奉好过,而且从丁奉手上得了不少钱,后来,刘冬梅或许是沉得这县城里没意思,然后去省城闯世界了,不知道怎么的,就认识了董达承,然后好上了,还给董达承生了个儿子。

  虽说在省里来讲,正处级并不算什么,但在省厅里当上一个实权处长,那手里的权力还是挺大的,收入自然很可观了。而且,说不定还会给刘冬梅安排一个工作,或者是做一个什么生意——实权处长,随便介绍点相关的客户,都能赚不少钱。

  刘冬梅这一下,就变成了人生赢家。

  俗话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在省城混得不错的刘冬梅说不定就回到燃翼县来,在熟人面前显摆了一下。

  当然了,除了回到县里在熟人面前显摆之外,还极有可能在省城跟老乡们经常一起聚一聚吹吹牛装装逼啥的——人有异乡,哪怕是过得不错,也还是难免喜欢跟同乡一起说说话。

  亲不亲家乡人,美不美故乡水嘛。

  这些情况之下,丁奉知道刘冬梅混得好,那也不是什么难事。不管怎么说,丁奉在燃翼县里也算是个人物了。

  估计当年刘冬梅离开丁奉的时候,伤丁奉伤得狠了一点,所以,丁奉在得知刘冬梅发达之后,就动了心思,然后一步步了解到了这些秘密——毕竟,这种事情,只要用心去查,就会查得到,刘冬梅又没什么反侦察能力。

  更何况,白漳那边的私家侦探公司,也不少。

  只要丁奉肯花点钱,那不仅仅能够知道是什么情况,就算是手里拿着证据,都是有很大可能的。

  说不定,丁奉在得知消息之后,还有刘冬梅见了面谈判过呢?

  根据丁奉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张文定也只是不负责任的自行推断了一下这中间的情况,虽然不一定准确,但他觉得,就算有些出入,相差应该也不大。

  所以,张文定现在是比较相信丁奉提供的这个情况了。

  “你说的情况,都只是空口白话。”张文定皱了皱眉头,“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吗?”

  “没有。”丁奉摇摇头,“董达承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他从来不跟刘冬梅母子一起出去,而且他也很少去枫林佳苑,即便是去,每次也都会简单化妆,戴假发墨镜口罩,就算是拍到照片,也不能证明是他。”

  “这整得跟卧底片似的。”张文定嘴角扯了扯,“没证据,这个就不好办了啊!”

  丁奉道:“虽然没证据,但我们对情况很了解,可以诈一诈他。”

  “我们又不是省纪委的,诈他干什么?”张文定摇了摇头,道,“不过,现在这情况吧,吓一吓他倒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他的心理素质怎么样,能不能够抗得住。”

  丁奉道:“不管他心理素质怎么样,只要涉及到他儿子,恐怕他都会顶不住。”

  董达承和你是有多大的仇啊,连人家儿子的主意都打?张文定斜了丁奉一眼,道:“这事儿还要再仔细斟酌,你先好好考虑考虑,看看有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案。注意保密!”

  不用张文定提醒,丁奉也知道保密的重要性,赶紧点头道:“嗯,我明白。”

  张文定就点点头,道:“这次退耕还林的事情如果能够顺利解决,我记你一功!”

  有了这句话,丁奉觉得自己刚才冒险的汇报,都值得了。

  是的,刚才丁奉汇报这个事情,是相当冒险的。虽然他自己没有说出自己和刘冬梅之间以前是情人关系,但是只要张文定不蠢,肯定就能够猜得出来。

  面对着主持县委工作的县长,说出这种自身的秘密,那简直就是把自己的把柄主动送到领导手里,以后就只能任由领导拿捏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的话,自己主动将把柄递给领导,那也不一定完全就是坏事,有时候甚至是好事。

  领导有你的把柄了,那对你就会比较放心,进而觉得你可以信任。

  得到领导的信任之后,那只要自己的能力不是特别差劲,又听领导招呼的话,提拔重用那就是指日可待了。

  丁奉跑到张文定这里,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报复刘冬梅,或者完全为县里着想帮县里解决困难?

  不可能的!

  他丁奉只是借着现在这个为县里出力的机会,最终目的,却是让自己能够跟紧张文定,所以,他才主动送上把柄。

  现在看起来,这个把柄送得正是时候,别的不说,至少张文定想要借此事搞定董达承,那就表示,张文定愿意收下这个把柄了。

  “只要能够帮县里解决困难,我个人不敢贪功。”丁奉心里很舒服,嘴上却说得相当谦虚,“县长您为了县里的工作,日夜操劳,到处跑项目要资金,您都没要什么功劳不功劳的,我这点小事儿,跟您相比,算得了什么?”

  “一心为县里着想的同志,县里是不会忘记他的。”张文定笑了起来,日夜操劳什么的,他倒是想呢,可几个有过关系的女人一个都不在身边,怎么操劳?

  看了丁奉一眼,张文定又强调了一句:“呆会儿到了会议室,不要再提这个话了。”

  丁奉赶紧点头称是。

  ……

  燃翼县政府,会议按时举行。

  这不是一次常规的会议,所以,没有什么专门的会议主持,就由张文定自己主持会议了。与会人员,除了张文定和余世文这两个县政府领导外县委宣传部长,别的就是跟目前退耕还林工作相关的部门的负责同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