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很有优势

  张文定道:“没什么打算,这不正为难着嘛。”

  苗玉珊就又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不是不想帮你,实在是……”

  “明白,你不用为难。”张文定是真的明白,二人代表的是不同的势力,刚才算是一场谈判,但是这谈判却极为失败。

  因为苗玉珊还才一开谈,张文定就表示谈判条件无法接受——她想让张文定不再管这事儿,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怎么可能不管?

  搞到这样子了,如果张文定突然退让,那县里的领导干部会怎么看他?佟冷海和曹子华又会怎么看他?

  就算苗玉册背后的人成功当了副省长,要对燃翼搞政策倾斜,但是,这中间还隔了一个望柏市委市政府。到时候,估计佟冷海和曹子华会联起手来让张文定好看。

  尼玛,佟冷海不能上位,那就会连累到曹子华没办法顺序接班入主市委!

  所以,这样的谈判,怎么可能谈得成。

  张文定也知道,对方透过中间人来谈判,并不是给他张文定面子,而是在给武贤齐面子,谁叫他是武贤齐的亲妹夫呢?

  可是,给面子是一方面,但事关前途,如果张文定一定要挡路,那对方也不介绍把张文定一起给踩了。

  在官场中混的,都讲究个和气,但真要到了关键时刻,谁都不会怕得罪人的——没有一颗狠心,哪儿能成事?

  为了前途,别说张文定只是武贤齐的亲妹夫,就算是亲儿子,对方也一样要搞——反正之前的面子给过了,既然你不要,那就直接开干吧。

  当然了,对方能够在这个时候选择谈判,也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武贤齐的面子问题,同样也看到了张文定的难缠,所以,为了不过多的树敌,想先和张文定这儿达成和解。

  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不是一开始就谈判呢?

  这还不是看张文定不是软柿子,不太好捏,所以才选择和谈嘛。

  如果张文定是个软柿子,那捏了也就捏了,就连武贤齐也没办法帮张文定说话——烂泥扶不上墙嘛。

  只是,对方选的中间人,居然是苗玉珊,这却是有点出乎张文定的预料了。

  “谢谢你理解我。”苗玉珊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像是略带愧疚地说道,“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了,办法总比困难多,省电视台下来的那帮子人,也并非油盐不进的,只要方式方法到位,想必没什么大问题的。”

  这似乎是一个暗示,又像是一个补偿,但是这个话吧,可信度到底有多少,张文定心里没底。因为这个话,就是一个万斤油式的话,说在哪儿都用得上,都是基本准确的。

  对于这样的话,张文定并不需要,他需要的是,确实可行的搞定电视台那帮人的方法,但是,苗玉珊很明显是不会说出具体的方法的。

  所以,张文定就退而求其次,道:“谢谢你的关心,对了,一直想问问你,你今天是在帮谁递话啊?不给我帮忙,但你总要让我知道,对方是谁吧?”

  和林业厅斗法到现在,张文定最郁闷的事情,就是只知道对方是林业厅,却不知道林业厅的后面,还有谁。

  想当初,木槿花曾经提醒过他,林业厅的一把手,不管是按资历还是按人脉,都不足以竞争副省长。所以,这次的退耕还林检查事件背后,除了林业厅之外,肯定还另有其人。

  只是这背后之人,到底是谁,张文定并不知道。

  其实,张文定想要知道的话,完全可以问木槿花。但是,他并不想问木槿花,因为木槿花明显知道,但却并没有告诉他,这就说明,木槿花有不说的理由。

  不管这个不说出来的理由是什么,只要有理由,张文定就不适合问。

  问了之后,木槿花肯定会告诉他,但是,这会让木槿花为难。

  而且,当时张文定觉得,木槿花不肯说,一方面估计是为难,另一方面,估计是为了他好,怕他知道林业厅被后的人之后,做事就要多一层考虑了。

  在不知道林业厅后面有谁的情况下,张文定完全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只要单纯的和林业厅过招就行了。这样一来,张文定要面对的困难就小很多,要承受的压力也就小得多。

  但是,现在林业厅背后之人,通过苗玉珊传了话过来,那他就不能再装作不知道了。而且,这事儿可以直接问苗玉珊,而不用去问木槿花,免得木槿花为难。

  对于木槿花,张文定是特别尊重的。

  “你不会不知道吧?”苗玉珊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点的惊讶,“这个……你都不知道面对的谁,你还那么起劲?”

  张文定笑了笑,道:“有时候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苗玉珊道:“那你现在还问?”

  “此一时彼一时。”张文定道,“既然人家都通过你传话来了,我现在也不能装作不知道了啊?”

  “你这……”苗玉珊迟疑了一下,苦笑道,“现在瞄着那个位置的,也只那么几个人啊,随便一问就知道了。”

  “这是能随便问的事儿吗?”张文定没好气地说道,“你打个电话过来害我白高兴一场,主意也不帮我出,就这点情况,不能再瞒着我了吧?”

  苗玉珊就道:“你还真能给我出难题呀。”

  “你刚刚也说了,够资格瞄着那个位置的,有好几个,你不肯说,万一我突然想放弃了,然后把人情卖错人了呢?”张文定笑呵呵地说道,“你不能眼看着我干这种没品的事儿吧?”

  张文定这个话的意思,那就有点想知道背后之人,并且要记仇的意思了。

  不过呢,把记仇这种事情都说得这么光明正大,那就表示,张文定并不怕苗玉珊他这个意思转达给她背后的人听。

  “你呀……其实,佟冷海这次的希望并不大。”苗玉珊说了一句,然后停顿了一下,似乎考虑了很久,才开口道,“他虽然是老资格的正厅,望柏市也算是个大市,但是……发改委在政策方面,同样很有优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