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要开动

  见到佟冷海这个笑,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明白,佟冷海对林业厅的恨意,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按一般的理解,就算是对林业厅有恨意,但佟冷海身为望柏市的一把手,有资格冲击副省位置的强悍人物,怎么也不会把这种恨意表达出来。

  可是,他现在偏偏就表达出来了——哪怕仅仅只是为了让林业厅难受一下,他也要帮着林业厅抢一抢树葬项目。

  按说吧,这种项目,都是省里决定之后,再决定到哪个区县去试点。但是,如果区县先出了一些文字性的东西,不管是有经验了还是没经验,只要有详细的可行性的材料,那省里也会尊重一下区县的意见——基层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还是要给予一定程度的肯定的。

  基于这个原因,佟冷海就要张文定以县政府的名义,准备一个文字性的材料,到时候直接报到省民政厅——燃翼对于树葬工作,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想请民政厅指导一下。

  是的,就仅仅只是请民政厅指导,不请林业厅指导。

  “我在民政厅没关系,不过,县里民政部门也提到过树葬的问题,我当初在安青的时候,也分管过民政工作,准备跑一跑树葬这个项目的,还往民政厅报过材料。”张文定两眼定定地看着佟冷海,感慨道,“到燃翼来了之后,方方面面的工作,还没仔细去民政部门实地调研,我准备今天回去后,就去民政局看看。”

  “唔……你在安青的时候还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呀。”佟冷海点了点头,慢条斯理地说道,“那这方面的工作,你还是很了解的嘛。回去县里之后,可以看看你们县民政局是不是已经有了具体的方案呢?这个一定要好好了解。”

  这个话,当然不能仅仅从字面上去理解了。

  张文定听这种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佟冷海说要他去了解具体的方案,张文定心里却明白,回县里之后,绝对不能仅仅只是了解一下县民政局的具体方案,而是应该抓紧时间弄一块林地,划为树葬陵园用地,然后指定几个人成立一个树葬办公室,直接挂靠在县民政局下面,接受县民政局管理,再然后,以这个民政局下面的树葬办公室为支点,做一个花团锦簇的树葬文章,报送省民政厅,请民政厅下来指导工作!

  树葬毕竟是个新鲜事务,虽然有些省份已经开始在搞了,但这也还只是属于一种探索式的工作,并没有形成完整的经验。

  既然没有一定完全没什么失误的经验,那么,燃翼县民政局下面成立了一下树葬办公室,但却发现实际的树葬工作,有许多方面的开展,需要省里的政策支持,所以,到省民政厅求援,也就理所当然了。

  当然了,县民政局直接向省民政厅要政策,这个有点过了,但是,现在不是县政府出面吗?县政府到省里厅局要政策,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更何况,还有望柏市民政局也会出面——佟冷海一心要给林业厅好看,望柏市民政局敢不听招呼?

  所以,只要张文定把县里的工作做扎实了,这个情况一汇报到省民政厅去,那么,省民政厅就有底气和省林业厅比力气了。你林业厅说有外省的经验,可我们省里,下面区县就有民政局已经在搞树葬工作了!

  如此一来,省民政厅,就很有可能把主动权拿回手里来。

  如果石盘省的树葬工作,真的由民政厅来主导,林业厅来配合,那到时候,民政厅会受到部里的表扬,而林业厅,肯定会被国家林业局给训成孙子——外省都有经验了,你们还能够把这个项目给从手里弄丢了,还能不能干工作了?

  这个树葬的工作,真要让民政厅给拿走了,那石盘省林业厅,绝对就会在全国的林业系统中都把脸给丢光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张文定也觉得这个事儿真要干成了,那绝对是很带劲的一件事情。

  最主要的是,搞成这事儿了,就算是狠狠的找林业厅找了仇了。

  于是乎,张文定在这一刻,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动力,恨不得立马就回到县里,然后去民政局当场指示,成立树葬办公室!

  “书记请放心,这方面的工作,我一定会仔细了解,每个环节都不允许出问题。省民政厅那里,还要您多下把力了。”张文定点点头,暗示自己肯定把这事儿办得漂亮漂亮的,至于民政厅那边,就要靠佟冷海了。

  “只要你这边的工作做扎实了,省民政厅不会视而不见的。”佟冷海点点头,表示自己对省民政厅还是有很大的把握的。

  当然了,这个把握,只是有把握省民政厅会出手,至于出手之后,谁赢谁输,那就只能看省里怎么决定了。

  不管最后谁输谁赢,反正有了佟冷海这个承诺,张文定就觉得这事儿完全值得操作了。

  从市委出来,张文定没有马上回燃翼县,而是去了一趟市政府。

  跟佟冷海之间,只是因为这一次的事件而被绑在了一起,算不得有什么交情,但跟曹子华之间,张文定觉得还是有些交情的。

  最起码,市领导里面,曹子华对他还算是比较照顾的——最起码给批了些钱嘛。

  所以,来一次市里了,向曹子华汇报一下工作,还是很有必要的。

  曹子华今天没出去,就在市政府里,不过汇报工作的人有点多,所以张文定等了很久,一直到上午快下班的时候,才被叫了进去。

  “文定啊,你这一次是出了风头了啊。后生可畏!”曹子华一见面,就沉着脸对张文定来了这么一句。

  张文定明白,这个话绝对不是表扬,而是曹老板在表示不满。

  在官场中,出风头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被领导说一句后生可畏,那性质就更严重了。

  张文定听着这个话,就长叹了一声:“市长,我也是没办法啊!”

  曹子华看了他一眼,脸色沉得更厉害了:“你知道你这么一干,市政府的工作有多被动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