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强势

  在王大山看来,你一个下面县里来的县领导,都被处长打发给我了,你还这么硬气?谁给你惯出来的这毛病?

  心里一不爽,王大山就对张文定伸出来的手视若无睹了,根本就不去握手,只是嘴里淡淡然说了一句:“张县长年轻有为呀!”

  要说年轻吧,张文定现在也说得上是年轻——这个年纪的区县一把手,在全省来讲,不说独一份吧,最多也不超过三个。

  可是,年轻归年轻,这也不是你一个副处能够说的!

  上级领导这么说,那可以认为是在表扬,你一个副处这么说,还不跟我握手,是几个意思?

  被熊妙鸳打了个太极,老子也就忍了,毕竟之间有私怨存在,而且熊妙鸳也是握了手的,你姓王的算老几?

  真当老子县里来的就好欺负?

  张文定现在管理着一个县,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但知轻重归知轻重,在遇到这种情况了,他不能退缩,也不能委屈求全!

  因为他面对的是熊妙鸳,是与他有过不愉快的熊妙鸳。

  如果现在面对一个副处,他张文定都示弱了,那在后续的工作合作中,绝对会被熊妙鸳处处抢占先机,燃翼县里就会比较被动。

  虽然跟熊妙鸳打的交道不多,但张文定能够看得出来,熊妙鸳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对这样的人,千万不能示弱,你越示弱,她越会得寸进尺,绝对会一有机会就压着你打。

  所以,面对这个情况,张文定当然不能退。

  “干部队伍年轻化,这是大趁势。”张文定既然要表现得硬气一些,那话说得可就不怎么中听了,“基层不比机关,坐机关的话,对体力没什么要求,有些条件可以放宽。但在基层工作,要时不时下乡,进山过河的,年纪大了吃不消。”

  这个话,说得真的是没什么水平,完全就不是一个领导干部应有的水平。

  但是,张文定就是这么说了。

  说出这个话来,并不是要表现出来张文定能力有多强,而仅仅只是透出一个消息——我张文定不好惹,就算在省厅,我也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说话!

  果然,张文定这个话一落音,熊妙鸳与王大山就表情各异地愣了愣。

  熊妙鸳的表情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惊讶,而王大山的表情,则是一种隐忍的愤怒了。

  熊妙鸳惊讶的是,张文定说话这么直接这么猛,俨然一副暴发户的嘴脸,这样的人,是怎么入了武家的法眼,招他做女婿的?

  对于张文定的背景,熊妙鸳自然是听楚菲讲过的。

  正因为了解了张文定的背景,熊妙鸳刚才也才压着心里的不爽,和他握手,并且还叫了副手过来。

  她这么做,不是给张文定面子,还是要给张文定背后的武贤齐一个面子。

  她想到了张文定背靠着武贤齐,做事肯定会胆子大,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胆子大到在这个办公室里,这么跟王大山说话。

  王大山确实只是一个副处,但王大山此时却代表着民政厅的脸面呢。

  张文定这么干,那就有点目无民政厅了。

  正因为如此,王大山的脸上就已经隐隐有了怒容——在我的地盘上,你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张县长说话很冲啊!”王大山冷冷地看着张文定,不阴不阳地说道,“你这是到省厅来汇报工作的态度吗?”

  张文定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只是冷笑着反问了一句:“你这是代表省民政厅对下面区县的态度吗?”

  “我……”王大山张嘴吐出一个字,却又卡壳了,他还真代表不了省厅的态度。

  至少,这种态度,不能够明说出来。

  本来下面区县在省里跑项目,就对省里各厅局很有意见了,如果这个态度被他自己承认了,那影响就太恶劣了,厅领导绝对会恨死他。

  眼见王大山理屈词穷了,张文定就是一声冷哼:“就你这点胆子,也敢在我面前嚣张!”

  这个话,说得真的就是嚣张无比了,而且毫无风度,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能忍。

  王大山被气着了,怒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这不是你的办公室吧?”张文定上上下下打量了王大山一番,然后扭头看向熊妙鸳,淡淡然说道,“熊处长,你就是这么对待这次的工作的?看来民政厅对这个工作没有多大兴趣,那我还是回县里吧!”

  熊妙鸳听着这个话,心里别提有多恼火了,老娘处里的工作,还用不着你一个基层干部来指导!

  只是,张文定话里话外,都不离开树葬工作,这就让熊妙鸳有点坐蜡。

  身为社会处的处长,熊妙鸳对树葬工作并不陌生,哪怕石盘省里并没有开展树葬方面的工作,她依然不陌生——省厅与省厅之间,业务上的交流还是有一些的。

  外省有了成功的模式,让林业系统在殡葬工作上插了一脚,这事儿,在民政系统之中,还是造成了一些不小的影响的。

  如果没人提起这个,那大家就可以当作事情什么都没有人,但现在既然燃翼县里,甚至是望柏市里都就树葬这个工作和省民政厅沟通了,那民政厅绝对会认真对待这个事情——真要搞起来了,那可是给民政部长脸呢。

  所以,现在这个工作吧,就算熊妙鸳对张文定有天大的意见,也得大局为重——厅领导很重视树葬工作啊!

  基于这个原因,熊妙鸳只能压下了心里的恼火,皱着眉头道:“张文定你差不多点啊!这里是民政厅,不是你们燃翼县!”

  “我这是为你们民政厅在操心,你们就这么个态度?”张文定直视着熊妙鸳,似笑非笑道,“熊处长既然不在意这个,那就当我自作多情。行了,你忙,我还得去别的地方跑一跑,县里一摊子事儿,我不能光在你们民政厅耗时间!”

  这话一说完,张文定提着公文包,直接就向外面走去。

  这一下,熊妙鸳撑不住了,直接几步冲上来,一把拉住了张文定的手,气急败坏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呀,你不能走!”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