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拒绝

  “我知道这是民政厅不是财政厅。”张文定点点头,然后翻了翻眼皮,道,“但是,民政厅也是个大厅局,个把亿,对民政厅来讲,也就是毛毛雨啦!”

  “毛毛雨?”熊妙鸳冷哼一声,“民政厅今年的预算才三个亿!你张嘴就要一个亿,你还真敢开口!”

  “才三个亿?”张文定这一下就真的比较吃惊了,有点不敢置信地说道,“你们怎么说也是省里的部门,三个亿够干什么?”

  “我们这里还算好的,省里对民政工作很重视,有些省里,民政厅一年的预算也就个把亿。”熊妙鸳翻了翻眼皮,道,“真要给你一个亿,我们厅里都没办法正常运转了。说个实在数吧!”

  张文定想了想,感觉熊妙鸳这个话应该是实话,毕竟,燃翼县里给民政局的经费,那真是少得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而且,民政厅只是一个部门,一年有三个亿,真的不算少了。

  总不能拿省里的部门跟市里的财税收入相比嘛,毕竟,市里的财税收入,那是来自方方面面的。

  只是,这个数据一真实,那张文定再开口的时候,就有些不太好开口了。

  钱要少了,不甘心;钱要多了,厅里的困难在那里,也要不出口啊!

  “一千万吧。”想了足足有三秒钟,张文定还是厚着脸皮报出了这么一个对于燃翼来讲,很可观的数字。

  当然,报是报出了这个数字,但张文定心里也明白,民政厅不可能为一个树葬试点,给燃翼拨这么多钱——谁知道林业厅会不会跳出来中途截胡呢?

  在树葬工作上,外省有成熟的经验,这个是林业厅插手最大的理由。

  而民政厅肯出钱支持燃翼县里,为的不就是抢在林业厅出手之前,先坐实了在树葬工作中,民政厅的主导地位吗?

  所以,站在民政厅的角度,这个钱可以投,但是,考虑到这其中的风险,投的钱,肯定不会太多。

  张文定是想着,报价一千万,这算是漫天要价,但民政厅也可以落地还钱,最终的成交价,张文定希望在五百万。

  低于五百万的话,真的就显不出民政厅的诚意了——区区五百万,买这么大一个成绩,很便宜啦,白菜价啦!

  “这个数额太大,我不敢往领导那儿报。”熊妙鸳摇摇头,道,“要是五百万的话,你又能保证省里最终会把这项工作交到我们厅里来办,那我还可以麻着胆子到领导那儿吹吹风。”

  正如张文定所料,五百万对于民政厅来讲,不算多大的数目,完全可以承受——真的做出成绩的话,投入个五百万实在是太便宜了。

  只是,熊妙鸳这个话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张文定保证,这事儿最终要让民政厅来主导,而不能被林业厅划拉过去了。

  对她这个要求,张文定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这个我保证不了。这是省里考虑的工作,我一个县级干部,怎么跟你保证?”

  “你能保证的。”熊妙鸳直视着张文定,“我们之间也不用说那些虚的,只要你保证,省政府在这个事情上,全力支持我们厅里,我现在就去找厅领导汇报!”

  这个话就说得够明白了,你张文定确实没有那个能力保证,但你有能力直接把话递到省政府——你是武贤齐的亲妹夫呢。

  只要武贤齐支持了民政厅,那不就相当于省政府支持了民政厅吗?

  站在熊妙鸳的立场上,这么理解很正常,完全没毛病。

  只不过,张文定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他确实是武贤齐的亲妹夫,但他跟武贤齐之间,真的不怎么亲近。平时,武贤齐对他的工作,都不怎么干涉的,那他就更别想去影响武贤齐的决定了。

  有时候真要想搞点什么,他去找武云,都比找武贤齐要靠谱。

  这种情况,张文定也很无奈,甚至还没办法对别人说。说了别人也不会同情他,甚至更可能会对他幸灾乐祸,从而觉得他也不过如此。

  所以,这时候,张文定也懒得解释什么,只是摇头道:“你这个要求,我保证不了。我能保证的,只是县里会全力配合民政厅的工作,至于别的方面,恕我无能为力。”

  熊妙鸳摇摇头,也没见生气,只是淡淡然说道:“你这个态度,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张文定也摇了摇头:“我似乎没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其实吧,说破大天去,你们厅里下拨五百万,也就只是给我们县里多了一个树葬陵园,除了这个,我们一分钱都落不着,你还要我帮你跑省政府,没这个道理!”

  熊妙鸳顺着这个话就问:“那你要多少,才能够保证省政府全力支持我们呢?”

  对于这种明显挖坑的话,张文定自然不可能往里面跳,笑着道:“我不要什么,你就算给再多,我也左右不了省政府的决定。”

  熊妙鸳就很是无奈了,道:“这就是让你走亲戚的时候帮着说句话的事儿。”

  张文定听得好笑,他今天晚上确实要走亲戚,确实要去武贤齐家里,而且确实能够见着武贤齐,但是这事儿吧,还真不是说句话的事儿!

  “熊处长,你们厅也是省政府的组成部门。”张文定摆摆手,打断熊妙鸳的话,“在工作上,你们对省里的影响,比下面市里都大,更别说县里了。这个话不要再提了,咱们就事论事吧。”

  “好。就事论事。”熊妙鸳点点头,一脸正色说道,“这样吧,省里我们自己去做工作,地方上的工作,你们来做。不过,关于树葬陵园的管理,要纳入厅里直管!”

  “这不可能!”张文定当场就拒绝了,老子辛辛苦苦搞出来的工作,凭什么纳入你们民政厅直管?抢功劳可以理解,但你不能抢得这么不讲道理!

  “我们出了钱,总不能白出吧?”熊妙鸳脸色有些不好,“省里的工作你不肯去做,现在又不让我们管,那我们厅里白忙活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