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一不小心就说错话

  佟冷海的声音四平八稳地传了过来:“我在酒店,你直接过来吧。”

  听到这个回答,张文定忍不住就在想,该不会佟冷海今天吃了晚饭就哪儿都没去,专门在酒店等着自己吧?

  看来,武贤齐的影响力还真的很大啊!

  好在,转瞬之间,张文定就从这种自恋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佟冷海怎么说也是有资格去竞争副省位置的人了,怎么可能因为他要去见武贤齐而专门等他呢?

  佟冷海又不是武贤齐那条线上的人。

  张文定明白,佟冷海这时候在酒店里休息,那就证明,佟冷海要办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不需要再到处跑了。

  所以,人家佟老板这时候是在休息,而并不是在专门等他。

  “行,那我马上赶过来。”张文定没有说自己刚从五号院出来,只是用了一个“赶”字,这里面的味道,他相信佟冷海是听得懂的。

  这边一约好,张文定自然不用陪着两个女人去酒吧了。

  做事的人,还是正事要紧,哪有那么多闲工夫陪她们耍呀。

  ……

  佟冷海的房间里,张文定正襟危坐,向佟冷海详细汇报了和熊妙鸳之间交谈的细节。

  听完张文定的汇报,佟冷海想了想,道:“民政厅是上级,有指导职能。树葬工作毕竟是个新生事物,真要完全脱离民政厅的指导,以后的工作也不好开展。”

  “这倒也是。”张文定点点头,然后看着佟冷海,颇为疑惑地说道,“民政厅的指导,我们是非常欢迎的。但具体的工作,县里有县里的特殊性,省厅的人,怕是不能太快适应。”

  “这样,你明天先找吴厅长汇报一下,然后再跟社会处的谈。”佟冷海想了想,道,“市里会对民政厅的工作大力支持,相信厅里也会对你们县里的工作大力支持的。”

  这个话,就是给张文定卖人情了——我用市里的资源支持民政厅,换取民政厅对你们县里的支持,这实际上,就是市里在帮你们县里了,你要记住这个人情。

  说起来,望柏市里对燃翼县,还真没有太多的支持。

  要点钱,都跟挤牙膏似的,一次一点点。甚至于,连用电问题,市里都对燃翼没有一点照顾,搞得燃翼县里还要打木湾电站的主意。

  造成这种局面,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

  但有一点也是不能否认的,那就是张文定有点不善于和上级领导妥善处理好关系,所以上级领导不往下面大力支持,也就情有可原了——别人都知道经常往市里跑,你偏偏不跑,那有什么好事,自然也想不到你了。

  这一次,若不是佟冷海被林业厅搞得太伤心了,一心想要给林业厅一个教训,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估计树葬这事儿,他也不会大力支持燃翼县的。

  张文定在心里自省了一下,马上接话道:“谢谢书记的支持,我代表全县干部群众感谢您和市委。”

  “谢什么谢。”佟冷海摆摆手,神色也有几分黯然,“燃县现在还是这个样子,我这个市委书记的工作,也没做到位,对燃翼的关心不够呀。”

  这种自责的话,佟冷海可以饱含感情地说,但张文定却不能心安理得地听。

  “燃翼的困境,是缘于地理因素的制约,燃翼的发展,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机缘。”张文定安慰了一句,然后又道,“等书记到了省里,到时候,对燃翼再支持,那力度就会大很多了。”

  听到这个话,佟冷海脸上显出了几分矜持之色:“这个话不要乱讲。到哪里工作,都是组织上的安排,都是为人民服务,本质上没有区别。”

  张文定就明白了,这一次,估计佟冷海很有可能要上副省长了。

  “是组织上的安排,也是组织上对您的信任。”张文定附和道,“您在望柏的成绩,上上下下都有目共睹。书记,真舍不得您就这么离开望柏呀。”

  佟冷海心里感觉怪怪的,这个话,不应该从你张文定嘴里说出来吧?说得不好听一点,你张文定还没资格说这个话,曹子华来说这个话,就很合适了。

  不过,张文定这个话,毕竟是个好听的话,佟冷海也就不和他多计较什么了,淡淡然就转移了话题:“你认识吴厅长?”

  “吴厅长?”张文定有点愣神,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厅级干部,张文定也认识几个,不过财政厅没听说过有姓吴的厅长啊。

  “民政厅吴厅长。”佟冷海说着,又加了一句,“一把手。去年才上的,以前是副厅长。”

  这一下,张文定想起来了,这个吴厅长,他还真认识。

  当初,张文定还在安青的时候,想搞树葬工作,木槿花对他还是很支持的,帮他引荐了时任副厅长的吴东红。

  没想到,现在,吴东红居然当了大厅长了。

  那个时候,正值省里换届,吴东红虽然有心想搞树葬工作,但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一把手,又遇到张文定旧话重提,估计也是有点动心了。

  想着以前的往事,张文定忍不住唏嘘道:“认识,以前在安青的时候,我就有过想搞树葬的念头,当时跟木书记汇报了,她很支持我,就带我拜访了吴厅长。”

  这个话一说出口,张文定又有点后悔,这话说得不应该,仿佛在报怨佟冷海似的——你看看你,我当初在安青还是副职,木槿花都亲自领着我见吴东红,而现在我是燃翼的一把手,你都不带着我一起见吴东红。

  尽管张文定心里没有这个意思,但是话说出来,总归是会让人往别的地方去想。

  很显然,佟冷海就往这个地方去想了,顿时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然后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木书记对你确实是好!”

  这一刻,张文定真是内牛满面,吐血的心思都有了。

  然而,这个话却是没有办法解释的。

  于是,张文定只能强行转移话题了:“书记,我还有个情况想向您汇报一下。有个企业想到县里来投资,但要我们免税十年!这个,县里还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想你给把把脉,看看政策上行不行得通?”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