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不理人

  张文定是真的不想和楚菲打交道。

  对于楚菲,张文定并不了解,也谈不上讨厌,可是就是不喜欢她那种性格。

  一瞬间,张文定都准备要直接就拒绝了。然而,话到嘴边,却又生生的忍住了。

  如果苗玉珊是在电话里求帮忙,那他拒绝得毫无心理压力。可是,现在是在面对面啊!面对面的时候,总是考虑一个面子问题,有些话说得总是比较难为情。

  他与苗玉珊之间,只是春风一度,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

  但是,毕竟还是关系不一样啊!

  最主要的是,他一直对苗玉珊有着深深的防备,而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闹得不愉快之外,之后的每次相处,苗玉珊表现出来的性格和风格,都令他如沐春风。

  甚至,就连现在这个求帮助的话之前,她都还专门说出来了,为了避免他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把这个话拿到现在就说了,而不是等到了房间之后再说——多体贴人多会为别人考虑啊!

  或许,这种考虑也是一种心计,但这种心计,却并不让人讨厌。

  而张文定,偏偏又是一个重感情的人,面对这种情况,内心深处是想拒绝的,可是拒绝的话真的就没办法说出口了。

  “还是因为男人?”张文定皱着眉头,心里那份郁闷就别提了。

  两个相差了十几岁的女人争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还不是她们俩任何一个人的老公,这说出去都特么丢人!

  估计苗玉珊也觉得挺丢人的,很不好意思地说道:“算是吧。唉……”

  张文定扬了扬眉毛,道:“那你说说,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具体情况就是我给我妹妹在白漳开了个店,以前搞的那个画廊那边已经没搞了。”苗玉珊慢慢地说道,“现在这个店子吧,总是被人找麻烦。还都是一些常规的手段,各部门来找麻烦……”

  张文定没接话,示意她继续说。

  苗玉珊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的,我在白漳也还算是有些能量的。但是,面对这个情况,面对楚家,我认识的人,我找的关系,都退缩了,都不敢出头。”

  “所以,你也不想在底层就事论事,而是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张文定问过之后,也没等苗玉珊回答,便又道,“你可真看得起我!”

  “我认识的人,就你有胆子和楚菲硬扛啊!”苗玉珊苦笑着道,“其实,我也没办法了。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小时候,我们家里亏欠她的……本来我是想,把白漳的店子不要了,让她去燃翼。在燃翼,有你在,没人能欺负她。”

  我跟她又没关系!张文定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苗玉珊道:“我知道你对她有看法,其实她本性还是不错的,当时她儿子惹到你……”

  “不是惹到我,是他做错了。”张文定摆摆手,打断苗玉珊的话,“以前的事情不说了。我对你妹妹没有什么看法,看在你的面子上,能帮的,我会帮。去燃翼投资,我欢迎。你不去投资,你这个事情,我也可以和楚菲说一说。”

  “谢谢。”苗玉珊眼中似乎有些湿润,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哽咽,“遇到这种事,我之前其实找了几个人。我觉得他们是能够帮到我的,至少他们可以和楚菲谈一下。但没一个人愿意帮我。”

  这个情况,张文定能够料到,也能够理解——苗玉珊在白漳的人脉,可不仅仅只是些科级处级,还有更厉害的呢。

  只是,那些人越厉害,就越不会为这个事情出头。

  意气之争去得罪楚家,吃饱了撑的啊?

  “如果为难,你不找楚菲也行的。只要你在燃翼照顾我妹妹一下,我就很感激了。”苗玉珊眨了几下眼睛,将快要溢出的眼泪逼了回去,道,“本来可以让她回随江的,但她在随江也跟人闹了矛盾,我虽然白漳随江两头跑,但在随江那地方,你也知道我现在在随江只是过得去,但说话没以前那么好用了。还不如让她去燃翼……”

  她在随江说话没以前那么好用了,这个,归根结义,还是因为和张文定闹出来的矛盾太大,然后被有心人利用,然后老公下狱,恋人调离。

  可是,在有这种因果的情况下,她现在却能够这么信任张文定,这让张文定唏嘘不已。

  想到这儿,张文定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你胆子还真大,居然这么相信我。”

  “我老公的事儿,跟你没关系。”苗玉珊突然笑了起来,“开始我还以为跟你有关系,后来知道了,跟你没关系。所以,我也没必要恨你。最主要的是,你这个人,我就是觉得你挺重感情的,我相信我的直觉。”

  “行吧,我呆会儿给楚菲打个电话,约她面谈一次吧。”张文定对她的直觉不感兴趣,摇摇头道,“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你应该知道,我和她之间关系并不怎么样,她用不着给我面子,我也没任何可以和她交换的利益。”

  “你肯出面,不管结果如何,我都非常感谢。”苗玉珊摇摇头,“至于结果如何,这个尽人事听天命吧。好了,不说这些了,喝茶吧。”

  这茶一喝,就喝到了深夜。

  张文定也就没有再回酒店了,毕竟,有时候茶也是可以喝醉的——茶不醉人人自醉嘛。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就离开了苗玉珊,再次前往民政厅,去直接向吴东红汇报工作。

  这一次,他不是去找熊妙鸳,而是直接奔到了厅办公室,直接找到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工作人员问:“您好,请问一下吴厅长的办公室在哪里?”

  佟冷海只叫他找大厅长吴东红汇报一下工作,却又没有告诉他吴东红的联系方式,那他就只能到办公室问了——真心不想和熊妙鸳打交道了!

  谁叫这些处室都挂了牌子,但厅领导的办公室却没挂牌子呢?那就只能问办公室了。

  这个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张文定,然后眼皮往下一盖,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了,就像是没听到张文定说的话似的,一个字都不回答。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