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后悔

  熊妙鸳这个话一出来,办公室里的人都停止了动手。

  实际上,是张文定停止了动手,办公室里别的人,都被张文定打怕了——张文定打不过武云,但对付他们,真的不费什么力气。

  而在外面围观的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敢贸然加入战团。主要还是见张文定太能打了,不敢上前帮忙。

  人嘛,都是有趁利避害的本能的——同一个单位的,交情一般,又不是同学不是朋友,这种有危险的帮,能少帮,还是尽量少帮。

  所以,直到熊妙鸳出声,这办公室的打架,才算是停止下来。

  “熊处长,你可别乱给我扣帽子。”张文定冷哼一声,看了熊妙鸳一眼,道,“我过来民政厅是办正事,但你们这些工作人员,不仅仅不给办事,还对我动手,难道我就只能挨打,不能正当防卫了?”

  擦,你这叫正当防卫?熊妙鸳看着办公室里的乱相,办公桌都掀翻了一张,这是正当防卫?有这么防卫的吗?

  “你跑到我们厅里来打人,居然说是正当防卫?”熊妙鸳冷哼一声,声音尖利了起来,“我告诉你,这官司就是打到省政府,也跟你没完!”

  官司打到省政府……呃,这个话说得有水平!

  张文定似笑非笑地的看着熊妙鸳,道:“不管官司打到哪儿,我都问心无愧。熊处长,我发现民政厅办公还是很超前的嘛,办公室里都装了摄像头。这是要搞阳光服务,要搞透明化办公,这在全省来讲,应该都是走在前列的了吧?”

  说着这个话,张文定就取出手指,打开了拍摄功能,然后指了指办公室墙顶两个角落处的摄像头,不轻不重地说道:“在你指责我之前,我觉得你应该先去你们信息中心,把刚才摄像头拍下来的前因后果都看一遍,然后再说话。或者,你至少也要叫你们信息中心把刚才他们怎么对我的那些视频资料彻底删除,然后没了证据之后,你再指责我,也才指责得上啊!”

  说着,张文定又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加了一句:“哎呀,我都忘记我手机刚才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了……不过手机摄像头的相素没有你们这里的机器高……”

  这一番话说出来,还真就把熊妙鸳给搞懵了!

  难不成,这个张文定还占住理了?

  如果张文定真的占住理了,并且还有证据,那这事儿就不能闹大了,闹大了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最起码,熊妙鸳是不想在自己手上闹大了。

  甚至于,她这时候都有些后悔了。这是厅办公室惹的事情,自己跑过来逞什么英雄啊?这关社会事务处什么事啊?

  原以为张文定大闹办公室,自己可以借此机会,拿住张文定,却不料,这浑蛋办事居然这么阴毒?

  打个架你都还要有监控拍着,这铁定是你给办公室这帮子人下套啊!

  想到这儿,熊妙鸳真是郁闷得想吐血了,她盯着张文定,冷哼一声:“你别嘴硬,今天这事儿,你别想轻易走出民政厅的大门!”

  “民政厅的大门,我进得来就出得去。”张文定毫不示弱,“不过,我现在还真不想出去!今天民政厅不给我一个交待,我还就不走了!官司打到省委省政府,我也要好好问一问,省里的部门,是不是就没把我们燃翼县的人民群众当人看!”

  这个话说得很重,帽子扣得相当大。

  这个帽子,民政厅真的戴不起。

  “你少血口喷人!”先前用手指指张文定的中年男人说话了,“你跑到厅里来打人,你还有理了?”

  “你给我闭嘴!”张文定冲着他就是一声吼,“我再问你一次,吴厅长的办公室在哪里?”

  中年男人被张文定这一吼,心中怒火冲天,可真心不敢再说话了。

  张文定下手真是不轻,他现在身上还有几处在疼呢。

  当然了,现在他不说话,那也不算完全没面子,毕竟,他可以自我理解成,自己不说话,那就是对张文定的藐视——你不是问我吴厅长在哪里吗,我就是不告诉你!

  张文定也没期望他会说,便环视四周,痛心疾首道:“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党员,是公务员,是人民公仆!啊?我在基层工作,是为人民服务,你们在省里工作,同样是为人民服务!什么是为人民服务?就是要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可是你们呢?啊?我过来是为了帮全县人民群众解决难题的,可你们怎么对我的?啊?先是不理睬我,然后要赶我出去,最后还对我动了拳头?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来自基层的同志的?啊?你们这是什么工作作风?”

  说到这儿,张文定的情绪一转,又道:“你们这么对我,为了全县人民的工作,我都忍了。只要人民群众的利益得到保证,我个人受得委屈算得了什么?可是你们置全县人民群众的利益于不顾,这我就不能再忍了!你们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敲着电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地里的农民还在面朝黄土背朝天?啊?你们这是干工作的态度吗?你们这是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作风吗?你们这是给省里抹黑!”

  这个话,听得围观的众人一愣一愣的,纷纷看着张文定,心里骂开了,尼玛,这货是谁呀,还基层来的呢,怎么听着这话,跟自己当了厅领导似的?不,不是厅领导,这是把自己放在省领导的位置上,来民政厅训话来了呀!

  “张文定你够了啊!”熊妙鸳黑着脸,打断了张文定的长篇大论,盯着张文定道,“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相关处室就行了,你找吴厅长干什么?”

  张文定也盯着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市里佟书记让我向吴厅长当面汇报一下工作,熊处长你是不是能够代表吴厅长?要不,我把佟书记的话跟你说一说,就当给吴厅长汇报了!”

  擦!熊秒鸳倒吸了一口凉气,再次后悔插嘴了。

  她怎么可能代表得了吴厅长,而且,佟书记要给吴厅长说的话,也不是她能够听的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