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欠个人情

  这个发现,令张文定颇为意外。

  看来,楚菲这人,并不是表现上说的那么不能喝酒啊!

  然而,看着看着,张文定就发现了一点不对劲。他发同,楚菲喝酒,并没有显得多开心,反而越喝,说话越多,并且,有些话,一听就让人感觉到似乎是喝大了。

  擦,她不会是喝醉了吧?

  张文定发现了这个问题,黄欣黛同样也发现了。

  “要不咱酒就不喝了吧?”黄欣黛看了看两个人,用询问的语气说道。

  “没事。”楚菲抢在张文定前面说话了,“再喝一会儿吧,我这点酒量都不怕,你们两个不会怕了吧?我看你们也没醉呀!”

  我们看你已经醉了!

  这个话,当然是不能在嘴上说的,黄欣黛只能笑着道:“趁着还没醉,咱们先聊会儿吧。要不然呆会儿喝醉了,想聊天都聊不了。”

  “那就聊聊。”楚菲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对着张文定道,“你不是想说杜秋英吗?行,你现在说,我听着,我倒是要听听,她想说什么。”

  “她……”张文定感觉到牙疼,杜秋英想说什么,他还真不知道,他接触的是杜秋英的姐姐苗玉珊。

  不过,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机会难得,气氛也不错,如果这一次不说,那等到楚菲完全清醒之后,估计是没机会再说了。

  所以,只是略一迟疑,张文定就直奔主题了:“杜秋英已经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她想让你放她一马。”

  “放她一马?”楚菲冷笑一声,“我给过她机会,而且不止给了一次!她一再挑衅,我是忍无可忍!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张文定对她这个话,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毕竟,从苗玉珊的嘴里,张文定也感觉得出来,似乎杜秋英还是有点不懂事,然后才到现在这种大错的地步。

  可是,不管杜秋英懂不懂事,今天这事儿,既然张文定接手了,当然还是希望能够妥善解决。

  “其实这事儿吧,是她姐姐托我,想跟你认个错,但她够不着你。”张文定看着楚菲,一脸诚恳地说道,“这个事情,我本来是不想管的。不过,还是那句话,咱们俩之间虽然闹过几次不愉快,但我个人对你,还是很佩服的。我觉得哪怕跟你闹得再怎么不愉快,但你也会给个机会和我见一面,你不是一般的女人。”

  听到这个话,黄欣黛就只能在心里骂张文定无耻了。

  这话听着似乎没什么奉承,可是,却正合楚菲这种人的胃口。

  唉,楚菲这丫头,看来是要被张文定给忽悠瘸了!

  张文定啊张文定,你真是越来越无耻了,连楚菲这么单纯的人,你都用上招商引资的忽悠手段了,以后走出去,别说是我学生,丢脸啊!

  黄欣黛在这儿暗自感慨的时候,楚菲却似笑非笑地说话了:“张文定,看来你跟她们两姐妹的关系真的很好啊!现在的男人,都很喜欢老女人吗?”

  这个问题,真的就有点扎心了。

  张文定张了张嘴,却发现完全无法反驳。

  武玲比他大很多,他和武玲结婚了,黄欣黛比他大很多,他对黄欣黛是暗恋过的。然后,苗玉珊也比他大很多!

  摇摇头,张文定无奈地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不会以为我和杜秋英有什么吧?”

  楚菲道:“你们有没有什么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是在帮她出头!”

  张文定就道:“我都说了,我欠她姐姐一个人情,她姐姐找到了我了,我总要尽力帮一帮。”

  听到这个话,楚菲也就没再老女人这个问题上纠结了,毕竟黄欣黛年纪也不小了,刚才她话一出口,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心中有点后悔,怕黄欣黛生气。

  现在眼见张文定的话题还在往正事上靠,她自然也乐得回应,免得黄欣黛多想。

  “条件呢?”楚菲看着张文定,很认真地说道,“你不会就这么白忙她们吧?”

  “我没条件。”张文定摇摇头,“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讲出来。”

  “她们要我讲条件?”楚菲冷笑一声,道,“求到我头上,还要我自己提条件,她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

  张文定心中叹气,这个楚菲,到底还是有自己的傲气,对于这种提条件的事情,很抵触啊!

  或许,在她心中,也就只是为了面子,或者说是为了感情,并没有想过提什么条件吧?

  就算她真的有什么条件,苗玉珊两姐妹,又哪有那个能力能够满足得了她呢?

  想到这里,张文定就道:“苗玉珊说了,只要能够得到你的原谅,她们都能够接受。”

  这个话,就算是暗示了,你楚菲要赔钱的话,直接开口吧!

  楚菲脸上闪过一道纠结之色,然后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但我也不会任人欺负。你告诉她们吧,杜秋英离开白漳,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就这样?”张文定有点懵,这个,根本就不算条件好不好?

  这完全就是直接放过杜秋英了。

  “用你的话讲,我没必要跟她一般见识。”楚菲摇摇头,道,“只要她不出现在白漳,我眼不见心不烦。”

  这个结果,倒是张文定没有想到的。

  他还想着,让苗玉珊两姐妹出点血,给楚菲一些补偿,让楚菲满意了,事儿也就好办了。

  却不料,楚菲啥都不要,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放过杜秋英了。

  不过,转念一想,张文定也明白了,楚菲虽然为人挺骄傲的,但却并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人家是要做艺术家的。

  这种人,追求的就是一个精神上的自在,对于物质,并没有太大的要求。

  当然了,张文定也明白,楚菲能够这么痛快的表态,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给黄欣黛一个面子。

  “行。”想通了这一点,张文定就点点头,“那就让她离开白漳。楚菲,谢了啊,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嗯。”楚菲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你自己说的,欠我一个人情。等我要你还人情的,你不要拒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