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听不明白

  虽然黄欣黛并没有明说受到了排挤,但张文定又不是蠢人,自然听出了黄欣黛的话外之音。

  这个事情,也是没办法的。

  一家大公司,就是一个大江湖,里面肯定有形形色色的人,也就有形形色色的势力。

  就算是股权集中只有一个老板的公司,里面还有不同的派系呢,更何况,乐泉的股权结构还相当复杂呢。

  或许真如黄欣黛所说,能够促成乐泉公司过来燃翼考察,都很不容易了。

  要不然的话,明明乐泉公司的投资要小于武云她们俩弄的手机公司,但黄欣黛却不敢确定乐泉一定会投资,而偏偏可以确定手机项目一定能够落地呢?

  这跟钱多钱少没关系,这是在公司的话语权的问题!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张文定也没啥好说的了,只能道谢:“我明白了,谢谢黄老师。”

  “你不要气馁。据我所知,这次考察,就目前的反馈来看,公司对燃翼,还是比较看好的。”黄欣黛语气平静地说道,“不过,开发区的情况,我还没听说。到时候,考察团队会不会对开发区动心,我现在也说不好。这样吧,你自己打听打听,我也帮你问问。”

  张文定道:“好的。谢谢。”

  “不要假客气,我知道这个项目,对于燃翼来讲,是个大项目。”黄欣黛并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继续道,“你既然叫我一声老师,那老师就要告诫你一句,别人对你出手了,你也可以还手的嘛。只要不违法,胆子大一点。”

  “明白,我知道怎么做了。”张文定长吐了一口气,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心里有些犹豫,黄欣黛摆明了就是让他用盘外招。

  这个盘外招,怎么理解,要看个人的理解能力了。

  反正张文定觉得,黄欣黛是让他去开发区搞搞破坏——搞一些对开发区不利的东西,让乐泉公司考察团看到,从而瓦解他们之间建立起来的并不牢靠的信任。

  这个办法,见效还是很快的。

  只是,真要这么干了,以后他张文定在望柏市各区县里,就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好印象了。

  毕竟,开发区来抢项目,那是以开发区自身的优势光明正大的抢,你燃翼县不服气,就自己搞出优势去竞争嘛,可你不能用抹黑开发区来达到你的目的啊!

  所以,张文定颇为犹豫。

  不过,现在这种时候,不是过多犹豫的好时候,还得要早做决定才行。

  一个人静静想了两分钟,张文定很快拿定了主意——去一趟开发区,跟开发区的领导谈一谈。

  这事儿吧,最好还是要和平解决。毕竟,他张文定现在主持全县的工作呢,还是要稳重一点。

  当然了,如果开发区谈不拢,那张文定也不介意让开发区知道,燃翼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开发区占了市里那么多的优势资源,还特么跑到燃翼这个穷地方来抢项目,脸还要不要了?

  打定主意,张文定也就不再迟疑,第二天,便直奔望柏开发区而去。

  这次去望柏开发区,张文定是要解决问题的,而且不想拖。所以,他没有让余世文先和开发区去谈,而是直接就奔了过去,甚至,他都没让办公室提前打电话知会那边。

  既然开发区做得出来抢项目的事,那他也就敢直接跑过去搞突然袭击。

  他相信,如果不搞突然袭击,而是打了电话约时间的话,很大的可能,是见不到开发区主事之人的。

  ……

  望柏开发区,是正处的架子,并没有上到副厅。不过呢,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是由望柏市副市长柴丽青兼任的,所以平时也还是很了不起的了。

  当然了,柴丽青是副市长,有着一摊子分管的工作,开发区那边,她只是领个头,并不怎么具体管事。

  开发区主事的人,自然就是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周非雨。

  周非雨这名字听着像女人,实际上却是个正儿八经的糙汉子,他的人生非没非雨不知道,但本人却仿佛一条肥鱼——头尾都小,中间一段很粗大。

  抢燃翼县的投资项目,这个决定是周非雨做出来的——抢项目而已,大家都这么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至于说这个项目是一开始就奔着燃翼去的,若是按正常的想法,肯定会觉得,没什么好抢的。但周非雨不一样,他觉得,只要有一丝可能,就要抢。

  别说这是燃翼引进的项目,就算是投资商指名道姓要去燃翼投资,可只要投资协议还没签,他都觉得可以试着挖一挖墙脚。

  不过,这事儿虽然说是一种大家都知道的潜规则了,可真的被苦主找上门,周非雨多少也是有点心虚。

  此时,周非雨正坐在办公室里,和张文定面对面。不用张文定开口,周非雨都知道,张文定是干什么来了。

  原本,像这样的情况,他是要躲开的,只是,张文定一个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跑过来堵到他办公室,那他也没办法躲了。再说了,大家都是正处级,谁还能怕谁不成?

  到了他们这个位置,纵然有些心虚,在没真正较量出个输赢之前,那是不可能会有谁怕谁的。

  一见面,客套了几句之后,张文定就直奔主题了:“周主任,听说开发区到我们县里去邀请了乐泉公司过来考察?”

  这个话,真就是有点兴师问罪的味道了。

  尽管周非雨一开始和张文定见面的时候,心里是有点虚的,可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心里就有点冒火了。

  咱们都是正处,你用这个语气和我说话,是什么意思?

  “张县长,你这是听谁说的?”周非雨心里不爽,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然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就有鬼了!张文定心中冷哼一声,嘴里道:“这事儿现在谁不知道?还用听别人说吗?”

  周非雨脸上就有些微的严肃了,语气稍重了几分:“张县长这个话,我听不明白!”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