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随缘吧

  县里跟厅里,天然就不对等。

  倒不是说级别低了,就一定不能硬抗,实在是水利厅找的理由,太过于强大——水土流失问题,这个真的不容忽视。

  打出了省里的旗号,用试点的名义,强行封山,甚至是用林业厅的名义来封山,县里根本挡不住啊!

  是的,这个问题,只要摆到了桌面上,那就都要重视。没摆到桌面上,那……该怎样就怎样吧。

  而且,还是那句话,水利厅和林业厅之间,有些业务,确实是有交叉的,并不是完全分得特别清的。

  封山这事儿,确实是林业部门的工作,但在河流边上,水利厅也可以插一手——业务相关嘛。

  木湾电站的存在,就足以证明这两个厅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合作空间的。

  甚至,张文定觉得,这个极有可能,是水利厅已经和林业厅沟通好了,专门用来对付燃翼县的一招。

  或许,是黄志把消息透露给两个厅了;或者,黄志没透露什么消息,但两个厅知道燃翼县里难缠,所以先就出招,然后看看燃翼县里的反应。

  毕竟,燃翼县里缺电,打电站的主意,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况且,最近电站里的传言甚多,而黄志也处于失势的情况之中,那电站里别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向两个厅里的相关领导汇报一下工作呢?

  考虑到这一层,张文定真是万分疲惫,想把县里发展起来,真的不是一腔热情就可以的,这方方面面的工作,都不容易啊!

  不过,再不容易,县里也要发展,谁敢在这个事情上跟他过不去,那他也会让对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当然了,现在水利厅先把风吹出来,显然还是有所顾忌的,并没有一上来就不讲道理的对县里进行强压。

  这就表明,还有一定的谈判的余地,只看水利厅的利益诉求在哪里了。

  想着这个,张文定就淡淡然说道:“你先和水利厅的相关同志接触一下,学习一下省里的文件精神。”

  这个话,就是让吕万勋找水利厅要这个水土保持项目的相关试点文件了。

  有试点文件,那才有说服力,如果没有试点文件的话,那你水利厅想空口白牙来谈判,别怪县里不给面子了啊!

  吕万勋对这个套路,当然是熟悉的,但却没有马上答应下来,有点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个……班长,我这个分工,和水利厅接触,不合适吧?”

  这个是不是吕万勋有畏难情绪,张文定不确定。不过,他倒是反应过来了,吕万勋去和水利厅接触,确实有点不合适——现在分管农林水工作的是余世文呢。

  只不过,话都说出口了,而且这个事情,也不单纯是水利工作,后续关系到电站的情况呢。况且,余世文现在有乐泉这个项目在跑,如果敢因为水利厅这点小事情闹脾气,张文定分分钟教他做人!

  所以,张文定也懒得收回自己的决定:“老余现在天天跑乐泉公司的事,没时间。你先和水利厅接触吧。”

  见张文定已经有了决定,吕万勋也就不再拒绝了,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行,我尽快。”

  对于张文定心里想的东西,吕万勋多少也明白一点。

  张文定现在处于这个位置,总的工作目的和方向,就是把燃翼发起来,在这个目标面前,别的工作,都要往后排。

  燃翼要发展,电力是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电力受限的话,正常工作和生活都会受影响,更别提什么招商引资了。

  招商引资搞不起来的话,县里发展的脚步,那说不可能快得起来。

  然而,他刚为解决了用啊电问题而松了口气,水利厅就给他来了这么一手,实在是令人郁闷。

  他觉得,水利和林业二厅,在还没有正式免掉黄志这个电站总经理职务的时候,就开始吹出这种风,怎么看,都似乎都电站的工作会有所牵连的。

  甚至,说不定,人家的目的,就是冲着电站来的呢。

  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搞个试点,直接下个文件就行了,完全用不了先通过吕万勋来吹这个风。

  现在这个风吹出来,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和吕万勋的通话结束,张文定犹豫了一下,干脆不回家了,直接去办公室吧。

  反正现在心里有事,倒不如去办公室再看看,有些工作,也加个夜班处理一下。

  到办公室之后,挑了几个不算紧急但也不能总是拖着的文件处理,批阅了一番。

  虽然不时有电话过来,但也没什紧要的情况,倒是不怎么影响他批阅文件的效率。

  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梅天容打来电话:“张县长,休息了吗?”

  张文定叹息了一声,略带疲惫地说道:“还在办公室呢,怎么了?”

  梅天容就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了。”

  “没事。”张文定笑了一声,声音也在瞬间就恢复了正常,“我刚处理一点工作,现在刚刚处理完,正准备下班呢。”

  说实话,县领导,上班可能有个确定的时间,但下班嘛,真的就没啥固定时间了而且,通常党政一把手,上班时间都固定不了,倒不是说迟到,而是工作太多,往往提前一两个小时就开始工作了。

  特别像张文定这样党政一肩挑的,一有事情,就得马上工作。

  所以,他现在说下班,听在梅天容耳朵里,倒也很理解。她在电视台的时候,见过太多基层领导工作的工作状态——夜里十点十一点突然开会,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那我请你吃夜宵。”梅天容顺着这个话就说,“上了一天班,估计你也没时间好好吃顿饭。”

  梅天容来燃翼也考察了这么长时间了,今天打这个电话,让张文定觉得,估计她的考察结束了,应该是选定了位置,也决定了到底开哪种餐饮店了吧。

  想到对方的辞职,多少跟自己有一定的关系,张文定就觉得,再怎么累,也还是要见梅天容一面比较好。

  呃,至于会不会又像在白漳和她那样度过一晚,这个……随缘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